Oct 182014
 

昨晚又去了金鐘,每次去,都見到不同的新生事物,令人眼前一亮。photo (20)

很想呼籲所有批評雨傘運動和佔領行動的人都來這裡看看, 看了才批評,眼見為真,看了,再跟這裡的人談談話, 才下結論吧 。

今次去,發現多了不少畫和藝術裝置,描繪這幾個星期的佔領區情況,和運動本身。 photo 2 (6)photo 1 (5)

photo 3 (2)自搭的通道,分開兩個方向,免有碰撞。photo (19)

那個自修室很壯觀,支持佔領的學生在這裡溫書做功課。有些圍坐一檯,一起學習。photo (18)

石屎路上栽種了植物。photo 2 (5)

有人在唱嚮往自由的歌“I want to be free. I want to be free now’. 自己作曲作詞,拿著結他在自彈自唱。一個參加過美國反種族隔離的外國人也坐了下來,彈起那個年代的抗命歌。photo 4 (2)

有人在夜幕下,即席作畫,反應波瀾壯闊下的香港。photo (17)

這裏有的是創意,對自由的嚮往和堅持, 對黑暗的憤嫉,濃得化不開。

 Posted by at 3:30 pm
Oct 162014
 

我昨日很氣憤,氣憤到我原本應承了的飯局,都決定取消不赴。

氣憤是因為一早起來看到警察向示威者行私刑,把示威者拖到一角打到遍體傷痕。同時,還有無線電視自我審查的事件,新聞部總管把向示威者拳打腳踢的旁白刪除,導致電視台記者和主播聯合發聲明抗議。

對於示威者被幾個差佬圍毆這樣黑白分明的事情,竟然會有人不以為然。例如,一個同事第一個反應是,你知道前因後果嗎? 他被差佬打之前做過什麼你知道嗎?我登時不知如何反應。 然後我說,我不知他之前做過什麼 (那時是中午,有關被打示威者的身份和情況所知甚少),但我知道他是個社工,該不是作奸犯科之人吧?即使是犯了事的人,你拉他好了,行私刑就是錯,大錯,該受法律的制裁。那七個行私刑的差佬,罪無可恕。 

立法會建制派議員的荒謬,沒有良心,顛倒黑白的說話,更是經典。 這是今日聽到的又一經典荒謬案例:

梁志祥歷史常識:黃飛鴻都用遮打奸人堅啦!

【立法會即時】(今日12:15) 立法會討論休會辯論政府及警方處理集會的手法。民建聯梁志祥指出雨傘危險,在民國時代是攻擊性武器,電影中黃飛鴻用傘子與「奸人堅」打鬥,質疑其他議員是否有「歷史常識」。他又指小時候在村中,村民會用傘子「打狗」,可見有防身之用,攻擊力並不低。

梁志祥再引詠春拳招式,指最厲害一招是「裙下一腳」,示威者正是高舉雙手,腳踢警員,令警員受傷。

他更指催淚彈不是武器,不能令市民倒下、離開,其實是「無用的所謂武器」,讚賞警方行動「非常克制、專業」。

好似梁志祥之流的民建聯議員,出賣港人利益,唯阿爺是命,在議事廳,大放厥詞。但我們又奈他如何?

整個雨傘運動讓我們看到的妖孽太多了,照出來的鬼太多了,亦因此成了一個證成的過程,證明了這個運動存在的價值。至於如何證成,可看這篇文章:佔領運動同時是證成過程

 Posted by at 11:54 pm
Oct 152014
 

昨晚把一位社工示威者帶去黑暗角落,狂毆打足足四分鐘:

傷勢有相為証:photo

這位挨打的社工可是代表社福界選特首的選委會成員,該不是萬惡不赦,要被人這樣行私刑吧。

警察又近距離向示威者噴胡椒噴霧:

http://www.scmp.com/video?movideo_m=997293

在添馬公園追打示威者:

更不要說香港警方縱容黑社會搞事,妨礙新聞自由,任由黑幫和親共勢力圍蘋果日報了。

香港的沉淪,如果大家還不好好看清楚,還偏幫政府和中共,那就是自作孽了。

 Posted by at 2:44 pm
Oct 132014
 

今日拜讀香港健筆練乙錚的“是否革命?林鄭縮沙?運動失控?能否佔立?”,才知道我們偉大祖國的選舉條文,原來是這樣寬鬆,既有公民提名,門檻也低,把我真嚇了一跳。當然,我也知道祖國的問題是,憲法和法律條文保障了很多公民權利,但現實從來是黨話事,沒有落實。 即便如此,至少理論上,祖國也承認公民提名呀, 例如,只要10個選民聯名,便可提名一人參選上一級的人大代表議席,這不正是符合“國際標準”嗎? 說香港人不應要求選舉符合國際標準的人,真的應該閉嘴。其實,說得準確點,要求真普選或公民提名,不是關乎國際標準的問題,而是普世價值的問題。

