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32015
 

最近有件事情對自己啓發很大。親戚的一對仔女是中法混血的,有一段日子沒有見到他們,再見時發覺他們的樣子越來越似外國人,和親戚說了,她搖搖頭,苦笑說:那可不一定,要看你是從什麽觀點和角度。我的法國人親戚見到他們,卻説兩個小孩越來越似華人,不似法國人。

我是華人,内裏會不自覺地希望那兩個小孩會長得似華人,所以會容易覺得他們越大越不似華人;相反,那些法國人親戚卻會覺得那對小孩越大越似華人。這令我覺悟到人確實存有偏見和盲點。我們看事物,很多時是帶著已有的偏見,或受自己出身的環境和教育背景所影響。所以,要隨時覺識自己的有限和可能犯的錯誤,不能過於偏執和狂妄。

剛好,朋友傳來美國作家David Foster Wallace的畢業致辭video,所言正合我所感,更超出我所感,講得真好,值得推介。Wallace提醒我們要對自己有多些批判能力,隨時覺醒自己的自我中心和盲點。最終,這是一個如何思想的選擇問題,更是一個自律如何思想的問題。

以下兩段説話印象尤深:

Twenty years after my own graduation, I have come gradually to understand that the liberal arts cliché about teaching you how to think is actually shorthand for a much deeper, more serious idea: learning how to think really means learning how to exercise some control over how and what you think. It means being conscious and aware enough to choose what you pay attention to and to choose how you construct meaning from experience.

我畢業後二十年,逐漸明白到所謂教您如何思想的博雅教育,其實有更深層和重大的意思:學習如何思想其實意味你要對自己如何思想和思想些什麽有所控制;意味保持清醒和覺醒,懂得選擇該留意什麽事情以及懂得選擇如何從經驗中建構意義。

The really important kind of freedom involves attention and awareness and discipline, and being able truly to care about other people and to sacrifice for them over and over in myriad petty, unsexy ways every day.

真的重要的那種自由涉及注意力、覺識及紀律,真的能關注其他人,在日常生活中,透過繁多的瑣碎和不爲人注意的方式,為他人作出犧牲。

Wallace因爲患抑鬱病,英年自殺亡,殊為可惜。他的創作才華為世公認,留下的畢業致辭可見其人的才氣。

畢業致辭的全文可看此

 Posted by at 3:21 pm
Feb 082015
 

香港大學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被大陸喉舌文匯報點名批評,令人心寒。 但今日香港, 還有什麼更壞的事情不會發生?

我對這事深有感受是因為我一直為陳文敏的敢言深感佩服。在正需要有識之士站出來指出群魔亂舞的時候, 又有多少人真的走了出來非其非,是其是? 陳文敏是我聽到的極少數聲音。但就是這樣的人馬上受到圍攻,能不心寒?在我做記者的時候,曾經訪問過陳文敏,當時訪問的題目是示威和警權的關係,深為陳文敏敏銳的思路所折服,亦對他言論捍衛公義法治的精神留下深刻印象。

不可不知的是,文匯報用了教育資助委員會尚未公開的文件《研究評審工作2014》攻擊陳。首先,這些資料當時是機密的,連教資會成員都是只能看,不能有文件在手,文匯報能得到機密資料最大可能性是香港教育局中人為媚共,把資料供給文匯報。 香港教育局早為中共所控制再一次得到證實。(洗腦教育勢必發生,已經發生!)

更不可不知的是,教資會早聲明,《研究評審工作2014》的結果不能用以作為評核學校和學院研究好壞的標準, 因為有關評核是用了某些準則,而凡準則都有其片面性,這就好比大學國際排名榜被人咎病一樣。

如果你是父母, 認為繼續沈默或政治冷感是個選擇的話, 或者“袋住先”是你們的選擇,對不起,你是愧對你的兒女和下一代, 因為是你們, 沒有盡你們的責任令他們生活在一個文明的制度和社會內,是你們的沈默、冷漠和苟且令下一代被迫接受一個落後愚昧高壓的制度。

看到新聞報導說, 調查顯示過半數人支持“袋住先”,我的心在往下沉。

──────────────

香港群魔亂舞,令我對有人格的人特別敬服。 剛看到去年離世的大陸著名異見份子陳子明的零星資料,以下是八九民運領袖之一王軍濤追憶陳子明的一段說話:

