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82015
 

歷史就是如此鬼魅, 如果當日國共之爭,輸的不是國民黨,今日的世界,包括香港,將會大不同。

而當時影響國共之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西安事變。西安事變的主角是人稱少帥的張學良。 在大陸,張學良被捧為英雄, 而在台灣,則被視為罪人。 無他,在西安事變發生前,共產黨遭到圍剿,要作二萬五千里長征,最後只剩下兩萬紅軍,相反國民黨及歸屬的部隊有三十多萬,強弱懸殊。經過西安事變,情勢逆轉,共產黨軍被正式承認為政府軍,獲得配給,加上毛澤東留力發展內部勢力的政策,當抗戰結束時,共產黨已發展成為百多萬人的軍隊,足以稱霸。

所以,西安事變對中國歷史以至世界歷史的影響是不容置疑的。不過,這事變竟然是草草計劃而成的。 在發生西安事變時,張對部下說要捉拿蔣介石, 部下說,抓了之後如何辦,張竟說,先捉了再算。這是張學良自己承認的。 一件影響歷史深遠的事件, 就是這樣草草定下來的。

張學良被稱為少帥,是因為其父親是東北的大軍閥張作霖, 所以十九歲就出任旅長,其後很快又升為少將。張作霖和張學良父子,說穿了,就是土匪出身 (張作霖出身貧農,後來成為馬賊,進而成為土匪,再成為割據一方的北洋軍閥)。張學良本身少讀書,好女色,愛賭和沈迷打毒針,帶兵時要一邊吸毒一邊指揮,而且幾次領兵,都是敗北,所以他的少帥之名,是浪得虛名。因為他的成長環境和經歷,張學良本人其實沒有什麼遠見和視野,西安事變因他而起,實不足為奇。

(我嘗試讀唐德剛寫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但似乎看不下去,張的口述歷史,一點不吸引,反是書的後半部唐德剛寫的民國歷史,吸引多了。或可旁證,張學良此人,不是有什麼內涵識見的人。)

因為西安事變,中國共產黨得以大翻身,最後大陸染紅(以至幾十年後的香港也染紅),禍害千萬人,張學良實在是歷史罪人。

張學良其中一個弟弟在大陸被鬥死,而張學良雖然在台灣被禁錮大半個世紀,卻得以活到一百多歲,比數之不盡在大陸慘死的人,包括他的弟弟,幸運多了。

歷史有假英雄,張學良為其一。

一個人,因緣際會,被擺在歷史的某個位,匆匆一念, 就此鑄就了萬世事。 歷史的發展似乎太兒戲了。

 Posted by at 9:30 pm
Jan 082015
 

近日看了哲學家、著名的無神論者Daniel Dennett就自由意志和自由的討論,有很大的觸動。

一般就自由意志的哲學討論集中在人是否有自由意志上,但大家可能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就是怎麼樣的自由意志值得要?值得要(或說重要)的自由意志,根據Daniel Dennett的說法,就是免於被人控制,免於被人操縱,用英文簡而言之,就是“free from being controlled; free from being manipulated”。換言之,自由意志就是能自己控制自己的生命,自己選擇要做的事,不由他人為自己選擇。

說得真精彩。

雨傘運動,於我,體現的就是人的自由意志,人值得要的自由意志。即使是高牆,也要用雞蛋的身軀去撞,只為人是有自由意志。

銅鑼灣的時代廣場本是香港人新年倒數之地,這晚,卻見到黃色氣球在踏入2015年那一刻,那麼多,齊齊地搖曳飄上夜空,在空中飄舞,很自在,自由。

 Posted by at 12:10 am
Dec 022014
 

photo (9)什麼叫青春?

