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者:一本小說

書名: The Vegetarian(素食者)

作者: Han Kang

翻譯:Deborah Smith

出版社: Portobello Books (2015)

這是一部翻譯小說,原作以韓文寫成,作者Han Kang在2004年寫成這本小說,在最近即大約十年後才被譯成英文,和英語世界的讀者見面。

這本書在英語世界出版後,好評如潮。我在幾個星期前捧讀,花了兩三晚把書追看完畢。

這是一本十分奇特的小說,寫得很好看。 小說分三節,講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Yeong-Hye,有日,因為一個夢,決定吃素,把家中雪櫃的肉類全部扔掉。但吃素在韓國社會是被視為“有悖常理”的行為,Yeong-Hye因而受到家人的大力反對,丈夫亦嫌棄她,她甚至招致父親的暴力對待,要割脈自殺。 故事發展下去,是Yeong-Hye拒絕進食,越發走入自己的世界,並漸漸以為自己是棵植物。

小說含有暴力和情色描寫,情色部份寫得華麗,特別,迷人。而小說三個回合的鋪排,層層推進,步步發展,讀者越走越深,在書中的世界難以自拔。

這幾年韓國文化席捲全球,但韓國的文學卻不為世界所認識。Han Kang的小說可說是一鳴驚人,是韓國文學步上世界舞台的開始。

我看的版本封面設計十分出色。紅色的大朵花,和書中的植物意象相輝映,亦貼近“素食者”這個書名。“A Novel”標示在封面的最下部份。如果單看題和封面,沒有“A Novel”的說明,一般人不會把這本書當作一本小說。正是在期待和意外之間,書的封面產生的效果和書一樣出色。FullSizeRender

福岡搭巴士經驗

去到一個地方旅行,總會盡量搭地鐵,避免搭巴士,一來因為搭巴士很難知道在哪裡下車;二來,每個地方的巴士票務系統都不同,是上車投幣,還是下車才付錢,是中門上車,還是前門上車,往往各有不同。在福岡旅行,因為由住的地方往博多站搭巴士較方便,所以有了搭巴士的經驗。

當地人搭巴士都是用IC card,上車和下車時各刷一下就是。像我這樣的遊客,自然會選擇用錢幣付車費。上車時,在近車門設置的小裝置取出一張票,票上有個數字。

上車時從機器取的印有數字的票
上車時從機器取出的印有數字的票

在車的前方掛有一個螢幕,上面列出不同數字代表的車費。下車時按螢幕所示的車費,把錢連那張上車時取的票,一併投入司機旁的錢箱即可。IMG_1657換言之,你付的車費是按你搭的車程有多遠而決定。上車和下車地點不同,車費也不同。這樣的系統精準、公平、公開,初次使用,難免嘖嘖稱奇。

我去過不少地方,市內的巴士票務系統這樣精準和公平,我還是第一次見。文化還是要沉澱才見芬芳的。

 

三個因素決定英國脫歐公投結果

這三個因素是:

  1. 年齡:年紀越大,越支持脫歐。看這截自英國BBC新聞網站的圖就一目了然:IMG_2247更致命的是,年紀大的英國人投票率最高,而他們是選擇脫歐的一群。
  2. 教育程度:越多大學畢業生的地區,越支持留歐。所有的大學城都是投留歐,例如Exeter和Norich這兩個我讀過書的地方,牛津和劍橋等大學城更是以壓倒性比例支持留歐。
  3. 身份認同:認為自己是英國人(English)的地區,多會選擇脫歐。英國人的身份認同一向強, 看他們如何愛戴英女皇就知。

英國的投票結果令人意外和沮喪。脫歐的結果反映的就是保守的民意佔多,而移民問題無疑是困擾很多英國人(尤其是勞工階層)的問題。 我相信,如果公投不是在難民潮爆發的這個時候發生,投票結果會大不一樣。

我在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人老了就會保守?我們可以不這樣嗎?