以下,且節錄練的鴻文,供大家開開眼界。請留意深色部分。

另外一個導致林鄭叫停與學生對話的原因,恐怕就是特府自己定錯了對話題目,竟然安排了在第一輪對話中討論「政制發展的憲制基礎及法律規定」。這個 「法」方面的議題,從來都是北京及特府在政改問題上的軟肋,因為香港人習慣講法治,所有與「法」有關的論述,其中包含的道理和事實,都務求嚴格清晰,不能以權大氣粗仗勢欺人的說話方式代替,管你是人大常委還是黨中央。因此,筆者推測,首輪對話的題目,是那些插手香港政改卻又不懂香港事務的北大爺們替林鄭等 一線對話官員們定下的,以為一擺出白皮書、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議,學生一方就啞口無言;殊不知香港人對北京否決「公民提名」的憲法和法律解釋的要求很高,而且反駁的法理彈藥充足。

經過17年的努力,一般港人對「祖國國情」的認識早已十分全面深入,甚至在很多關鍵問題上的掌握,已經超乎當權派的水平。就連筆者這個「不讀書、不看報」、沒有機會接觸人大政協袞袞諸公經常接收並熟讀的第一手官方國情資料的小市民,也清楚而準確知道幾點大陸現行的《選舉法》和《組織法》裏列明的法律條文事實:

一、大陸的人大代表直選機制,包含「公民提名」,而且門檻很低,只需10個選民聯名,便可提名一人參選上一級的人大代表議席;

二、大陸的省和直轄市等各級地方政府首長的產生機制,包含「代表提名」,只需30位同級人大的代表書面聯署,便可提名一個候選人參選省長、直轄市長等領導職位(放在香港的話,這好比每3個立法會議員便可提名一位行政長官候選人);

三、處理人大代表或政府首長候選人名單的委員會只是事務機構,完全沒有諸如投票決定或否決某位候選人「入閘」的實質權力。

試想,若在本來應該舉行了的首輪特府與學生對話當中,學生代表提出上述事實,要求林鄭等官員解釋,為何「公民提名」、「代表提名」在大陸是理論上合法的民主程序,在香港反而變成萬惡的違法行為、不能算作民主程序呢?大陸的候選人提名委員會,理論上沒有實質權力,香港的卻能「無中生有」呢?這些法律問題一提出,在鎂光燈之下,恐怕啞口無言、招架無力的,是林鄭政改三人組。

於是,縮沙之後的林鄭,只能在對話場外繼續拿人大常委決議對着大氣放空炮而不與學生代表短兵相接辯論法理。也許她需要時間請救兵,找中策組的師爺及大陸的北大清華諸「護法」教路。不過,那是注定徒勞無功的。筆者估計,特府不會再提對話,就算硬着頭皮再來,大概也不會蠢得主動談政改的法理基礎了,因為那等如自己找死。

一個政府若是有權而無理,官員們站在大眾面前說話的時候,樣子其實很可憐。如果還有最高領導人的一些私人錢銀誠信問題從旁困擾令輿論譁然的話,則挖個沙洞縮進去藏起來,的確會好過一些。

 Posted by at 11:11 pm
Oct 122014
 

一夜難眠。看到區家麟的“為甚麼對掌權者這麼寬容?”甚有共鳴,且引其中最得我心的部分和大家分享。當權者做盡敗壞政治倫理的事,卻以之教訓學生,真可笑無理!

--------------

林鄭說,學聯的態度,「不符合政治的倫理」。

政府一路說「有商有量」,卻從未商量已落閘,假諮詢,扭曲法律條文,這又是甚麼政治倫理。

立法會大會,建制派聯手以「危險」為名,不肯召開會議;轉身就到齊會議廳搶奪委員會主席職位,說謊而面不改容,是甚麼政治倫理?

功能組別繼續存在,搶佔眾多委員會主席去做,又是甚麼倫理?

建制派聲言要用特權法查佔中三子,特權法用作監督政府與權貴,立法會建制派想把「尚方寶劍」對準平民,這是甚麼政治倫理?

這幫人,無力檢視自己的齷齪,把一切歸咎「外國勢力」。

還有梁振英的五千萬。

梁振英收了UGL半億,就當梁振英收的錢真的是「黃金握手」,為何不主動公布;就當你應承過話幫人做顧問最後乜都無做過,為何不一早中止合約?

從政的人,理應要求更高,理當要「白過白紙」,為何不開誠布公,省卻麻煩?

這筆秘密交易,債權銀行不知,託管人安永不知,小股東不知,自己公司其他股東及主席知不知也成疑問。如此袋袋平安,又是甚麼倫理,誠信何存?

賺了錢就要交稅,一句「問過會計師唔使交」就搪塞過去,這又是甚麼倫理?

我仲有一個問題,梁振英的私人醜聞,為何要由「特首辦」,即係用緊納稅人的錢,去為佢出稿解釋?這又算甚麼政治倫理?

 Posted by at 2:35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