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囘想之二:這樣的聖誕節

十幾年前的拉薩,十二月深冬,沒有電,沒有暖氣,可以多凍,就有多凍。早上起身想洗個臉,卻發覺水喉沒有水出,原來都結冰了。實在太凍了,連説話都不想說。有點憂鬱。

時值聖誕前夕,我和路上結識、一齊入藏的幾位朋友決定搞個小型聖誕餐,慶祝一下。我們沿拉薩河走,找到市内算是最大型的百貨店,準備買些和聖誕有關的裝飾物,卻發現玻璃貨架上,寥寥落落,可供購買的東西並不多,更不要提聖誕裝飾了。最後,給我們發現貨架上有幾支雪人造型的蠟燭,我們買了幾支,已經很滿意。

所謂的聖誕餐,是在一間停了電的本地餐廳打邊爐,餐桌上點了餐廳提供的白蠟燭,還有我們買回來的雪人蠟燭。我們六個人,一對來自星加坡的夫婦,一對年輕的香港夫婦,一個滿臉鬍鬚的香港獨行俠,加上我,就圍住個火爐,既是一邊吃,也是一邊取暖。有時太冷了,顧不得吃,要放下碗筷,伸手在鍋上取暖,還要不時跺地,暖和下身體。

來,乾一杯!我們高舉起那些雪人蠟燭,當作是酒杯,在燭影下,大家一齊忘形地告訴世界,此刻此地,我們在一起有多快樂。雖然真的很冷,是冷到憂鬱的聖誕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