青春就是我們的香港學生,無懼警棍的瘋狂毆打和胡椒噴霧的照面噴射,仍然一往無前,無畏無懼。

青春就是認定什麼叫公義, 雖千萬人的嘲笑(例如那些叫學生如果絕食不如自焚的人) 而仍然向設定的目標前進。

青春就是要命運自主,不做愚民,不做順民,掌握自己的未來。

青春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無視現實,明知不可為而為。photo (11)

那些權貴們,你竟敢這些香港學生在浪費青春? 我明白,因為你從來沒有嘗過青春的滋味 ,所以你根本不明白什麼是青春。 

我們的年青人,我們的學生,他們中有多少人被警察毆打,被警棍打,被胡椒噴霧亂噴,被無理傷害和被捕?你知道嗎?有關心過嗎? 連當局都承認佔領區附近的醫院有大量人受傷入院,擔心急症服務應付不來。沒有入院而受傷的不知有凡幾!他們中不少被打到頭破血流和骨折,情何以堪。

朋友在旺角清場和10月1日金鐘龍和道清場時都在場,他,那裏的急救站不知多忙碌,不斷有人受傷,不斷有人求診,但因為不准影相,也因為不要妨礙救護工作,他沒法紀錄下來。“警察十分暴力,每一個入院的人,至少有十個是受傷但沒有入院求診的。”

我想問那些示威者是暴徒的人,究竟誰是真正的暴徒?究竟誰有殺傷力武器在手?誰有鐵的警棍在手可以任意打人?誰有高台可以站在其上肆意噴催淚水? 誰有權力隨意把人侮辱,任意捕人和控以襲擊,連教授和記者都不放過?

示威者有的又是什麼?不過戴頭盔和眼罩罷了,還有紙皮做的盾牌。這些是攻擊工具嗎?

有關海富中心三個便衣警員被圍攻的事件,你有看過有關片段嗎?至少我就看到聲稱暈倒的警員突然醒過來,起身,再躺下,有扮暈之嫌疑。被黑警打過和侮辱過的示威者發現有警察混入佔領區,憤怒情緒肯定是有的,出手也是有的, 那真是最驚險的一幕,以仇恨報復仇恨是最危險的事,也是梁振英政權最樂意見到的,以資攻擊雨傘運動, 但從片段我聽到不斷有人叫不要打,阻撓事件。而以下轉錄的一群醫護的聲明,則證明了另一件事,混亂中有警察不分就裡連義工醫護也毆打。

香港警察的走火入魔和失控, 是不爭的事實。但竟然政府和那些建制派人士還可以昧著良心,大讚警方克制。這還算人嗎?

香港警察的瘋狂和失控,對公民權利的嚴重侵犯,可以從以下一群醫護的聲明看得最清楚。當然,最可恥的不是警察,而是香港的中共政權。有嚴重政治社會問題不處理,任由黑警把政治問題當治安問題解決,眼看年青一代被這樣傷害而無動於衷,眼看仇恨之火已起仍坐視不理,還不分青紅皂白,顛倒是非,怎不令人齒冷?我們的社會精英和有權有勢的人,誰又敢站出來講句似人說的話?

這不是亂世,什麼是亂世?

佔領區有一句說話:“生於亂世,有一種責任。”太對了!

幾日前,路過公園,一個放狗的女人,對其他放狗的人這樣說:“其實學生在做什麼呢,就是不要做狗,就是這樣簡單。”

2014102日登載於明報:

【醫護義工譴責警方濫用暴力聲明】

我們憤怒了。

作為一群義務工作的醫生、護士、以及急救員,我們自佔領運動開始至今,六十多天,每天廿四小時,從未間斷在佔領區服務市民。

由一開始主要為市民處理肢體損傷及催淚彈或胡椒噴霧造成的傷害,以至後來轉而主要照顧佔領區的老弱、病患者,兩個月以來,我們的取態非常清晰。我們要求參與義工保持其行動政治中立,禁止以義工身份叫喊口號,甚至直接參與示威。其主要目的,就是避免製造對立,以求繼續在場執行救傷扶危的天職,照顧不同政治立場市民的健康。

因此,當我們的急救工作受到警察無理阻撓時,我們感到極度震驚及憤慨。

急救竟遭阻撓 醫護同感憤慨

十二月一日凌晨,在警方使用暴力清場之下,傷者眾多,兼且傷勢是自928以來最嚴重的一晚。骨折,或頭破血流者不計其數。鑑於傷勢嚴重,當場診斷、止血及穩定病情當然至關重要。

其間,竟然不斷有警員公然向當的義工醫生或護士揮舞警棍,在急救包紮進行時,凶暴驅趕。甚至有警員明言「你救人又點呀,照拉!」,企圖作出無理拘捕。

誠然,不論政見,不論立場,不論黃藍,傷者當前,血流披面,人道立場應當為首要考慮。試問假若有傷者因此而延誤醫治,甚至失救,誰能負起這個責任?況且傷者當中更有不少是十來二十的莘莘學子,難道警察就連生而為人的惻隱之心也沒有了嗎?

