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近大帽山郊野公園

在大自然,獨自一個人,享受清風,享受綠葉,享受叢林,享受踏在泥土上的踏實,是真的享受,享受城市中不能有的那份寧靜和安心。

但一個女的獨自一人去沒甚人跡的地方行山,難免覺得有點不安全,要獨自享受山林的寧靜並不容易。

我今日的行程可給大家參考。

在荃灣川龍街搭80號小巴上川龍,在總站下車,沿荃錦公路往上行,不消十分鐘就可見到扶輪公園自然教育徑的入口。這條教育徑似乎不是很多人走,路途不長,二十分鐘就可走完,終點是大帽山郊野公園燒烤埸。因為鄰近郊野公園和燒烤塲,並不偏僻,可以一個人放心行。在開始段雖然有上坡的石階,但全程總算是輕鬆自在。

最美妙是終點處的燒烤塲有許多石枱櫈,而且遍佈樹木,行完教育徑,在樹蔭下看書和聽音樂,或什麼都不做,小休一會,曬曬太陽,快哉。

在教育徑的終點,可找到大帽山家樂徑,教育徑中途還有遠足硏習徑,如果想走多些路,選擇有的是。

回程時可沿原路折返,或走到荃錦公路搭51號巴士回到荃灣。

我深信大自然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在大自然,人類可找到最好的心靈治療,但人類有為這個好朋友做過什麼嗎?每次看到郊野丟棄的膠樽、紙張等垃圾,就由衷地感到討厭和失望。人類不但沒有對大自然施出善意,還將之破壞和塗污,實在令人心痛。

“不信經歷過自由的我們,會甘心做籠中鳥”

「佔中九子」鐘耀華在審結後的發言全文(來源:立場新聞

我想其實真正的審訊並不是在法庭內,真正審訊其實是在歷史的長河中,是在大家每一位的日常生活和生命的實踐中。你試想像一下,法庭說了這麼多天,什麼公民抗命、馬丁路德金如何如何、不同的案例,這些能否捕捉我們當天參與雨傘運動時的心情?大家回想一下,926、927 的時候,大家怎樣和警察對峙,怎樣抵禦警察的襲擊?大家記不記得,928 的時候,衝到金鐘時,你那份緊張、對香港的關心、害怕和朋友失聯的狀況?在法庭中,能否捕捉到這些?捕不捕捉到你的流血、汗水和眼淚?捕不捕捉到,在這麼長的運動中,大家如何互相砥礪,互相支持?旁邊的營(如何)成為了你的朋友,他們的故事,你的故事?你怎樣在每天日常生活中花時間走到運動的現場?怎樣冒著生活的壓力,都覺得要繼續參與運動?

我想很多這些片段,你的無奈、你的失望、你的堅持,其實是不能被法庭捕捉到的。法庭不是一個 … 如果我們要講真相,這些就是真相。法庭捕捉不到這些真相的。

因此我覺得,無論結果如何,判多少也好,怎樣審訊也好,它都不能夠審訊我們。真正能夠審訊這場運動、審訊我們的,是我們自己每一個人。

在你日常生活的實踐中,如果你堅持,記得那種感覺,繼續在日常生活中做你能力範圍內做到的事,你就是判了這場運動無罪。你在做的事,就是你對於香港、對於這場運動的一個肯定。

我覺得,人們經常說這是「九子案」、「九子案」,這是很奇怪的。我當然不是說我們沒有參與這場運動,但是你想像一下,一個運動之所以能夠產生,或者當你去成就一件事時,其實不會是幾個好像很出名的人去做(就成事了),其實沒有很多不同人的參與,包括在鏡頭前面聽著這段說話的你們,那件事是不會成的。

因此,這不是「九子案」,這是一個雨傘運動的案件,也是我們一生人的一個課題,是在望著這鏡頭的大家的一件案件。我覺得無論是否被告也好,無論有否來到這現場也好,其實只要大家繼續在自己的崗位努力的話,我們就是一起在路上走著。

最近香港,這幾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大家可能會覺得,會說「香港很沒希望、很差」,我不會否認香港現在真的有很多問題,但這並不是「香港的問題」,這是我們自己在我們生命中的一個課題。

我始終不相信,經歷過自由的我們,在我們心底最幽微的地方,是會甘心做一隻籠中鳥。我真的不相信。

因此,你說現在是社運低潮、反抗無用,諸如此類 … 不知道呢,我覺得其實很多人正在做事情,只不過不是每次做事都像(現在一樣)九個人站在鏡頭面前說話。因為,我們真的要做的事,不是一個話語,真正的運動不是一場話語的爭奪,不是一場話語比賽,而其實是我們的實踐,實踐才是運動,而實踐往往未必能夠被話語捕捉得到。

因此,我相信,我也看到,其實,我知道在鏡頭前聽著的各位,始終不會甘心做一隻籠中鳥。

我見哭牆

我是從余光中及葉珊等人的散文第一次看到關於哭牆的事。那是久遠的事了。

早前因公幹去到以色列耶路撒冷,終於看到哭牆,不是一次,而是兩次。第一次是和衆人在晚上去的,第二次是一個人清晨冒雨去的。

進入哭牆前要接受安檢,乃是意料之中。但想不到的是,哭牆竟然是二十四小時開放的。

晚上的哭牆人很多,男女各一邊,中間有牆阻隔。晚上的哭墙,前面站滿了人,有的很年輕,只有十多歲,中年和老年人,更不用説了。 有些人拿著經文捧在面上,搖晃著身子,口中念念有辭。她們的臉全埋了在聖經上,裏面就是她們整個的世界。 有些人,沒拿經書,兩手按在牆上,臉也伏在牆上,很哀傷的神情,在哭泣。

