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加Pincho

正在西班牙北部自駕遊。早上來到西北部Asturias自治區重鎮Avilés。

尚早,找到一間很多人在內的咖啡廳/啤酒店,在吧枱坐下,點了杯cafe con leiche 咖啡加奶。來的咖啡杯不大,但咖啡香醇。服務員還送上一盤pincho (一少份食物)任選一份,免費的。

結賬時付了1.5歐元,約十五港元。

Cares 山道:西班牙歐洲山峯國家公園

今日陽光普照,天氣極好。攝氏二十五六度左右,有風。

Picos De Europa National Park(歐洲山峯國家公園)距西班牙北海岸二十公里,公園内有多座超過二千六百米的山峯。我今日走的,是Senda de Cares (Cares之道),是該公園有名的行山徑。山徑在山石中開出路來,全程由Poncebos至Cain, 十公里左右。

駕車去到Poncebos, 在起點前沿欄欄把車泊好。十點開始起行,前段上坡,走了四十五分鐘後開始進入平路。一共走了兩個半小時,見到隧道似的山路,便決定往回走。當時應該走了全程的五分之三路程。

按原路走回起點,同樣用了兩個半小時,即一共走了五小時。

我的步速極慢。一般人應該三個小時可以由Poncebos走至Cain,在那裡吃午餐,然後往回走,全程應該要用六個小時。

沿路有很多碎石,而旁邊就是陡峭的山崖,每一步都要走得十分小心。但沿途峭壁山崖和雪山構成的美景盡收眼底,心情愉快。

一邊走,不時聽到铜铃聲,是掛在山羊身上的銅鈴發出的。山羊隨時出現,在路邊,在山崖上,在山坡。

走完之後滿足感滿滿的。

西班牙北部Comillas: 看建築天才高迪的作品

Comillas是西班牙北部的一個小鎮,來到這裡的遊客服務中心拿地圖,服務員二話不說就說,前行兩分鐘就可找到高迪(Antoni Gaudi)的建築作品Capricho.

我這才知道,這個鎮最著名的原來是Capricho de Gaudi, 高迪建於1883-85年的小型皇宮式住宅,為這位西班牙鬼才建築師最重要的作品吧之一。

完成設計這建築時高迪才三十歲,卻已設計出獨一無二的作品。太陽花的瓷磚設計和受波斯文化影響的高塔,最為奪目。

夜深在異鄉

因為公幹,由香港飛了去多倫多,十五小時的機程,完全睡不著。去到酒店當晚,只是睡了三個小時就醒來,怎也無法入睡。夜深人靜,孤零零一個人。只能面對自己了。

此刻最想做甚麼?可以做甚麼?

想寫!

最想做的事還是寫。而我已有一段日子沒有寫作了。

在異鄉的深夜,我和我的初衷相遇了。異地一個人的滋味還真堪回味。

有些事,這些年才明白?

正在看台灣電影人小野寫的「有些事,這些年才明白」。有些事,真的是在長長日子之後才會明白。

小野和三毛在同一場合出現,為的是出席金馬獎頒獎典禮。頒獎前在電影界有一段日子的小野對首次參與競逐編劇獎的三毛說了些鼓勵的說話,結果編劇獎果真沒有三毛的份,獎項由小野代領獎的吳念真奪得。

十日後,三毛自殺了。小野自責,會否和她拿不到奨有關。如果那日在台上他代吳念真領獎時說些對三毛豉勵的說話,事情的結局會否不一樣?

幾年之後,三毛的摯友結小野送來一束花,說三毛當年說過,那日小野說的話令她感動,要朋友送束花給小野以表謝意。

如果沒有這摯友還記得三毛的遺願,幾年之後出現在小野面前,恐怕小野對這件事永遠不明不白。有些事明白與否,不是歲月增長了,就說得定的。

有些心事,這些年還是不會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