無視人道立場 警員失控毆打

更甚者,我們更收到在金鐘參與自發急救工作的義工報告,有義工在為海富中心大堂為懷疑暈倒的便衣警員檢時,遭另一警員不問情由,從後猛力拳擊,因而受傷。

即使是在真正荷槍實彈的戰爭裡頭,軍人都知道何謂人道主義,知道無論任何情況下,嚴禁攻擊醫療人員乃係國際慣例。我們的義工團隊之中,有不少曾經參與國際人道救援工作,卻從未受到如此對待。萬沒想到,竟然在太平盛世的香港,會有警察殺紅了眼,對長久以來救傷扶危,守護港人的醫護人員施以暴力,行徑幾近瘋狂。何況事發期間,傷者實為警務人員,急救團隊本著中立的人道精神伸出援手,反遭其同袍襲擊,可見警隊已經情緒失控,喪失理智。如此執法者,怎不令人心寒。

醫護無懼暴力 意志更為堅定

可恨的是,梁振英政府非但並未對此作出譴責,居然於翌日對警方濫用暴力加以肯定,以為血腥暴力可以嚇退我們。但事實上自從醫護人員遭暴力對待的消息傳出以來,報名參加義務急救工作者以數倍增長,我們守護香港的意志亦更為堅定。

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堅;丹可磨也,而不可奪赤。

我們對警方向市民及醫護人員施以暴力,作出最嚴厲的譴責。

我們憤怒了。

但我們從未想過退縮。生於亂世,我們無路可退。

與港人共勉之

歐耀佳醫生

和平佔中醫護組 及

一群自發急救義工

謹啟

還想和大家分享以下一個朋友的朋友在10月1日政總附近的見證(文字沒有潤飾或經修改):

昨天好在走得快,亦不是走最前,第一次沖去之后,見到差人在我眼前禁住一個示威者,扯到剩底條底褲,眼鏡同鞋畀踢番畀我地,我覺得真係好傷心,旁邊是在樂禮村長駐的婆婆向那些公安大罵,我則只有手上雨傘護身,見著他像牲口一樣被抬走,心在流淚。

小女兒昨晚在臨睡前打電話畀我,話有好多警察,小心D,唔好畀佢地捉到。所以我會加倍小心。但為著千萬個香港的未來主人翁,我不能再沉默。

最近把這些在佔領區留下的字拿出來看,是那麼真,那麼直接,同時令人那麼痛:photo (3)

photo (4)

photo (5)

photo (10)

 Posted by at 11:13 pm
Nov 282014
 

你的眼睛看到了嗎? 你還在睡嗎?你明白正發生什麼事嗎?

學生領袖成為針對目標,眾裏尋他,警察早有預謀:

記者接二連三被警方拘捕和施襲,包括了本地和外國記者, Now電視工程人員投訴被警察圍毆,蘋果日報攝影記者被戴上手銬,紐西蘭記者被警察打到要入院。

警司揮動警棍,見人就打: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700586250055034

我想告訴你,這些警棍是鐵造的,會把人打到頭破血流的,近來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的情況早是見怪不怪。在外國,例如德國,警棍是塑膠造的,即使用來打人,也不會造成大傷害。

還有,香港警察使用的最新武器催淚水,有南華早報的記者證實,這比受催淚彈和胡椒噴霧還要令人難受。被噴後,他盲了半個小時。警方不是告訴你,這最新武器很溫和的嗎?

香港政府早不存在。香港現在只有中共政權。

 Posted by at 12:39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