我找機會去到牆前,伸手撫摸那牆,多滑,多柔軟,該是多少人輕撫過,承載過多少人類的眼淚和斑駁的歷史。

我想一個人再去哭牆,好讓自己好好靜下來觀察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聖城。於是離開耶路撒冷的清早,一個人獨自去了哭牆一趟。 前往哭墙的舊城路,因為微雨的關係,路面濕滑。到達時,天剛亮。還未夠七點,哭牆前仍有不少猶太人在祈禱,一樣的虔誠,一樣的哭泣,一樣的專注於經書中的那個世界。有兩個女孩子結伴離開,她們大概十歲,穿著尋常,一般的鄰家女孩。她們離開時,向前行幾步,然後回身,再前行幾步,然後回身,當離哭墙遠了,才沒有再回身。

我再次來到牆前,用兩手輕觸那哭牆,仍是那麼涼那麼滑,歷史仍是厚重地橫在面前。我把手放在牆上良久,希望感受多些,了解多些,例如這些猶太人是為什麼而悲?為失去的聖殿?為她們的宗教?她們會為她們的生命和靈魂而悲傷嗎?被宗教綑綁的靈魂,會有自由嗎?

離開哭牆往回走,路上一個似在舊城工作的,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人問我什麼名字,我快歩向前走。去到分叉位,有點迷茫,不知是向前走還是轉右,心開始慌起來,擔心跟著我的那個男人知道我迷路了。我選擇往右,但好像很陌生,決定往回走,幸好往回走的路似曾相識,應是走對了路。那個工人男人此時在我後面,他又説話了,Besu,我知道那是吻的意思。

差不多走近城門,迎面是一堵牆,牆上掛了這張標語: 那是信奉東正教的阿美尼亞人被信奉回教的土耳其人迫害的一段慘痛歷史。 在耶路撒冷,基督教、猶太教、回教、阿美尼亞東正教,各自爭鋒,互不相讓。

聖城承載的不過也是人間的眼淚,還有仇恨和慾望。

在西九遇上野口勇

昨日去了西九文化區。這裏變化真大。很多地方因爲工程關係圍了起來,當眼處不少地方變成了停車場,草坪少了,空間少了,慢慢地,在規劃之下,「文化區」終於成形了。

記得很多年前,有七八年前了吧,當這裏還未被規劃前,空地有多大呀,我甚至帶來一架很小的兒童單車來這裏,讓我才六七歲的侄女騎。那時,還沒有單車租。

話說回來,今次來西九文化區是爲了看展覽–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看完展覽,對於野口勇(Isama Noguchi)和傅丹之間的交疊和變奏,我看不出什麼來。最喜歡的當然是野口勇的雕塑作品。野口勇是日裔美籍雕塑家,在國際享有盛名,今回是第一趟看他的作品,也是到塲看了塲刊介紹和作品,才知其人。

我喜歡他的岩石作品,例如這個名為「童年」的花崗岩作品:漂亮而有內涵,滿載可能!

以上作品名為「奇異鳥」,奇異的青銅作品!還有這名為「這受難之大地」的青銅作品。

M+博物館還未建成,展覽設在M+亭內,所以地方不大。地方雖小,走出來時,感覺心敝開了,抬望眼,烏雲卻半掩。

學習西班牙文的最新網上資源

互聯網的誕生和興盛,令學習語言容易得多了。上網成癮,耗費大量精神和時間,是現代人的通病,但網上資源豐富,利用互聯網來學習,充實自己,卻是人類的福音。

我正努力學習西班牙文,覺得現在學語言真的比從前容易多了,因為網上太多有用的學習材料可用,而且很多還是免費的。在這裏且分享我找到的幾個學西班牙文的資源。

首先要介紹的是LingQ,它是我現時付費用的學西文app,一個月約十美金,但如果你訂購一年,通常都有折扣。我喜歡這個app,最主要因為它的內容提供transcription,可以一邊聽西文,一邊看文字,對訓練聽力很有用。不懂的生字,可以儲存在app裏面,不時溫習。而且LingQ裏面有不同程度的學習資料供聆聽和學習,全部都有transcription。它還有一個特別功能,就是能把網上的西文新聞或文章import入app裏面,這樣您就可以在一個地方統一學習所有的生詞,亦可以利用app提供的工具,輕易查閱生字。

如果要説LingQ的缺點,我會認為是內容仍然不夠多。如果有更多的學習資料可選擇,就更好了。

因為LingQ,我認識了幾個學習西班牙文的podcast,都是很不錯的內容和製作。每次聽,都有得益,尤其適合好像我這種程度(介乎初級和中級之間或中級程度)的學生,對於訓練聽力,最好不過。然而,LingQ只是收錄了每個podcast製作的部份內容。要看到全部的內容,就要到各自的podcast網站/youtube 上看,其中我以下會提到的learnspanish.net甚至在後來不再在LingQ出現。

我要推介的學西班牙文podcast有:

  1. www.espanolautomatico.com (女主持聲音甜美,聽得很舒服,transcription免費下載)
  2. www.spanishpodcast.net (男主持説的西班牙文很清楚,內容有趣,部份內容可以在youtube看,開了字幕,就有transcription啦,就這樣簡單!)
  3. www.unlimitedspanish.com (男主持Oscar講得較慢,內容有用有趣,在其網站可找到podcast和transcription)

有這麼多資源,但覺學海無涯,要努力加把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