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022014
 

photo (9)什麼叫青春?

青春就是我們的香港學生,無懼警棍的瘋狂毆打和胡椒噴霧的照面噴射,仍然一往無前,無畏無懼。

青春就是認定什麼叫公義, 雖千萬人的嘲笑(例如那些叫學生如果絕食不如自焚的人) 而仍然向設定的目標前進。

青春就是要命運自主,不做愚民,不做順民,掌握自己的未來。

青春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無視現實,明知不可為而為。photo (11)

那些權貴們,你竟敢這些香港學生在浪費青春? 我明白,因為你從來沒有嘗過青春的滋味 ,所以你根本不明白什麼是青春。 

我們的年青人,我們的學生,他們中有多少人被警察毆打,被警棍打,被胡椒噴霧亂噴,被無理傷害和被捕?你知道嗎?有關心過嗎? 連當局都承認佔領區附近的醫院有大量人受傷入院,擔心急症服務應付不來。沒有入院而受傷的不知有凡幾!他們中不少被打到頭破血流和骨折,情何以堪。

朋友在旺角清場和10月1日金鐘龍和道清場時都在場,他,那裏的急救站不知多忙碌,不斷有人受傷,不斷有人求診,但因為不准影相,也因為不要妨礙救護工作,他沒法紀錄下來。“警察十分暴力,每一個入院的人,至少有十個是受傷但沒有入院求診的。”

我想問那些示威者是暴徒的人,究竟誰是真正的暴徒?究竟誰有殺傷力武器在手?誰有鐵的警棍在手可以任意打人?誰有高台可以站在其上肆意噴催淚水? 誰有權力隨意把人侮辱,任意捕人和控以襲擊,連教授和記者都不放過?

示威者有的又是什麼?不過戴頭盔和眼罩罷了,還有紙皮做的盾牌。這些是攻擊工具嗎?

有關海富中心三個便衣警員被圍攻的事件,你有看過有關片段嗎?至少我就看到聲稱暈倒的警員突然醒過來,起身,再躺下,有扮暈之嫌疑。被黑警打過和侮辱過的示威者發現有警察混入佔領區,憤怒情緒肯定是有的,出手也是有的, 那真是最驚險的一幕,以仇恨報復仇恨是最危險的事,也是梁振英政權最樂意見到的,以資攻擊雨傘運動, 但從片段我聽到不斷有人叫不要打,阻撓事件。而以下轉錄的一群醫護的聲明,則證明了另一件事,混亂中有警察不分就裡連義工醫護也毆打。

香港警察的走火入魔和失控, 是不爭的事實。但竟然政府和那些建制派人士還可以昧著良心,大讚警方克制。這還算人嗎?

香港警察的瘋狂和失控,對公民權利的嚴重侵犯,可以從以下一群醫護的聲明看得最清楚。當然,最可恥的不是警察,而是香港的中共政權。有嚴重政治社會問題不處理,任由黑警把政治問題當治安問題解決,眼看年青一代被這樣傷害而無動於衷,眼看仇恨之火已起仍坐視不理,還不分青紅皂白,顛倒是非,怎不令人齒冷?我們的社會精英和有權有勢的人,誰又敢站出來講句似人說的話?

這不是亂世,什麼是亂世?

佔領區有一句說話:“生於亂世,有一種責任。”太對了!

幾日前,路過公園,一個放狗的女人,對其他放狗的人這樣說:“其實學生在做什麼呢,就是不要做狗,就是這樣簡單。”

2014102日登載於明報:

【醫護義工譴責警方濫用暴力聲明】

我們憤怒了。

作為一群義務工作的醫生、護士、以及急救員,我們自佔領運動開始至今,六十多天,每天廿四小時,從未間斷在佔領區服務市民。

由一開始主要為市民處理肢體損傷及催淚彈或胡椒噴霧造成的傷害,以至後來轉而主要照顧佔領區的老弱、病患者,兩個月以來,我們的取態非常清晰。我們要求參與義工保持其行動政治中立,禁止以義工身份叫喊口號,甚至直接參與示威。其主要目的,就是避免製造對立,以求繼續在場執行救傷扶危的天職,照顧不同政治立場市民的健康。

因此,當我們的急救工作受到警察無理阻撓時,我們感到極度震驚及憤慨。

急救竟遭阻撓 醫護同感憤慨

十二月一日凌晨,在警方使用暴力清場之下,傷者眾多,兼且傷勢是自928以來最嚴重的一晚。骨折,或頭破血流者不計其數。鑑於傷勢嚴重,當場診斷、止血及穩定病情當然至關重要。

其間,竟然不斷有警員公然向當的義工醫生或護士揮舞警棍,在急救包紮進行時,凶暴驅趕。甚至有警員明言「你救人又點呀,照拉!」,企圖作出無理拘捕。

誠然,不論政見,不論立場,不論黃藍,傷者當前,血流披面,人道立場應當為首要考慮。試問假若有傷者因此而延誤醫治,甚至失救,誰能負起這個責任?況且傷者當中更有不少是十來二十的莘莘學子,難道警察就連生而為人的惻隱之心也沒有了嗎?

