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緊急避孕的途徑

十多年前在英國讀書,論文題目是探討為何香港的避孕成功率較其他發展地區/國家為低。避孕成功率低有多種因素,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和使用何種避孕方法有關,涉及文化因素。當有孕而不想要孩子,女人就只能選擇墮胎。墮胎對人的心理和生理的影響有多壞,自不用說。香港除了避孕成功率偏低外,墮胎率也相對較高。

萬一沒有採取任何避孕措施或避孕失敗(例如避孕套穿了)而又不想要孩子的話,吃緊急避孕丸(俗稱morning after pills)是最好的方法。 但緊急避孕丸一定要在性事後的120小時之內吃才能有效。十多年過去,香港至今都是不容許緊急避孕丸可以在藥房公開發售。要獲得緊急避孕丸,市民一定要獲得醫生的處方。但因為緊急避孕藥要在120小時內吃才有效,而且愈早吃,效力愈大,所以很多先進國家一早已經容許藥房公開售賣,毋需醫生處方。

在香港,事情一直是原地踏步,十多年過去了,緊急避孕丸依然需要醫生處方。這安排無疑是令緊急避孕丸可以發揮的作用減低,本來可以利用緊急避孕丸的人,或許因為要見醫生的麻煩和心理障礙,未能在120小時這個窗口取得藥丸,而沒法緊急避孕。

在這方面,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發揮的作用還是不少,依我看,其提供的緊急避孕服務,較前便利。如果你沒有相熟的醫生,家計會應是你選擇緊急避孕的不二之選。該會提供兩種緊急避孕丸:單一荷爾蒙(黃體胴)和黃體激素受體劑(Ulipristal Acetate)。兩者的失敗率相似,只有1-3%,換言之,成功率很高,但前者要在性事後的72小時內服食,越遲服藥,失敗率約高;後者要在120小時內食才有效,服用時間不會影響效果,即是說只要120小時內服食就可以。

因為後者(黃體激素受體劑)比較新,家計會要求你先見醫生,而要見醫生,就要另約時間,並不方便。而前者(黃體胴)只要見護士,即可獲得,護士問過情況後,會解釋給你聽緊急避孕丸的問題。你同意了,護士會馬上拿杯水給你,並在你面前把“黃體胴“的緊急避孕丸拆開,你在護士前即時把緊急避孕丸吞服。過程簡單方便,值得一讚。事前并不需要預約,衹要直接登門造訪家計會在灣仔的診所,說要見護士拿緊急避孕丸,即可。

所以我的建議是,不幸遇上需要緊急避孕,就要儘早去家計會,如果稍遲,就要吃“黃體激素受體劑”,要約見醫生,就麻煩多了,甚至錯過120小時的窗口時間。

順帶一說,上述兩種緊急避孕藥,副作用都不明顯。一般可能有的副作用包括頭痛,嘔心,頭暈,疲倦等。家計會見護士拿緊急避孕丸的服務收費約100港元。

另外,家計會提供的兩種緊急避孕藥,除了窗口時間不同外,還有一點不同,就是緊急避孕失敗後,會否影響胎兒?吃黃體胴沒有影響,至於吃黃體激素受體劑,根據家計會的單張,是”研究數據有限,未能肯定沒有影響”。

女人的身體是自己的,女人絕對有權決定自己要不要懷孕。墮胎和緊急避孕我都支持。但女人最重要是懂得愛護自己,做好避孕措施才最重要。性愛的事,不是我可以在這裏論盡的,不說了。

家計會服務熱線:2572 2222

素食者:一本小說

書名: The Vegetarian(素食者)

作者: Han Kang

翻譯:Deborah Smith

出版社: Portobello Books (2015)

這是一部翻譯小說,原作以韓文寫成,作者Han Kang在2004年寫成這本小說,在最近即大約十年後才被譯成英文,和英語世界的讀者見面。

這本書在英語世界出版後,好評如潮。我在幾個星期前捧讀,花了兩三晚把書追看完畢。

這是一本十分奇特的小說,寫得很好看。 小說分三節,講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Yeong-Hye,有日,因為一個夢,決定吃素,把家中雪櫃的肉類全部扔掉。但吃素在韓國社會是被視為“有悖常理”的行為,Yeong-Hye因而受到家人的大力反對,丈夫亦嫌棄她,她甚至招致父親的暴力對待,要割脈自殺。 故事發展下去,是Yeong-Hye拒絕進食,越發走入自己的世界,並漸漸以為自己是棵植物。

