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旅行心願 (之一):海外工作營

我一直都是背背囊去旅行,在路上見過一個荷蘭人踩單車走中巴公路,更見過人踩單車入西藏。至於各種的旅行方式,未見過的,總會從媒體聽見和看見過。但我一直想做而沒有做的旅行方式,其實很簡單,不需要花很大的耐力,仍然是兩腳走路,就是在異地做義工。

對,這是一種旅行方式,因爲它讓你有機會留在一個地方一段頗長的時間,從而對當地的人和事有較深刻的體會。

因爲在海外做義工是心願,所以搜羅過不少這方面的資料。現在和大家分享一下。首先介紹的是義務工作營。

原來在全球,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有不少義務工作營,時間由最短的兩個星期至幾個月都有,任何人都可以報名參加,一般規定滿十八嵗就可以。這些工作營的工作性質十分多元化,有幫助起學校,修復古老寺院,在孤兒院工作,在農場工作等等。

這些工作營食住都會相當簡陋,即使在日本這些發達國家的工作營,也不例外。住一定是幾個人住在一間大房内,絕對沒有私人空間的;食方面,一般都是由義工分工合作,自己動手煮食。平時還要自己打掃衛生。

所以,如果你吃不了苦,這些工作營並不適合你。但是如果你希望鍛煉自己,增廣見聞,這是絕佳的機會。這種工作營對年青人尤其適合。

參加這些工作營的費用很便宜,大概付出二三百美金就可以參加,包括食和住的費用。當然,費用這樣便宜,食住會如上所述很簡陋。

一些義務工作發達的國家,會有專門的機構為國人提供報名和聯絡的服務,例如Volunteers for Peace (VFP) 就是專門為美國人服務。雖說是專門為美國人服務,它網上的工作營資料庫,卻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而且列出的所有工作營,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人都可以報名參加,只不過如果你不是美國人,不是透過VFP報名罷了。

VFP的資料庫很齊全,提供在全球超過一百個國家參加超過3000個義務工作營的機會,可以透過日期、國家、工作性質等進行搜尋,實在方便。

對了,如果你所在的城市或國家沒有類似VFP這樣的機構怎辦?那你就透過地區的機構報名。若果你是身處亞洲的,可以透過設於日本的Network for Volunteer Development in Asia (亞洲義工服務網絡)報名。香港在2009年才出現類似機構,所以如果你是香港人,可以直接透過「義遊」這個機構參加義務工作營。

我去海外參加工作營的計劃,幾乎成事,但最後還是沒有去成,這個心願最終由我妹妹完成。

她早前去了日本四國西邊的一個沿海的鄉下地方 “佐田三崎”摘柑。住的地方是一間荒廢的房子,房子有三間房間,大的兩間用來睡,他們共有十個義工,男女各一半,有來自日本本國的,也有來自韓國、臺灣、法國、芬蘭的,男女分開在兩個房間睡。每房擠了五個人,打睡鋪睡在地上,腳趾對腳趾,頭對頭的睡。翌日醒來,就把睡鋪折疊好,放在一旁。男義工睡的房子平時就用作客廳,放兩張低矮的長桌子,當是飯桌。

廁所是我妹妹最難習慣的,是個只有外殼的座廁,沒水沖的。因爲沒有水沖,傳出陣陣異味。

晚上沖涼,雖然有熱水,但如果前面的人用了太多的熱水,就會後勁不繼,後面的人沒有熱水用。單是等熱水淋浴,就要等很長的時間。

「我們住的屋子雖然條件不好,衛生環境差,但整個村莊背山靠海,環境優美。」我妹妹說。

至於食方面,十位義工分爲三隊,輪流負責一天的早晚餐和洗碗。午飯就由農夫安排把飯盒分派到在不同果園工作的義工那裏。

「每天要到的果園都可能不同,要幫忙的農夫也可能不同,最早的一批義工早上七點十五分出發,其餘最遲也要七點半出發。通常做到十點多會有一個小息, 農夫會拿出飲料、餅乾這些茶點讓大家吃。午飯在十二點,下午一點多繼續工作, 到三點多鐘,又是小息吃茶點的時候,然後到了下午四點半、五點就收工了。」

營内,每個義工都被委派做一項工作,我妹妹的職責就是控制時間,負責叫人起床,催促各人準時出發。

「我每天都要六點或者六點多起床,然後叫醒其他人,我的工作是確保所有人六點半都起了床。

「頭幾天,我們煮早點用了太長時間,出發遲了,遲了到農場,被農夫責備,原來日本人對守時很重視。自此之後,我們要煮食隊伍六點半做好早點,大家六點半起床,之後就再沒有遲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