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自主的人

每逢經過地鐵站那些大大張的瘦身廣告,總難免覺得諷刺。

點解瘦身和減肥可以成為這麼大一盤生意?為什麼那麼多人願意付出這麼多錢去接受這些和那些的減肥方案?

我有這些疑問和感嘆,是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減肥簡單到不可以再簡單,只要奉行一個原則,就是吃少些,一定減到肥。 你只要吃少些, 即使不做運動,體重必然下降。

事實上,人為了健康,根本平時就不應該吃得太飽。健康之道就是每餐只吃七八成飽,如果餐餐吃到十足飽,身體根本沒法消化得來。

其實吃少些就可減到肥這道理,我們大部分人可能都知,那些想減肥的,卻依然願意付錢給別人幫自己減肥,或者身體癡肥的,依然不理,繼續大吃大喝,為什麼這樣呢? 大概人不願自主,放棄自己吧。我只能這樣想。

不願自主的人,其實蠻可悲的。

真實間諜的一生

書名:The Good Spy: The Life and Death of Robert Ames

作者: Kai Bird

看這本書,是因為素喜間諜和偵探的故事, 平時看故事看得多,真實的間諜是如何工作的?這是吸引我捧讀這本書的緣起。

但其實這不是一本有關間諜工作和生活的書,因為書的主角Robert Ames是美國情報局中東問題專家,同情巴勒斯坦人命運,經常出入敘利亞和黎巴嫩等地區,他的重要線人之一就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高層。他的工作經歷本身, 就是一部生動的中東歷史,尤其是見證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色利和巴勒斯坦衝突引發的千絲萬縷問題,同時對美國情報機關是如何運作和介入世界事件,及阿拉法領導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背後的情況,增加了“內幕”知識。1972年發生的慕尼克奧運會劫持和殺害人質事件,書內亦有描述和交代。看這本書, 亦令我對以色利當局對巴勒斯坦人的迫害更加不齒。

世局如棋,背後其實是很多勢力在角逐,有必然,也有偶然。

Robert Ames死於1983年貝魯特美國大使館發生的自殺式襲擊。他的死見證了中東問題的惡化,他希望見到的和平不但沒有出現,反而離我們越來越遠,回教激進份子的反擊和恐怖行為,由阿蓋達到伊斯蘭國,不斷升級。世界和平就是那麼遠。

墨寶原是草稿

書名: 漢字書法之美

作者:蔣勳

本來就對書法有興趣,在圖書館看到此書,馬上借來看。

看過此書才驚覺,中國古代的名貼,尤其是行書和草書的名帖,都是草稿,即是即興的作品,隨心而寫,情到則筆到,有錯,或忽然湧出更好的念頭,馬上改動,繼續揮筆而就。王羲之“蘭亭序”,蘇東坡“寒食帖”和顏真卿“祭侄文稿”被稱為天下首屈一指的行書,都是草稿,所以帖上的字有塗掉的,有在旁補上的,都是當下沒有修飾,率性的表現, 正正是率性和真情流露,令到這些書寫成為墨寶。 藝術的最高境界,離不了情真。

人何嘗不是, 貴在真在誠。 那些假惺惺或裝腔作勢的人和行為,對之真的不屑。

機心算盡又如何

有研究追蹤十年間著名的美國西點軍校校友的情況。訪問了超過一萬名來到西點軍校培訓的學員,問他們為什麼要來西點軍校,有的說是為了將來在職業上更進層樓,有的說是為了服務國家,也有的說是為了學做一個成功的領袖。 多年之後再看他們的情況, 發現那些懷著功利目標的學員,在事業上表現最差,而懷著純碎目標的學員,日後在事業上的表現則最好。

這個研究結果去年才發表, 我覺得很有趣,道出了人懷有機心,無論工作和生活,都是自討苦吃。人活得率性一點,少點計較,才是正道。

日遊住宿:火車站以外

我不常去日本,今年去了日本看櫻,因為有朋友作伴和安排行程,很是輕鬆。今次旅程的一個特色是,我們沿鐵路線玩,買了一個星期的火車證,住就住在JR站旁總有一間的toyoko inn(東橫inn)。因為是櫻花時節, 東京,大阪和京都這些大城市的酒店住宿一早已爆滿, 包括東橫inn這類平價商務酒店。 於是,我們選擇不住京都,而是入住距離京都約20分鐘火車路程的小鎮Mirabara站旁的東橫inn.

Mirabara鐵路站旁的東橫inn
Mirabara鐵路站旁的東橫inn

因為Mirabara站的東橫inn是新開張,酒店推出特惠價錢,平到難以置信,乾淨明亮的房間,連衛生間,每晚的雙人房是三百多港元。

在Mirabara東橫inn的房間
在Mirabara東橫inn的房間

當然,這是開張特價的價錢,但即使是平時,東橫inn的價錢也是十分合理和大眾化,一般雙人房,五百港元左右,每人平均二百多港元。

岡山站旁東橫inn的價錢牌
岡山站旁東橫inn的價錢牌

這樣的價錢,還包括一個十分豐富的早餐。早餐是自助式,多種飯糰任你吃,還有miso soup,各類拌菜,雞蛋,茶和咖啡等。早餐是當地婦女準備的,兩三個女人在廚房準備,然後把食物捧出來,又不斷忙著補充食物。日本女人最拿手的當然是做飯糰和miso soup, 所以這兩道菜,我是吃完再添,又再添。

photo 1 (6)
在岡山東橫inn的早餐

值得一提的是,早餐時間是七點至九點半,我們七點前下到酒店大堂旁邊的餐廳,不禁大吃一驚,因為已經有一條長龍在排隊等取食物。可見日本人都慣早起,而且勤力, 似乎七點鐘吃早餐對於他們已算有點遲,要趕上班上學呢。

東橫inn吃早餐的地方就在大堂旁邊。
東橫inn吃早餐的地方就在大堂旁邊。

東橫inn在Mirabara這類小鎮是新開張,在大城市則是至少有幾間,我們在岡山也是住東橫inn, 單是岡山JR站旁邊就有三間東橫inn,可知東橫inn在日本的網絡有多大。

有東橫inn這類建在火車站旁的平價商務旅館,在日本來一趟長時間火車遊,拿著火車證,想去邊就去邊,想停哪就停哪, 應是很不錯。至少我是這樣想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