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囘想之一:乞丐何其多

在西藏旅行的時候,遇到很多乞丐。在餐廳吃飯,門外總會聚集一群乞丐,有時,他們會直接走入餐廳,在你身旁鑽,口中念念有詞,要討飯錢和討吃;餐廳的主人見了,會出來制止,以免影響生意和客人。有時,這些討吃的,就等在門外,兩眼定定地望住你碗中和碟上的食物,等你吃完,筷子還未放下,就已經一個箭步趨前,把你吃剩的東西拿走。

看在眼裏,我感覺複雜,一方面為我和他們之間的鴻溝而不安,他們是飢不擇食的一群,而我就是無意間施與的那個,身份太懸殊和不對等,令我感到不自在之外,也吃得不暢快;而這不舒服的感覺,在他們眼睛的敏銳觀察下,更是難堪。如果沒有這些乞丐,有多好。我竟然不自覺地升起討厭的感覺。

但世界是沒有如果的,我知道,而世界總有窮人和富人的分別,有上層階級和下層階級的分別,有有飯吃和沒有飯吃的分別,說穿了,都是一個運字,看你生在哪個地方,看你的父母是什麽人。於是,我的氣平和了,我決定好好吃我面前的飯,吃完之後,我用眼角望一望,找個最好的角度移開身體,離開飯臺,好讓門外討飯的可以快點進來。

但我也有和討錢/討飯的閙不歡的時間。有日從拉薩的市集出來,迎面走來一群小孩,鼻涕漣漣,衣衫不整,他們見到我,馬上把我圍住,從四面八方向我討錢,“走開,走開”我大叫,但他們完全沒有理會,其中兩個矮個子的,甚至抱住我的兩條腿不放。“放開我,放開我!”這群小乞丐聼了當然沒有反應,繼續抱住我的腿不放。我的心這時完全為恐懼所佔領,如果他們繼續纏住不放,我該如何做?給他們錢嗎?但這不是和打劫差不多嗎?

當我感為難和恐慌的時候,正好途上遇到的朋友經過,他們見我被困,馬上走過來,合衆人之力,把這班小乞丐趕走。

十五年前的拉薩,真的有很多乞丐,還有很多的流浪狗。我相信,如今的拉薩,一定少了乞丐和流浪狗。但物質生活好了,解決不了潛藏的種族矛盾。我在拉薩街上走,常給藏人撞,我們一群香港背囊友,因此叫藏人做“撞人”。我不知道這是否是漢藏不和的表徵,但藏人對漢人的不大友善,我是清楚感到的。十五年後的今日西藏發生種族衝突,又何足奇?一日不正視根源問題,只一味強調民族團結,無異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