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知道太多嗎?

陳冠中是我尊敬的香港作家,他選擇在北京生活,至今已經二十年。 我曾經不明白,他爲什麽作出這樣的選擇。 在這篇訪問“你知道太多,卻不知道什麼東西不見了”,他道出了點解:

“因為這裏是矛盾的中心。”他說自己是寫作的人,「要活出時代的矛盾」,然後寫下它,這是基本責任。

這就是魄力和視野。他講在大陸和開明人士討論香港問題,有很精彩的觀察:

實際上這些朋友都是比較開明的,都是善意地討論香港問題,但是問出來的問題,就往往和《環球時報 》的論述沒什麼區別──「真的不要小看媒體控制,效果真的非常明顯」。

而這種控制最厲害的一點,是讓人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陳冠中形容,這正好是奧威爾在《1984》中所描述的情景的反面,不是匱乏,而是過剩,是「abundance」。

這觀察很厲害。那些最被控制的人反而是最自以爲是的人,以爲自己什麽都知道,於是選擇做個冷眼旁觀者。

當下,很多香港人面對今日香港的轉變時往往就是這樣,并且傾向於大鬧那些“搞事者”。 這些人往往認爲自己最能了解情況,最能看透世局,站在道德高地之上。 殊不知,他們的認知是多麽匱乏。

如果轉頭看今日香港媒體的被控制,能不心寒?連明報都被收編。“真的不要小看媒體控制,效果真的非常明顯。” 陳冠中說。

點解阿爺要控制香港傳媒? 就是要控制您思想。人最難得的是有獨立思考能力,控制傳媒就是要控制您的思想,要您夠保守,夠和諧,夠諸事不關己,夠和順,做個純良的順民。 或者做個以爲自己知道很多的人。

老掉牙的事情

父親已經八十多歲,上星期日陪他逛公園。他先是在公園一角玩器械,其後我們坐在長凳上,他說一句,我聽一句。

“人老了,什麼都差。牙套也不行了。”

人年紀大,牙齒肌肉會收縮,原本合用的牙套可能慢慢不再適用。吃東西開始有問題,情緒也會受影響。我知道是時候要找人檢查一下父親的牙套了。

每遇到父親的健康問題,我不期然想到香港其他老人,那些沒有家人照顧的老人,或者沒有錢的老人,他們可以怎樣?香港沒有養老金,這些老人怎辦好?

您可知道,香港的牙科診所衹提供脫牙和止牙痛的基本服務?!而全香港衹有11間牙科街症提供這兩類基本服務,應診時間是星期一至五的上午和下午,中午關門,服務時間相當有限。如果您的牙齒有牙痛和脫牙以外的問題,那就衹有看私家醫生。要看私人開業的牙醫,價錢有多貴,大家很清楚。

人年紀越大,身體毛病越多,牙齒和牙齦很容易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但香港的牙科服務這樣落後和不足,首當其衝的是窮人和老人,尤其是沒有錢的老人。牙齒和口腔健康影響飲食和身體健康,進而影響人的情緒,整個人都會受影響。可惜政府寧願把錢豪花在對香港人沒有益處的大笨象工程上,也不願投放資源在一些基本的醫療服務上。

哀哉香港,正失落的何其多,不要提補救和要做的事了……

登大東山

IMG_1210我上過大東山兩次,第一次由南山上,黃龍坑郊遊徑下。第二次也是由南山上,卻從伯公坳下。 沿路見到老老嫩嫩的人都來登大東山,可見大東山的魅力非凡。

不過,對於大部分人選擇由伯公坳上,南山下,我倒感到奇怪。因爲伯公坳的下山經驗告訴我,山路的階級頗高,路陡峭,要走這樣的路上山并不容易,特別是對於體力不好的人,是頗大的挑戰。 這條伯公坳山路和黃龍坑郊遊徑很相似,沿途的階級都很高,要登山或落山,不容易。

依我看,較易的登大東山路徑, 是由南山上,伯公坳下。南山往伯公坳的一段路較長,但不太難走,衹要有點耐力不斷向上走就可。

我第一次上大東山,選了黃龍坑郊遊徑下,其實并非計劃之内。選了這條下山路綫,皆因由南山上到大東山後覺得頗累,路標說可由黃龍坑郊遊徑個多小時便去到西貢,以爲是撿了便宜,所以就選了這條路。怎知,黃龍坑郊遊徑雖名爲“郊遊徑”,卻絕對不是輕鬆易走,完全沒有“郊遊”的感覺可言。 我事後才知,黃龍坑郊遊徑是出了名難行的。

