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岡:踩單車勝地

最近在日本福岡逗留了一個星期,選了一家提供單車的民宿住,好幾日都是騎單車在市内走,有日甚至騎單車去到到福岡市外的島嶼能古島。


福岡列全球最“單車有善”的城市之一,所以未到埗前,就預了會騎單車。市內行人路不少都劃有單車徑,騎單車的人隨處可見。而且周圍都是單車停車場,這無疑是“單車有善”的最佳例證。

停車場的收費便宜,較大型的停車場都是頭三個小時免費,超過三個小時才收費,而且泊一日才收100日圓(少過十元港幣),你說是不是很便宜?!

路邊的停車處也有不少,通常都是頭一個小時免費,之後一日計收100日圓。我用的這個停車場,先把車推上單車軌,單車就會被鎖住,不能移動。

之後要取回單車,就去塲地設有的付款機付錢,按入單車軌的編號,再按有”出”字的按扭,就會顯示該繳的費用,然後按顯示的金額投幣,單車就會自動解鎖,可以拿走。


也有人選擇把單車隨便泊在街上的,那就要看你的風險承受能力和你的單車有多貴。我試過把單車泊左一間銀行外,放了幾小時,單車還在。我的單車頗舊,大概不會令人垂涎。

不過,不是你想隨便泊哪就泊哪的。依我看,最好的地方就是超級市場外的停車場,那是專供光顧超市的人停單車用的,不收費,也沒有付費鎖單車的設施。給你一個地方泊單車就是了。

銀行外也有類似停車地方,不過會寫上警告字眼:非銀行客人的單車會被移走。令人心理上有點不舒服。不過,早上上班上學繁忙時段,行人和單車同在一條行人道上,如果踩單車技術不是很好,其實並不容易。所以,最好是避開繁忙路段和時段。不過當地人習慣了踩單車,看他們左避右閃,很輕鬆的樣子。
順帶一提,如果單車車胎需加氣,可求助周圍都有的單車修理鋪。我騎車去能古島,在近碼頭的一個商場外的單車停車場,竟然看見一個氣泵,供人免費使用,有點驚喜。一個城市的建設,最可貴之處,就是照顧人的需要?!

 

甜的沈迷

我有一個同事每日的早餐都是吃乳酪,因為她認為乳酪健康。她吃的乳酪是從超級市場買回來的那種。

很多人吃喜歡吃麵包,追求健康生活的人更會選全麥麵包,認為這才是吃得健康。

他們真的吃得健康嗎?不是的。這些食物全是經過加工的食物(processed food),經過加工的食物的共通點就是加了糖,去了纖維。研究顯示,人類在過去十年吃糖的量直線上升,提供糖飲料的公司例如可口可樂公司的利潤亦隨之直線上升。

那麼,這些糖都是哪裡來的?我們怎麼吃了這麼多糖? 有些是從加了糖的飲品,包括果汁和可樂等,有些是來自甜品,例如朱古力和雪糕,而有一半是隱蔽了在經過加工的食物裡,例如麵包,餅乾,蛋糕,番茄醬,沙律醬等。如果大家看食物標籤,就會發現這些食物含有添加的糖和其他很多的添加劑。

食物生產商為了掩人耳目,用不同的名稱代表糖,據稱有五十多個不同名稱,對身體損害大的“高果糖玉米糖漿”(high fructose sugar syrup)是其一,還有其他名目,在此不贅。

這些添加的糖最大問題是含有果糖(fructose),果糖不能夠為身體吸收,身體只有一個器官能夠和它產生作用,就是肝,在身體大量吸入果糖而肝不能負責荷時,果糖會被轉為脂肪,引起各類問題,例如糖尿病等。近年越來越多研究顯示大量進食果糖對身體的禍害。

人類以往只是在吃生果時才吸入果糖,但現在各種各樣的加工食物都加入果糖,人類身體又焉能應付?研究顯示,在1982至2012十年間,我們由本是花11.6%的錢在加工食物上, 變為花22.9%的錢在加工食物上,而且花在加工食物上的錢是列各類食物之首。

人類經過了幾十年的努力,才擊退煙草商用錢買回來的公共政策影響力,令香煙被定性為危害公眾健康。我們又要經過多少年的努力,才令社會大眾明白添加糖的禍害,而我們的政府會採取行動呢?