無視人道立場 警員失控毆打

更甚者,我們更收到在金鐘參與自發急救工作的義工報告,有義工在為海富中心大堂為懷疑暈倒的便衣警員檢時,遭另一警員不問情由,從後猛力拳擊,因而受傷。

即使是在真正荷槍實彈的戰爭裡頭,軍人都知道何謂人道主義,知道無論任何情況下,嚴禁攻擊醫療人員乃係國際慣例。我們的義工團隊之中,有不少曾經參與國際人道救援工作,卻從未受到如此對待。萬沒想到,竟然在太平盛世的香港,會有警察殺紅了眼,對長久以來救傷扶危,守護港人的醫護人員施以暴力,行徑幾近瘋狂。何況事發期間,傷者實為警務人員,急救團隊本著中立的人道精神伸出援手,反遭其同袍襲擊,可見警隊已經情緒失控,喪失理智。如此執法者,怎不令人心寒。

醫護無懼暴力 意志更為堅定

可恨的是,梁振英政府非但並未對此作出譴責,居然於翌日對警方濫用暴力加以肯定,以為血腥暴力可以嚇退我們。但事實上自從醫護人員遭暴力對待的消息傳出以來,報名參加義務急救工作者以數倍增長,我們守護香港的意志亦更為堅定。

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堅;丹可磨也,而不可奪赤。

我們對警方向市民及醫護人員施以暴力,作出最嚴厲的譴責。

我們憤怒了。

但我們從未想過退縮。生於亂世,我們無路可退。

與港人共勉之

歐耀佳醫生

和平佔中醫護組 及

一群自發急救義工

謹啟

還想和大家分享以下一個朋友的朋友在10月1日政總附近的見證(文字沒有潤飾或經修改):

昨天好在走得快,亦不是走最前,第一次沖去之后,見到差人在我眼前禁住一個示威者,扯到剩底條底褲,眼鏡同鞋畀踢番畀我地,我覺得真係好傷心,旁邊是在樂禮村長駐的婆婆向那些公安大罵,我則只有手上雨傘護身,見著他像牲口一樣被抬走,心在流淚。

小女兒昨晚在臨睡前打電話畀我,話有好多警察,小心D,唔好畀佢地捉到。所以我會加倍小心。但為著千萬個香港的未來主人翁,我不能再沉默。

最近把這些在佔領區留下的字拿出來看,是那麼真,那麼直接,同時令人那麼痛:photo (3)

photo (4)

photo (5)

photo (10)

 Posted by at 11:13 pm
Nov 282014
 

你的眼睛看到了嗎? 你還在睡嗎?你明白正發生什麼事嗎?

學生領袖成為針對目標,眾裏尋他,警察早有預謀:

記者接二連三被警方拘捕和施襲,包括了本地和外國記者, Now電視工程人員投訴被警察圍毆,蘋果日報攝影記者被戴上手銬,紐西蘭記者被警察打到要入院。

警司揮動警棍,見人就打: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700586250055034

我想告訴你,這些警棍是鐵造的,會把人打到頭破血流的,近來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的情況早是見怪不怪。在外國,例如德國,警棍是塑膠造的,即使用來打人,也不會造成大傷害。

還有,香港警察使用的最新武器催淚水,有南華早報的記者證實,這比受催淚彈和胡椒噴霧還要令人難受。被噴後,他盲了半個小時。警方不是告訴你,這最新武器很溫和的嗎?

香港政府早不存在。香港現在只有中共政權。

 Posted by at 12:39 am
Nov 162014
 

佔領區的創意源源不絕。每次去探訪,總會看到新氣象。黃絲帶比藍絲帶就是有品味,這是沒得爭議的。

例如一個又一個雨傘裝置:

photo 1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我只想做一個人”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我只想做一個人”

photo 5

photo 2

photo 3 (1)

photo 2 (1)還有用水樽等製成的坦克車,寓意抵抗到底。

photo 1 (1) photo 4 (1)

我經過政府總部近添馬公園時,看到有心人士在提供絲網印刷,於是專門去中環買了兩件T shirt, 再回到金鐘,只為印上設計別緻且富紀念意義的umbrella movement.photo 1 (2)

