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港之歌

昨日,有機會聽到這首歌。深深觸動。

然後在晚上,在築起人鏈的地方聽到年輕人唱這首歌。

然後,在午夜前,朋友傳來在太古城商場齊唱這首歌的情景。

今夏香港發生太多事,千言萬語,今晚想和你分享這首香港人的自由之歌:願榮光歸香港

歌詞和編曲,不用多説,香港年輕人的創作是也。

給八十多歲父親的幾點意見

香港人口老化,認知障礙症(俗稱老人癡呆症)的人口越來越多。父親已經八十多歲,有些行爲上的改變,例如失去了做事的主動性,凡事容易憂慮等,令到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開始有老人癡呆。

有懷疑就要找專業人士作正式的評估,但無論結果如何,總要做些事,改善父親的積極性和腦力。

爲此,我督促他做以下的事情:

1.寫日記:要父親開始寫日記,記下他之前一日的生活。他寫了幾天,似乎挺接受這建議。他寫的日記由最初的純流水式的記事,到最新的一篇夾雜議論,是好的轉變,有進步。

2. 玩遊戲:在Ipad找了幾個適合老人的遊戲教他玩。發覺太複雜和沒有顔色刺激的
遊戲,例如Sudoku, 老人是沒有什麽興趣的。

3. 吃藍莓:藍莓對保腦和健康尤其有益,規定父親每日都要吃藍莓。找來談藍莓好處的文章讓他看,令他有動力每日堅持吃藍莓。

4. 多吃蔬菜水果:爲了鼓勵他多吃蔬菜水果,要先説服他吃少些白飯。老人家習慣了吃滿滿一碗的白飯,但吃白飯太多,就少了胃口吃蔬菜水果,所以要先説服他吃少些白飯。而媽媽一直負責裝飯,往往裝飯裝到滿滿一碗。我要爸爸打破這僵局,開始自己裝飯,這樣就可以裝少些飯給自己,結果他做到了。

5.老人中心:多和人接觸,有社交活動很重要。已找了一間老人中心的活動讓父親參加,但他一個月才參加兩三個活動,并不足夠。已在附近物色到另一間老人中心,會看一下是否有吸引父親參加的活動。

6. 運動:父親每日早上都去公園行兩三個圈,又在家踩單車,或做拉繩的活動,算是有做運動。我特別找來八段錦的錄像示範,他有時會跟著做。

我覺得路是人行出來的,不能輕易向現實和命運低頭。自主加自力,最是重要。

823晚上的亮光

香港823晚特別美,在這個城市不斷沉淪之際,這夜連綿60公里長的人鏈所亮起的光,令人感動。

堅尼地城人鏈

堅尼地城卑路乍灣公園出口是港島綫人鏈的起點,七點半來到,已有多位義工在舉牌指示參與的人走的方向,八點鐘的時候,人鏈已築起。右手邊是一對年輕的大學生戀人,左手邊是年約六七十歲的一對夫婦,女的染了金頭髮,很潮。

人們左手拉住旁邊的人的手,右手舉起手機的燈,希望以微薄的力量,照亮香港的黑暗。

期間,街坊源源不絕加入人鏈,近八點鐘的時候,父母帶著一對仔女來到,因爲已夠人,人鏈就叫他們隨便插隊。 不知不覺之間,因爲太多人,有人站在人鏈後面,形成第二行的人鏈。後來看新聞才知,因爲太多人,起點已由卑路乍灣公園向西延伸多個街口,至加多近街公園。

見到很多有心人。來到公園前不久,先是有女學生捧著一大盒口罩,問有沒有人需要口罩,然後是兩個女學生,捧著一大盒餅乾和零食,問有沒有人需要填肚子;又有人拿著樽裝水,問有沒有人需要水。

電車或巴士經過,車上的人亮起手機的燈,以示同心。

經過的私家車,司機按響車號,車内人舉起手機燈。

經過的小巴司機,亮起車頭燈。司機在揮手。

電車上,對面行人路,有人叫“香港人”,人鏈就以“加油”回應。對面行人路,走過的人,亦舉起手機燈。

最記得有個穿黑衣的男人,在馬路截了的士,上車後,他竟然伸出頭,大聲叫“香港人”,人鏈以“加油”回應,他又再叫“香港人”,車漸行漸遠。他會這樣,一直沿人鏈叫“香港人”嗎?

