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吉澳(一)

年初三(14/2)去了鴨洲和吉澳。船程有點長,而且清早八點半就要來到馬料水碼頭搭船。

船開九點,但八點半已經可以上船,因爲近月多人去郊外,未夠九點,大船已經坐滿了人,要找一個位置坐下並不容易。所以,早點去碼頭是必需的。

行船的過程中,最吸引人湧向船的一邊或甲板上擧機拍攝的是著名的鬼手岩。而我,按捺不住坐在船艙裏,也走到船頭的甲板上。

最吸引我的不是鬼手岩石, 而是船駛入的印洲塘海面。船在兩旁的小山之間駛過,波平如鏡,白雲和山影,倒影在水面,深淺有致。

吉澳的天后宮重建於光緒年,匆匆一瞥之後,反而被天后宮對開的這麽一棵榕樹和它依傍的海吸引住,好像是活生生的盆景在面前。

島上最有人氣的地方當然就是碼頭附近的餐廳,士多和它們售賣的墨魚丸和客家菜。不為人注意的是這島上已荒廢的吉澳公立學校。原來朋友的爸爸曾經在這公校當校長,一做就是十年,每星期搭船入吉澳,週末才返回市區和家人團聚。是什麼驅使一個人寧願犧牲和家人相處的時間,而要每星期長途跋涉到一個孤島上來教書呢?

我們參觀完離開,朋友不捨,留了下來,想多待一會。她的爸爸在很多年前離開人世。廢墟成了回憶。

在島上還有一段移民史。一個父親是華人,母親是荷蘭人的混血兒,因為妻子是香港人,所以選擇了在島上定居。他是畫家,把他住的地方變成了畫布,上面畫滿了畫,五彩繽紛,天馬行空。您經過他的屋子,他會很樂意拿出他的畫冊,同您j講他的故事。

除了混血畫家,有島上的居民在屋的圍墻畫了一幅江南水鄉的畫。門前還擺放了舊時用的搖椅。

在村的另一個角落,大樹纏繞的廢屋仍然豎立,新的舊的,繼續見證人間。

華山看芒草

香港原來有個華山,在這裏到處可見一片片的芒草,雖然沒有大東山芒草的宏偉壯觀,但這裏的芒草自有其獨特風景。

風吹草低,藍天白雲掛在上方,遠看是一望無盡的山嶺,寧謐致遠,令人難忘。

所説的華山,其實是和深圳比鄰的華山軍路,是舊時英軍用於邊防運輸的一條石屎小路。因為附近幾個山峰相連,組成連綿山脈,又被行山人士稱為萬里長城。

華山之巔有塊古碑

說起當日(11月22日)行華山,確有行萬里長城之感,上完一個山坡又一個,而且都是頗陡峭的,加上當日陽光燦爛,走到中途,差點喘不過氣來。網上把這條行山路線分類為難度最低的路線,即是五顆星難度計算的一顆星,是低估了它的難度。當日就親眼看到有人支持不住要往回走。相信被評為一星是因為全程是石屎路,但這忽略了一個連一個的陡峭山坡。

如果您也想走一趟萬里長城,要小心有一段下坡路沾滿了車油,容易滑倒,要靠旁邊的泥路走。另外,在華山的山頂往下俯瞰,可以見到靶場,解放軍有可能星期一至六在這裏練習,所以,星期日行萬里長城比較安全。

路線:上水火車路A4出口,往梧桐河畔,沿梧桐河畔走,然後轉右入文錦渡路,行五分鐘左右,轉右入紅橋新村小路(路的入口見“中英”兩個字,對面為“虎地坳路”)。沿路上,就是華山軍路。

走完軍路,出口處是下山雞乙,往左轉,選第二個路口前往坪輦路,搭巴士或小巴往粉嶺站。全程3個小時左右。

梧桐河畔別有一番鄉郊景色

縱是微小的力量

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多選擇外賣。看到路上每個人手上提著的外賣盒和膠袋,也看看自己手上的外賣盒和膠袋,愧疚之餘,真的為環境擔心。

例如外賣粉面,因為粉面外帶最好是粉面同湯分開,不少店家會提供湯和粉面分開的外賣盒,如果自己帶個盒去裝可能不是很方便。而且粉面是熱食,需要另外帶一個合身的袋挽著才方便外帶,否則就要由店家提供膠袋。

我試過打電話外賣午餐,說明不要膠袋和餐具,去到餐廳,餐具是沒有了,但膠袋還是照給,餐廳一早把預訂的午餐用膠袋綑綁好,外賣單子貼在 膠袋 外。我試過兩次提出同樣要求,都是遇到相同的結果,最後只好放棄。只能找個地方把帶來的膠袋換上,也不知道餐廳是否會把沒用的膠袋循環再用。

縱是感氣餒,也要盡力去做。現在出外,除了帶個購物袋外,儘量帶個膠袋和食物盒吧。這微小的力量,救不了地球,但每個人都儘力去做,就有改變的希望,也是我們安身立命之道。

在疫情下,亦可以儘量幫襯那些非集團經營的小店,同時,亦可以用本土的地區外賣平臺,例如,西環有”deedeevery速弟”,中環有”Local Eat”, 觀塘有”觀塘外賣仔”,荃灣有”荃灣外賣仔”等等,不一而足。大家只要花點時間搜尋一下,不難發現自己所住區的本土外賣平臺。

安心立命之道

昨日看到有人引孔子的説話,談今日香港安身立命之道,才驚覺,二千幾年前的孔子所言,依然適合今日的社會,不愧是孔聖人。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論語 8.13)

在天下無道的時候,除了隱之外,還要”篤信好學,死守善道”。我最近瘋狂學語言。正在學習德文,還有西班牙文。忙個不亦樂乎。

有機會在此講講學語言之樂。

歷史會記住

年輕的時候,為一個人一段感情哭過;沒有想過,有一日,自己會為一個地方而哭。今日的香港,令人愴然,憤然。

那些出賣香港的人,那些把普世價值唾棄的人,那些謊言滿嘴而沾沾自喜的人,那些附庸權勢殘害香港的人,那些濫用權力把槍和棍指向人民的人。歷史會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