六四镇压后,子明和我同时成为当局通缉的煽动、组织和指挥反革命动乱和暴乱7个知识分子领袖之一。19891010日,子明在广东湛江被抓获。我随后被抓。1991212日我们均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刑13年。在案件审理期间,子明勇敢坚定地维护法律保障的未决犯权利。在法庭上他拒绝认罪,为运动辩护,维护死者的尊严。199142日,子明转入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这也是他一生中最展示勇气的一段生活。他以绝食抗争,最后获得正常权益。

王軍濤又追憶和陳子明在獄中的共難,令人潸然淚下:

199142日我们转到北京第二监狱天晚上我与警发生冲突值班的言用电棍收拾我子明拍门大叫很久有接触警察的警具尝尝电棍的滋味他把双手伸出送的窗口将狱警吸引到他那里813我因闹监被戴背扔入小号后宣布食抗次日子明宣布与我同退食抗一起在黑暗的牢小号中拼死护政治犯的人格尊 了阻止我相互喊第二监狱当局在新的禁室的道里砌起两堵隔音高墙823了拆散我共同行动我被到塞外的北京市延庆监狱历过那种人间磨的人不太在意日常生死之交是一种生命心深处的惦念

陳的妻子曾撰文寫和他的往事,裡面提到陳子明這樣說:

“一個人格,一個人心,這二者是做人不可缺少的。前者用以律己,後者用以待人。”

嚴格要求自己不愛財不好色不屈從於權威不畏懼於艱險任何時候都能把握自己堅守信念便是一個有人格的人。”

人無格不立。

 Posted by at 10:59 pm
Feb 042015
 

我2013年寫過一篇有關成人暗瘡的分享篇後,還有下文,就是去年我的暗瘡又出來了。迫不得已,又去看皮膚科醫生,又再吃抗生素。不過,今囘有點不同,以往是斷斷續續吃抗生素,這次我一口氣連續不斷地吃了半年,去年八月終於正式完成療程。至今半年,暗瘡是真的再沒有回來。

我由2013年2月第一次看皮膚科醫生,到2014年7月最後一次看皮膚科醫生,前前後後和暗瘡搏鬥了近兩年。市面上流傳可以試的自然和非自然療法幾乎全試過,包括用茶樹油塗抹, 用manuka 蜜糖敷面,用蘆薈敷面,用檸檬加蜜糖洗臉,用鎂鹽(epsom salt)洗臉,吃網上說有效的暗瘡配方ClearZine Acne Solution。還有中醫針灸,每個星期針灸三次;又吃中藥,又用日本白兔牌暗瘡膏和中醫配方的暗瘡膏。當然還會去買適合暗藏皮膚用的洗臉水和潤膚膏。所有這些方法,可惜,都沒法令暗瘡停下來。

這兩年,暗瘡問題實在太困擾我了。

總結這兩年的經驗,可歸納以下幾點,希望可幫到正受暗瘡困擾的人:

1. 如果是成人暗瘡,很大機會是和壓力有關。嚴重的話,市面上不同的治療方法(包括自然療法)可能都沒有大效用,還是要看皮膚醫生吃抗生素。而且還要連續吃,盡量不要斷斷續續。吃半年的抗生素是常事。(我的皮膚醫生說,給我吃的四環素已經用了很多年,性質溫和,是消炎藥多過抗生素,不用擔心副作用。我只好信他。)當然,藥可以不吃還是不吃,但要吃得的話,還是要吃(好像有點廢話)。

2. 既然壓力是成人暗瘡的源頭,要治本的方法就是減壓。如果壓力仍存在,即使吃藥,也是無效的。吃完藥,暗瘡還是會出來。

3. 飲食和生活習慣要配合,例如多吃蔬菜水果,少吃肉。可以的話,盡量吃有營養的食物,避吃經過處理/包裝的食物,例如餅乾和糕點,白麵包等等。

我這幾年的生活習慣改變不少,第一是,除魚之外幾乎不吃肉。第二是,少吃經處理過/包裝的食物。

4. 洗臉要乾淨,同時要補水。保持臉部清潔和有充足的水分,是消滅暗瘡的第一步。

要洗臉,不需要買昂貴的洗臉乳,最緊要成分沒有化學物,不刺激皮膚。我之前提過,我愛上的牌子是aubrey organics, 喜歡它的成分全天然,沒有刺激,可放心用。我用的是aubrey organics 專為中性/油性皮膚而設的Everyday Basic Cleansing Gel, 約60港元一樽,一點不昂貴。我是透過iherb.com買的,這我之前也介紹過,iherb的運費便宜,價錢適中,有用家的評論可參考,服務可靠,值得推薦。(第一次用的話,可以用我的coupon code OFU678,可為你省回10美金。)