大東山是香港第三高山,海拔869米。在大東山和二東山之間的小石屋(又稱爛頭營)有序地點綴山頭,構成如詩,壯闊而神秘的畫面。至於石屋群的由來,衆説紛紜,我不相信是度假村的説法(舊時交通不便,誰會在這偏遠的地方度假),倒相信是舊時傳教士靜修的地方。山連山,山外是大海,在孤島以外的孤島,這裏可以很孤寂。IMG_1215 沒有芒草的大東山,是黃色和藍色的,平靜地交融。在歷史的身邊。 IMG_1235 IMG_1249

感恩的重新定義

當我們談到感恩,一般是說,人要對所擁有的東西感到滿足,不要和他人比較,從而心懷感念,覺得知足和幸福。這是一般對“感恩”的理解。 但這種對感恩的理解,在個人層面固然是好事,但放諸社會層面, 恐怕所能產生的效應不大。相對而言,以下對感恩的理解,如果大力推動,對社會的裨益不少。

且由“成功”説起。相信您也會同意,社會上自詡成功或被視爲成功的人士,往往把成功看成是自己的聰明和努力而換取得來。 殊不知,所謂“成功” 的人往往忽略了幸運的因素。姑且不論這些人出身的家庭和背景給了他們多少先天的好處,單看他們來自哪些國家,就知道他們是多幸運。如果這些成功人士不是生於富裕的地區和國家,他們即使是多麽聰明和努力,也是徒然。且看敘利亞難民潮就可明白這道理,如果你不幸生於敘利亞,即使您有多聰明和有多大的本事,又如何?

“成功”的人看不到幸運對自己的光顧,衹是看到自己如何本事如何努力,又怎會學懂謙卑,願意把自己的成功和他人分享? 他衹會更加自我,更加自私,更加目中無人;不會願意承擔對社會的責任,也不會想法回饋社會。美國的研究發現,美國最有錢的一小撮人(最有錢的1%人)相對於社會其他人更加不愿交稅,更要逃避政府規管,及更不愿政府花錢在公共開支上。

另一方面,多項研究都同時發現, 如果人被提醒自己有多幸運,從而心存感恩的心, 他們會比常人更加願意犧牲自己一點利益而做對社會或別人有益的事情。

感恩不僅是提醒自己有多幸福,更是提醒自己有多幸運。 當我們明白到運氣對我們的影響,我們會謙卑些,對社會的責任感也會强些。或許有日“巴拿馬文件”的離岸公司數目就不會那麽龐大。

我相信你我都有運氣的故事可以講。和朋友見面,可以談談我們的運氣,自己開心,朋友開心,對社會也好。你說呢?

延伸閲讀:我是看了這篇文章(why luck matters more than you might think) 而寫下上述文字的。有時間的話,可看。 作者的經歷就是運氣的很好説明。而我相信每個人都有運氣的故事可說。

吃素食的好地方

我不是一個嚴謹的素食者,會吃蛋和芝士,有時還會吃魚。雖如是說,一般肉類我還是敬而遠之。但平日在外吃午飯,素食的選擇很難找,有時真的不知吃什麼才好。

近來發現韓國餐廳的拌飯是很好的素食選擇。通常餐牌的拌飯都有肉,於是我會叫“走肉”,算是有素食可吃。韓式拌飯的好處是,很多蔬菜,而且有三四種蔬菜,蔬菜都不是炒的,不油膩。蔬菜上還鋪了煎蛋,吃前先把蛋和蔬菜連飯攪拌好;喜歡辣的,可加辣醬。

我一直想試試這間韓食小店(金媽媽韓國配菜),但平日午飯時間都坐滿人,一直未償所願。今日趁假期,來到這小店吃午飯,輕易找到位置。IMG_1278當看到餐牌時,大喜,拌飯明言只有蔬菜和飯,沒有肉,十分罕有,正合我口味。

拌飯來了,一大碗,鋪滿了各式蔬菜(包括海藻),還有大塊的煎蛋在上。把飯、菜和蛋攪拌好,用韓式金屬筷子和匙子吃起來,味道特好。IMG_1277老闆娘還送了一小碟泡菜來,加入拌飯,增添了味道的層次。有這樣健康和美味的素食,很感恩。

這間韓食小店在紅磡湖光街(內巷,非面車路),裡面只有十個座位左右,有點擠迫。但味道好,價錢合理(一碗拌飯40港元),而且有素食供選擇,值得推薦! 小店老闆娘是位韓國媽媽,很有禮貌,能講很”普通“的廣東話。

在紅磡這一帶開了不少韓食餐廳,例如單在黃埔街就有兩間韓食小店,都是韓國媽媽親自打理。日後有時間,再說這些韓食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