小說含有暴力和情色描寫,情色部份寫得華麗,特別,迷人。而小說三個回合的鋪排,層層推進,步步發展,讀者越走越深,在書中的世界難以自拔。

這幾年韓國文化席捲全球,但韓國的文學卻不為世界所認識。Han Kang的小說可說是一鳴驚人,是韓國文學步上世界舞台的開始。

我看的版本封面設計十分出色。紅色的大朵花,和書中的植物意象相輝映,亦貼近“素食者”這個書名。“A Novel”標示在封面的最下部份。如果單看題和封面,沒有“A Novel”的說明,一般人不會把這本書當作一本小說。正是在期待和意外之間,書的封面產生的效果和書一樣出色。FullSizeRender

福岡搭巴士經驗

去到一個地方旅行,總會盡量搭地鐵,避免搭巴士,一來因為搭巴士很難知道在哪裡下車;二來,每個地方的巴士票務系統都不同,是上車投幣,還是下車才付錢,是中門上車,還是前門上車,往往各有不同。在福岡旅行,因為由住的地方往博多站搭巴士較方便,所以有了搭巴士的經驗。

當地人搭巴士都是用IC card,上車和下車時各刷一下就是。像我這樣的遊客,自然會選擇用錢幣付車費。上車時,在近車門設置的小裝置取出一張票,票上有個數字。

上車時從機器取的印有數字的票
上車時從機器取出的印有數字的票

在車的前方掛有一個螢幕,上面列出不同數字代表的車費。下車時按螢幕所示的車費,把錢連那張上車時取的票,一併投入司機旁的錢箱即可。IMG_1657換言之,你付的車費是按你搭的車程有多遠而決定。上車和下車地點不同,車費也不同。這樣的系統精準、公平、公開,初次使用,難免嘖嘖稱奇。

我去過不少地方,市內的巴士票務系統這樣精準和公平,我還是第一次見。文化還是要沉澱才見芬芳的。

 

三個因素決定英國脫歐公投結果

這三個因素是:

  1. 年齡:年紀越大,越支持脫歐。看這截自英國BBC新聞網站的圖就一目了然:IMG_2247更致命的是,年紀大的英國人投票率最高,而他們是選擇脫歐的一群。
  2. 教育程度:越多大學畢業生的地區,越支持留歐。所有的大學城都是投留歐,例如Exeter和Norich這兩個我讀過書的地方,牛津和劍橋等大學城更是以壓倒性比例支持留歐。
  3. 身份認同:認為自己是英國人(English)的地區,多會選擇脫歐。英國人的身份認同一向強, 看他們如何愛戴英女皇就知。

英國的投票結果令人意外和沮喪。脫歐的結果反映的就是保守的民意佔多,而移民問題無疑是困擾很多英國人(尤其是勞工階層)的問題。 我相信,如果公投不是在難民潮爆發的這個時候發生,投票結果會大不一樣。

我在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人老了就會保守?我們可以不這樣嗎?

在香港,情況不是一樣嗎?那些人口老化的地區一定是投給民建聯和建制派的。在美國,年輕人選擇希拉里的對手、老左翼的Sanders,而不是和商界及建制有千絲萬縷關係的希拉里。

或許,我們都該提醒自己逆流而上,無分年齡,永遠保持開放的心靈和學習的心。這是對自己的要求和責任,也是對世界的貢獻。

萬綠中的一點建築物

最近一次去日本福岡旅遊,對於這個地方的公共設施的人性化,印象深刻。一個地方的公共設施好壞,只要看其冼手間的設置便知道。在福岡,商塲、地下商業街到處是干净整潔的洗手間自不在話下,我去看其城墙遺跡,偌大空間,遊人稀少,卻是走不多久就有一座洗手間。

沒有遊人,空曠寧靜
沒有遊人,空曠寧靜

站在舊城牆的最高點俯望, 萬緑叢中只有兩幢低矮建築物,不是亭台樓閣,而是前方和右方各一的洗手間。

圖中靠左的建築物若隱若現,其實是洗手間。
圖中靠左接近中間位置的建築物若隱若現,其實是洗手間。前方是城牆遺跡。
萬綠中的洗手間
萬綠中的洗手間

那一刻,我感慨:這個城市多麼照顧人的需要。

如果是十年前,我站在同一處地方,看見同一樣的風景,大概不會有這樣的感慨。感嘆也會有,不過會是:怎麼這樣煞風景。

心情不同,是因為父母年紀越大,越能體會老人的需要。老人出外最關注的事情之一是有否洗手間在附近。公眾地方設有洗手間而且乾淨整潔,體現的就是對人的關照。

香港有的餐廳在門外寫上廁所不外借,或是我們的公衆塲所因管理之便而不建廁所,例如地鐵站或巴士站,其實是不近人情,冷酷得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