在香港,情況不是一樣嗎?那些人口老化的地區一定是投給民建聯和建制派的。在美國,年輕人選擇希拉里的對手、老左翼的Sanders,而不是和商界及建制有千絲萬縷關係的希拉里。

或許,我們都該提醒自己逆流而上,無分年齡,永遠保持開放的心靈和學習的心。這是對自己的要求和責任,也是對世界的貢獻。

萬綠中的一點建築物

最近一次去日本福岡旅遊,對於這個地方的公共設施的人性化,印象深刻。一個地方的公共設施好壞,只要看其冼手間的設置便知道。在福岡,商塲、地下商業街到處是干净整潔的洗手間自不在話下,我去看其城墙遺跡,偌大空間,遊人稀少,卻是走不多久就有一座洗手間。

沒有遊人,空曠寧靜
沒有遊人,空曠寧靜

站在舊城牆的最高點俯望, 萬緑叢中只有兩幢低矮建築物,不是亭台樓閣,而是前方和右方各一的洗手間。

圖中靠左的建築物若隱若現,其實是洗手間。
圖中靠左接近中間位置的建築物若隱若現,其實是洗手間。前方是城牆遺跡。
萬綠中的洗手間
萬綠中的洗手間

那一刻,我感慨:這個城市多麼照顧人的需要。

如果是十年前,我站在同一處地方,看見同一樣的風景,大概不會有這樣的感慨。感嘆也會有,不過會是:怎麼這樣煞風景。

心情不同,是因為父母年紀越大,越能體會老人的需要。老人出外最關注的事情之一是有否洗手間在附近。公眾地方設有洗手間而且乾淨整潔,體現的就是對人的關照。

香港有的餐廳在門外寫上廁所不外借,或是我們的公衆塲所因管理之便而不建廁所,例如地鐵站或巴士站,其實是不近人情,冷酷得匪夷所思。

6000人上街的力量

今日很感動,原來6000人上街這微小力量,支撐了林榮基站出來講真話,狠狠地摑了中共和香港政府一巴。

有沮喪過,困惑過,曾經問自己遊行有什麼用,遊行完了,這個政府不會聽你的,阿爺也不會聽你的,改變不了什麼。但我相信,如果㡳線都被衝擊了,我們還保持沈默,實在有愧。 

林榮基的說話,令我更加相信,不要因為只是走那麽一小步,做那麽一點事,而放棄不做。 可以做的,應該做的就要去做。

有人這樣說:

誰也沒想到,那被共產黨看輕,被香港人自己看輕的6000人遊行,卻成為林榮基臨崖勒馬的關鍵。林榮基事件道出了「微小的力量」的威力。他把自己的勇氣歸功於6000人,說因為記得有人支持銅鑼灣書店,才不會甘於與暴政為伍。

他不是英雄,因為英雄是孤單的,而他正因為不感覺孤單,才鼓起勇氣與暴政對抗。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信念,將之實踐,就會是6000人,甚至更多的人。 團結就是力量。憑大家的力量,或許,香港真的不會就這樣沈淪。
IMG_0721

IMG_0755IMG_0715IMG_0780

明報2016年6月24日新聞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今日現身,開記者會公開在內地被扣留時的情況,他認為今次事件並非單是書店的事,而是涉及香港社會的自由,認為中國政府已經將香港人迫到無路可退,更不能接受李波在香港被擄走,考慮過後,稱自己較其他人包袱少,故決定公開一切。

林榮基表示,有人昨日曾到銅鑼灣書店,取走電腦硬件交予李波,但由於這並不是載有訂書讀者資料的硬件,故他再到書店,並取走正確的硬件。他坦言,內地原要求他今日回去,而他也已打算前往內地交出硬件,但途中再三掙扎下改變決定,並在九龍塘站出閘。

他指表示懸崖勒馬是因為被6000人上街支持自己而感動,認為自己作為土生土長香港人,應該出來講清講楚,「如果我哋唔出聲,香港就無得救,因為呢件事唔係淨係書店嘅事,係觸及香港人嘅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