 Posted by at 10:33 pm
Nov 102014
 

無恥的梁振英又在廢up,說佔中是衝擊法治的群眾事件。為免他再妖言惑眾,天真的市民被他及一眾高官和建制派人士欺騙,且把剛看到的好文和大家分享。

首先,這篇文(法治當然不單是守法和執法)的作者指出了一個大謬誤,就是法治並不等同違反法律與否。所以把佔中人士的行為說成是破壞法治,未免膚淺。

而這篇文章(是誰在衝擊「法治」?是誰不守法在先?)或可以令人反省,真的是佔中人士在衝擊法治嗎?以下容我引文共賞:

是誰在衝擊「法治」?是誰不守法在先?

作者:默泉

……說回雨傘運動。這兩星期,大家聽得最多的,肯定是「破壞法治」、「衝擊法治」這些詞。特首講,林鄭講,葉劉講,范椒講。已消逝的「四點鐘許sir」講,反佔中薑蓉也講,建制派議員又講。似乎人人都講得頭頭是道。

荒謬的是個個都講,但個個講錯,只有最卑微的--考試局負責寫通識科考試報告的人講啱。報告指,考生「將法治錯誤理解為遵守法律」。

聽到這則新聞時我幾乎想哭。吃了豹子膽的考試局,直指學生「對法治了解薄弱」,即是也在直指特首、林鄭、葉劉等人「對法治了解薄弱」,因為他們正是如此理解「法治」!不知學生答錯失分,可否向香港政府追討?

關於「法治」的真正意思,以及「rule of law」和「rule by law」的分別,已有很多文章寫過,本文從略。我只想說,就算按「法治」最低層次解釋(即「有法必依」,無論是市民還是政府都須守法),在損害法治的,都只是政府自己。抗爭者違法堵路,是公民抗命,已有被捕心理準備。警察絕對有權和有義務以最低武力執法,拘捕他們(而非借黑勢力或大叔大媽去驅趕)。之前警方或怕執法激發更多人上街,但現在民情不是逆轉了?還不執法,不是在損害法治(有法不依)嗎?

好了,就算「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我假設特首高官其實只是用錯詞語,他們想說的是「『守法』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按此邏輯,不守法的人很壞,因為他們衝擊了核心價值。佔領區的學生不守法,所以他們很壞,他們衝擊了核心價值。

但繼續按此邏輯推演,則一個政權或最高權力的議會不守法,因其影響廣泛,豈不更壞,更會衝擊到整個香港核心價值都「爛溶溶」?而這種爛,很恐怖,因為它更是人心的枯爛、心灰意冷,隨時會導致八十年代移民潮重現。

現在情況正是如此。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人大)不守法在先。之前的釋法僭建,暫且不談。我們只講8.31框架是否合法的問題。根據《基本法》附件一,明確規定「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是為最初的「政改三步曲」。但到2004年,人大常委會藉口要解釋「如需修改」四字,在原本「三步曲」前多加兩步:先由特首交報告,再由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需要修改。人大的8.31框架就是第二步(由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需要修改)。但好明顯,8.31框架不是「決定是否需改」,而是「決定如何去改」。這根本是明目張膽的不守法。

好了,我當你中文唔好,以為這樣也算是「決定是否需改」吧。但框架裡,又無端端僭建了「出閘口」,這又是否守法?

我們可嘗試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兼法律學者陳弘毅去年底提出的政改方案作比較,便會明白8.31是不守法的。

陳弘毅方案,限定特首候選人人數上限是五人,提名委員會分兩階段實行提名:

•第一階段,欲參選人士,須得到八分之一提名委員支持才可出線。每名委員只會支持一人,因此最多可有八人出線。
•第二階段,提委會投票(一人一票),最多票數的五人,便可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

而人大8.31框架,限定特首候選人人數上限是二至三人,提名方法如下:
•第一階段,欲參選人士,要取得一定數量(未定)的提名委員支持才可「入閘」
•第二階段,提委會投票(按推斷要一人兩或三票才成事),獲得過半數票(即六百票以上)的二至三人才可「出閘」,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

兩相對比,陳弘毅方案的第二階段投票,只是為了限制參選人數,「最多票數的五人,便可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因此並非加多一道「閘門」。但8.31框架的第二階段,指明要獲得提委「過半數票」才能入選,則明顯是在僭建「出閘口」。而可悲的是,陳弘毅方案,之前是被視為保守的,現在看來卻如此順眼。

可見,北京以「法治」(不守法)之名指責學生,但其實最先不守法的,正是北京最高權力議會自己。喊賊捉賊,此為經典也。

 

 Posted by at 12:3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