有個媽媽拖住個五六歲的兒子,在人鏈前走過,媽媽喊“香港人”,似是對兒子講,也是對人鏈講,人鏈就和兒子一起用“加油”回應。

有個穿黑色背心,手舉手機燈的三十多歲女子,在人鏈前來回走動,一邊用宏亮的聲音叫喊“香港人”, 人鏈以同樣宏亮的聲音回應“加油”。

附近正好是交通燈位置,已近九時,有一對男女過馬路,向人鏈所在的行人道走過來。男的邊過馬路,邊叫“香港人”。到了人鏈這一邊,男的說,剛放工,宜家先嚟 。我們都笑了。

近九點鐘,連英文都上場。有兩個鬼仔,在人鏈前經過,“Free Hong Kong” “Democracy Now”,他們有節奏地喊,引來人鏈的熱烈回應。

不知歷史的列車會載香港往何處,是粉身碎骨,還是浴火重生?但2019年8月23日,香港人築成的人鏈,舉起的亮光,歷史不會忘記。而參加過的人, 被亮光感染過的人,在心底會永藏一點溫暖,當沮喪和絕望的時候,還存一絲溫暖和希望。

化妝品和護膚品成分要知道!

我不化妝,也不懂化妝,家裏沒有化妝品,護膚品倒有。因爲曾受暗瘡困擾,對於潔膚和護膚不得不注意。

這兩三年,用的都是當時出暗瘡時皮膚科醫生開的潔膚液Physiogel。這潔膚液和抗生素陪伴我走過出暗瘡的黑暗日子。

我後來查看潔膚液 的成分,發覺裏面含有不少有害的化學物,例如三種的paraben (Methylparaben, Butylparaben和prophylparaben)。它其實總共有十隻成分,裏面三隻成分是 paraben,還有香水(parfum)殿後。論成分,實在不是安全的選擇。

我問過當時的皮膚科醫生,他的答案是, paraben 用了很多年,效用穩定,沒什麽問題,要我不用擔心。

但paraben的害性已是不爭的事實,最具權威的cosmetics database 將上述三種 paraben ,兩個列爲七級風險,一個爲四級風險(一至二爲低風險,三至六爲中度風險,七至十爲高風險)。

潔膚液的牌子是很多人認識的,周圍可買到,亦標榜皮膚科醫生推介。但真相是,非安全之選也。我相信很多類似的牌子都存在同樣問題 — 效用好,但藏有不少有害成分。想身體不受更多有害化學物質侵害,就要自己多下工夫,看清楚護膚品和化妝品的成分才好買。要明白,即使是皮膚科醫生推薦,也不可信!

我覺得人要自主,爭取自主先從最貼身的事做起!

維利羅尼和他的巴黎

因為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的展出,我才認識Willy Ronis(維利羅尼) 的名字。原來他是法國著名的攝影大師,和布列松等人齊名。

羅尼 未能享一百大壽,在九十九歲(2009)之年撒手塵寰,距今剛好十年。

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舘展出的“維利羅尼的攝影之旅-從巴黎走到威尼斯”展期到本月二十五日。我上個周末偷空去看了,覺得很值得一看。在亂世的香港,有一段私人的靜心賞藝時間,特別珍惜。

巴黎人的生活和巴黎街景可算是維利羅尼最令人回味的作品。以下這幅展覽用的封面作品名為“巴黎小孩”,一個小孩攬住長法包邊笑邊跑,天真無邪,是經典作品之一。令我想起旅行時,在法國鄉郊見過不少類似情景,特別動人的是,有老有少,手裡都拿著一條長法包,獨自由麵包店離開,或靜靜走在街上。

1952年

當然還有這些有關戀人的經典作品,尤其是攝於戰時的作品:


我很喜歡以下這幅作品,三个女孩子在河邊休息,不要看漏她們背後並排的三架單車,她們是約好一起騎單車來此郊遊。那個年代,可以這樣坐在河邊説説話,一起吃點東西,已是好時光。

1954年

我亦很喜歡這張名為Bohemian Life in Montreuil 的作品:波希米亞女孩望著鏡頭在微笑,她用手輕扶一塊鏡子,鏡中是一個正作波希米亞打扮的女孩,專心一致在看鏡中的自己。鏡內鏡外,相映成趣。 

1945年

這張記下一九三八年在巴黎Citroen-Javel罷工的照片,我亦印象深刻。上世紀三十年代,歐洲罷工已經是常事,今趟還是一個女人領導女人罷工呢。人類文明,可以倒退多遠!今日的香港,要罷工/罷課的話,是要擔驚受怕的。

1938年-巴黎,雪鐵龍-雅維爾工廠大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