暗瘡全盛時期,我是用皮膚醫生開的Physiogel洗臉,成分有防腐劑,但為了百分百安全有效,我還是用了。當暗瘡停了之後,就沒再使用。

至於潤膚,我也是用aubrey organics的Everyday Basic潤膚膏。日本出產的“肌研”也不錯,不昂貴,各大藥房有售,但成分不是全天然。

還要注意不要用毛巾洗臉,因爲毛巾如果不是日日換的話,溼了之後容易滋生細菌。洗臉過後,用毛巾輕拍即可,不要用毛巾擦面。

當然還要注意不要用熱水洗臉,因爲熱脹冷縮,用熱水洗臉的一個弊端就是毛孔擴張,還可能引起炎症。

小小經驗,希望可以幫到大家。

 Posted by at 5:07 pm
Jan 182015
 

歷史就是如此鬼魅, 如果當日國共之爭,輸的不是國民黨,今日的世界,包括香港,將會大不同。

而當時影響國共之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西安事變。西安事變的主角是人稱少帥的張學良。 在大陸,張學良被捧為英雄, 而在台灣,則被視為罪人。 無他,在西安事變發生前,共產黨遭到圍剿,要作二萬五千里長征,最後只剩下兩萬紅軍,相反國民黨及歸屬的部隊有三十多萬,強弱懸殊。經過西安事變,情勢逆轉,共產黨軍被正式承認為政府軍,獲得配給,加上毛澤東留力發展內部勢力的政策,當抗戰結束時,共產黨已發展成為百多萬人的軍隊,足以稱霸。

所以,西安事變對中國歷史以至世界歷史的影響是不容置疑的。不過,這事變竟然是草草計劃而成的。 在發生西安事變時,張對部下說要捉拿蔣介石, 部下說,抓了之後如何辦,張竟說,先捉了再算。這是張學良自己承認的。 一件影響歷史深遠的事件, 就是這樣草草定下來的。

張學良被稱為少帥,是因為其父親是東北的大軍閥張作霖, 所以十九歲就出任旅長,其後很快又升為少將。張作霖和張學良父子,說穿了,就是土匪出身 (張作霖出身貧農,後來成為馬賊,進而成為土匪,再成為割據一方的北洋軍閥)。張學良本身少讀書,好女色,愛賭和沈迷打毒針,帶兵時要一邊吸毒一邊指揮,而且幾次領兵,都是敗北,所以他的少帥之名,是浪得虛名。因為他的成長環境和經歷,張學良本人其實沒有什麼遠見和視野,西安事變因他而起,實不足為奇。

(我嘗試讀唐德剛寫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但似乎看不下去,張的口述歷史,一點不吸引,反是書的後半部唐德剛寫的民國歷史,吸引多了。或可旁證,張學良此人,不是有什麼內涵識見的人。)

因為西安事變,中國共產黨得以大翻身,最後大陸染紅(以至幾十年後的香港也染紅),禍害千萬人,張學良實在是歷史罪人。

張學良其中一個弟弟在大陸被鬥死,而張學良雖然在台灣被禁錮大半個世紀,卻得以活到一百多歲,比數之不盡在大陸慘死的人,包括他的弟弟,幸運多了。

歷史有假英雄,張學良為其一。

一個人,因緣際會,被擺在歷史的某個位,匆匆一念, 就此鑄就了萬世事。 歷史的發展似乎太兒戲了。

 Posted by at 9:30 pm
Jan 082015
 

近日看了哲學家、著名的無神論者Daniel Dennett就自由意志和自由的討論,有很大的觸動。

一般就自由意志的哲學討論集中在人是否有自由意志上,但大家可能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就是怎麼樣的自由意志值得要?值得要(或說重要)的自由意志,根據Daniel Dennett的說法,就是免於被人控制,免於被人操縱,用英文簡而言之,就是“free from being controlled; free from being manipulated”。換言之,自由意志就是能自己控制自己的生命,自己選擇要做的事,不由他人為自己選擇。

說得真精彩。

雨傘運動,於我,體現的就是人的自由意志,人值得要的自由意志。即使是高牆,也要用雞蛋的身軀去撞,只為人是有自由意志。

銅鑼灣的時代廣場本是香港人新年倒數之地,這晚,卻見到黃色氣球在踏入2015年那一刻,那麼多,齊齊地搖曳飄上夜空,在空中飄舞,很自在,自由。

 Posted by at 12:1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