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の花嫁

剛看了岩井俊二編劇和導演的《夢の花嫁》(英文片名:A Bride for Rip Van Winkle),電影是2016年的作品。

女主角七海是個剛出來工作不久的清純女孩,性格內歛,在網路世界淘了個男友回來,然後結婚,希望從此安穩生活。然而,一連串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她要多次搬家和找工作做。最後,影片以七海搬入一個新居,走出露台享受陽光作結,喻意她有了新開始。

看完近三個小時的電影,久久不能平靜。腦裏有很多疑問,所以不斷在網上找有關影評看,想找到答案。 這部電影提供的思考和想像空間豐富極了,層次衆多,是優秀影片才能做到的。

電影中,七海多次演出了別人為她而設的腳色,卻一直懵然不知,特別是在當今的網絡世界,騙和被騙,真真假假,難以洞識,人生果然就是一場夢。英文片名”A Bride for Rip Van Winkle”中的”Rip Van Winkle”提供了很好的暗示。”Rip Van Winkle”是美國二十世紀初作家Washington Irving的短篇小說,叫Rip Van Winkle的人去到深山,一覺醒来,發覺已經過了二十年,世界大不一樣。

片中的人物很有立體感。七海被找去”陪死”時,遇到了”真白”,因而有了一段刻骨的真感情。最後,真白沒有讓她陪死,放了她一條生路,可見人間還是有情。而七海最後獨自一個人生活,令她找到力量的大概就是和真白有過的真感情,所以影片的結尾,七海舉起手,讓陽光溫暖地照著,懷念真白給她的那只無形結婚戒指。

至於那個只要肯付錢、什麼服務都可提供的”安室”,破壞了七海的婚姻,又騙她到一間大宅做女傭,實在是要她陪患了絕症的真白去死,從而獲得可觀的回報。但七海由始至終都不知道他是騙子,還以为他是真心幫她。而這個安室最後和真白的媽媽一齊在真白的骨灰前痛哭,大概也是為自己而哭吧。他在影片差不多結束時,來到七海的新居樓下,送了她一車的舊傢俬,那是他真心幫她的唯一一次。是好人還是壞人,從來沒有一個簡單的說法。

真白的身世可憐,她原來是個AV女優,一直卑微地活下去,沒有和家人有任何聯絡。當她知道自己患了絕症,堅持不醫治,因為擔心身體留疤痕,從此不能再當女優。即使病到死去活來,也堅持去拍片,因為做女優就是她生活的全部意義。岩井在電影中還安排了幾位前/現女優出镜,讓她們做演員,講出做女優的心聲。這是很特別和有心的安排。讓一群不為社會接受的女人在鏡頭前演出她們的角色,講出她們的心底話。

而全片最感人的大概就是真白和七海穿著婚紗拍婚紗照、遊車河、在大宅跳舞和進餐,最後和衣在床上對話的片斷,亦是電影中文名為”夢之花嫁”的原因。一切不過一場夢也

罷了。但是,是夢是真,那樣重要嗎?七海最後成熟起來,就是因為經歷過一場又一場的夢。人生本是一場大夢,我們就像Rip Van Winkle,都是這樣過來的。

看了這部電影,才真正感受到岩井俊二作為導演的功力。岩井不愧為電影大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