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市中的素食

曾經在愛家(Loving Hut)吃過素,但已經是多年前地事。年三十提早放工,在街上碰到一個衹見過一面的朋友,在她介紹下,來到灣仔愛家在灣仔道的餐廳。這是我第一次到訪這地址的愛家。

餐廳在二樓,要走上十多級樓梯才去到二樓的餐廳。這裏很靜,特別喜歡沿窗的一列桌子,可以單個坐在這裏,正對著窗外的都市風景。餐牌很豐富,連點心和西式甜品都有。我去的時候正好是午餐時間,三菜一飯,加碗湯,售價五十元。有多款菜式供選擇,我選的是麻婆豆腐,蘿蔔絲,和黑椒蓮藕,簡單的菜式,不油膩,不濃味,味道可口。每次吃到好的素食,令我總是再次疑惑,爲什麽有這麽多人選擇吃肉?

難得早放工,可以在一個清净的地方悠然自得地吃餐素食,覺得很幸福。

灣仔愛家:灣仔道93-99號聯泰大廈2樓

45歲的傳奇

狗年伊始,看了一個傳奇。今年45歲的日本ski jumper Noriaki Kasai, 將會第八次參與奧運會競賽,成為年纪最大亦是最多次參加冬季奧運會的運動員。

更傳奇的是,他個人最漂亮的一跳是在2014冬季奧運會缔造,為他贏得銀牌,此前的二十年,他亦在奧運會得過銀牌,但中間有二十年他停了參賽。再參賽,即奪獎。

雖然年屆45歲,他的體能訓練和二十年前的的訓練沒有兩樣。

我感覺自己是二十歲的人,他說。

他的漂亮一跳:https://youtu.be/RzgFHoIUPDs

和我們一起勇敢

香港每況愈下,衆志的周庭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資格以及姚松炎要答對問題才可獲確認參選資格,完全是於法不合,人治的表現。言論自由,參選自由,公民權還有法治,統統在消失。香港紅海滔滔,鋪天蓋地,連大學也被淹沒。

此時此地,如何處之? 

我覺得每個生活在香港的人,都應該思考這個問題。

香港衆志提出一個口號:和我們一起勇敢。

那是年輕人的勇氣! 

不想/不敢勇敢,但又不甘做順民、沒有尊嚴地生活下去的人們,你又會如何做?

這樣子的韓國秋水梨

擱筆一段日子,重新再寫網誌,令我念念不忘,想記下的事,和韓國秋水梨有關。

最近去油麻地果欄買水果。秋風送爽,天氣乾燥,各種梨子開始在市場有售。我走了幾個檔攤,見到有人賣一盒盒的韓國秋水梨,價錢似乎不錯,大概八十元一盒,一盒有六個。買的人絡繹不絕。那個檔口的主人讓人試吃,我覺得味道鮮甜,以爲是韓國梨,於是買了一盒。

拿著一袋梨子去到相熟的水果檔,檔主告訴我,那是冒牌韓國秋水梨,貼在梨子上的韓文招牌是假的,梨子其實是大陸生產。壞了,受騙了!難免對自己失望。

有些年紀了,人生應該累積了不少經驗,如果還被人騙,很多時不是怪騙人的一方,而是怪自己:怎麽這樣年紀了,還被人騙?難免對自己失望,并發誓要從此精明些,不再上當。

就是這個樣子的所謂韓國秋水梨,不要上當。我覺得你可以賣韓國秋水梨種子種植出來,或樣子似韓國秋水梨的大陸梨,稱之爲韓國秋水梨,雖然有點誤導,不過,都算了。但你連招牌都用韓文,這就不是誤導,而是有心欺騙。

日前經過水果檔,發現有賣這種包裝的假貨韓國梨,價格不便宜,見到有人在買。似乎不少人都似之前的我,被蒙在鼓裏。

希望自己經一事長一智,以後可以聰明些。那個相熟的水果檔老闆對我說,正宗的韓國秋水梨是沒有包裝的。我們是不是太看重外表了,反而受累。

法國自駕遊(四):泊車的故事

喜歡自駕遊的自由風

因爲是自駕遊,自然不少機會使用停車場或泊位。泊車的價錢有便宜有貴,一般而言,泊車三四個小時,兩三歐元便足夠。

路邊泊車的話,一般限時數,例如衹可泊三個小時。路邊泊車的問題除了限時之外,付款用的咪錶都是用法文操作的。如果不懂法文,會有點困難。但如果憑“感覺”和“常識”去操作,其實相當簡單,至少我和朋友不懂法文,也能成功付款和獲發停車證明。

不過,每個城市的停車制度都不同,我們就試過在Quimper市(法國西北部的大城)用路邊泊車咪錶,結果發現這可不簡單,不僅要您入錢這樣簡單,連車牌號碼都要輸入。  最難忘是某個星期二,我們在Bourges (法國中部一個城市)把車駛出停車場,準備付款,竟然發現停車場的閘口大開,我們不用付費就可離開,大喜。

當日由Bourges 去到Nevers (法國中部另一個城市),入住的酒店職員告訴我們,當日是公眾假期,公衆假期和星期日一樣,市内泊車是免費的。這解釋了爲什麽我們在Bourges使用停車場是免費的。不過,我相信這樣的優惠政策,還要視乎哪個城市。不是每個城市都是這樣的。

Carnac是Brittany很有名的城市,以其石頭陣聞名,我會另文說。難以相信的是,就在這個著名城市的市中心,竟然是可以免費泊車的。不過要找到泊位并不易。

Carnac市中心

講起泊車,我還想起一個建在市郊的室外停車場。一般停車場設有專爲殘疾人士而設的車位并不出奇,最奇的是,停車場還設有家庭車位,車位比一般車位大很多,方便父母照顧兒童,尤其是那些帶有嬰兒車的父母,方便她們上落。

在外國,每逢見到這些人性化的考慮和裝置,我就心動。我來自的地方,越來越沒有“人性”,所有人最要重視的價值都在消失,想來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