誠意推薦大家看這兩個video,都是在這方面啟發民智的先驅人物Dr. Robert Lustig的演講。 看了這兩場演講,大家會明白更多。

我的反省是,我們其實是糖癮極深,不能自拔,也不自知。

Fat chance: Fructose 2.0

Processed food, an experiment that failed

跑步和冥想

我喜歡跑步。因爲想跑就去跑,不需要找伴,也不需要特別設備。穿上跑鞋就可以去跑。

近來跑步,不知怎的,發覺有點似冥想的狀態。思緒來了又去,去了又來。該做而還未做的事,這時會飄入腦海;一些零碎的想法,零碎的靈感,也會趁此時,飄入腦海。

這種感受和經歷是我以往跑步不大有的,不知是否和我跑步方式改變有關。

以往我會在行人路上跑,家居附近有個運動場,本可以在那裡跑,但不喜歡,嫌繞著運動場一圈一圈跑太悶。現在我則最喜歡在運動場跑步,因為跑道平整,可以專心和放心跑。以往跑行人路,會因為顧著路面情況,和熙來攘往的人流及四周的風景而分心。

還有一個轉變,我現在只跑三十至四十分鐘,和以往一跑就是一個小時,而且是全程慢跑不同。 我現在跑的時候,快慢交替。有時跑呀跑,有種不想停的感覺,只想跑,繼續跑。

跑步的經驗和我冥想的經驗開始接近。在最專注的時候,只想永續下去,可惜一有這貪念,專注很快就會消失,然後出現,消失,又出現。

最近看到一篇很好的文章(How Neuroscientists explain the mind-clearing magic of running),講跑步為什麼可以助人提升情緒,理清思維,和讓人進入專注的狀態(mindfulness),裡面引述了不少最新的研究佐證,尤其是神經學方面的最新研究,值得一看。

那日我買了小米手帶

那日買了條小米手帶。手帶主要有兩個用途,一是記錄走了多少步,一是紀錄睡眠時間和深淺。 對於我,第二個用途最重要,因為父親睡眠不好,想買來記錄父親的睡眠質素。我買的是2014年出品的第一代小米手帶,約100港元。以這樣的價錢, 雖然不肯定手帶是否可以準確紀錄睡眠時間和質素,但不妨買來試試。

買了回家,嘗試和我的蘋果手機連接,卻怎也連不上。試了無數次,都不行,只好摸上小米在旺角的客戶服務中心求助。中心設在某商業大廈的高層,佔地不大,和蘋果服務不同,這裏沒有什麽客戶服務系統可言, 見到哪個職員有空,就上前找他/她。

我是和一個外國朋友一起去的, 找到一位年輕職員,他似乎不能用英文溝通,於是祇好由我和職員對話。職員試了好幾次,也無法把我的手機和手帶連接上。最後他求助一個年資較深的同事,那個同事說,可能是手帶的系統未更新,要我們等十五分鐘,好待他們把問題解決。當那條手帶再出現我眼前時,終於可以和我手機連接上,正常運作。

我問職員,手帶是剛買的,怎麽有關的系統會是未更新的?他說了又說,不著邊際,在胡扯。

我的領悟是,很多東西可以抄,但軟件和精微的東西,不是要抄就可抄到的。

順帶一提,用小米手帶監察睡眠質素,對於睡眠有問題的人,作用還是有的。數據未必十足準確,但準確度應該有七至八成吧,可以看到深度睡眠的時間尤其有幫助。 我們可以針對睡眠問題嘗試解決,然後憑數據,看看是否有改善。這方面,小米手帶價錢不貴,是不錯的工具。

您知道太多嗎?

陳冠中是我尊敬的香港作家,他選擇在北京生活,至今已經二十年。 我曾經不明白,他爲什麽作出這樣的選擇。 在這篇訪問“你知道太多,卻不知道什麼東西不見了”,他道出了點解:

“因為這裏是矛盾的中心。”他說自己是寫作的人,「要活出時代的矛盾」,然後寫下它,這是基本責任。

這就是魄力和視野。他講在大陸和開明人士討論香港問題,有很精彩的觀察:

實際上這些朋友都是比較開明的,都是善意地討論香港問題,但是問出來的問題,就往往和《環球時報 》的論述沒什麼區別──「真的不要小看媒體控制,效果真的非常明顯」。

而這種控制最厲害的一點,是讓人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陳冠中形容,這正好是奧威爾在《1984》中所描述的情景的反面,不是匱乏,而是過剩,是「abundance」。

這觀察很厲害。那些最被控制的人反而是最自以爲是的人,以爲自己什麽都知道,於是選擇做個冷眼旁觀者。

當下,很多香港人面對今日香港的轉變時往往就是這樣,并且傾向於大鬧那些“搞事者”。 這些人往往認爲自己最能了解情況,最能看透世局,站在道德高地之上。 殊不知,他們的認知是多麽匱乏。

如果轉頭看今日香港媒體的被控制,能不心寒?連明報都被收編。“真的不要小看媒體控制,效果真的非常明顯。” 陳冠中說。

點解阿爺要控制香港傳媒? 就是要控制您思想。人最難得的是有獨立思考能力,控制傳媒就是要控制您的思想,要您夠保守,夠和諧,夠諸事不關己,夠和順,做個純良的順民。 或者做個以爲自己知道很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