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吉澳(一)

年初三(14/2)去了鴨洲和吉澳。船程有點長,而且清早八點半就要來到馬料水碼頭搭船。

船開九點,但八點半已經可以上船,因爲近月多人去郊外,未夠九點,大船已經坐滿了人,要找一個位置坐下並不容易。所以,早點去碼頭是必需的。

行船的過程中,最吸引人湧向船的一邊或甲板上擧機拍攝的是著名的鬼手岩。而我,按捺不住坐在船艙裏,也走到船頭的甲板上。

最吸引我的不是鬼手岩石, 而是船駛入的印洲塘海面。船在兩旁的小山之間駛過,波平如鏡,白雲和山影,倒影在水面,深淺有致。

吉澳的天后宮重建於光緒年,匆匆一瞥之後,反而被天后宮對開的這麽一棵榕樹和它依傍的海吸引住,好像是活生生的盆景在面前。

島上最有人氣的地方當然就是碼頭附近的餐廳,士多和它們售賣的墨魚丸和客家菜。不為人注意的是這島上已荒廢的吉澳公立學校。原來朋友的爸爸曾經在這公校當校長,一做就是十年,每星期搭船入吉澳,週末才返回市區和家人團聚。是什麼驅使一個人寧願犧牲和家人相處的時間,而要每星期長途跋涉到一個孤島上來教書呢?

我們參觀完離開,朋友不捨,留了下來,想多待一會。她的爸爸在很多年前離開人世。廢墟成了回憶。

在島上還有一段移民史。一個父親是華人,母親是荷蘭人的混血兒,因為妻子是香港人,所以選擇了在島上定居。他是畫家,把他住的地方變成了畫布,上面畫滿了畫,五彩繽紛,天馬行空。您經過他的屋子,他會很樂意拿出他的畫冊,同您j講他的故事。

除了混血畫家,有島上的居民在屋的圍墻畫了一幅江南水鄉的畫。門前還擺放了舊時用的搖椅。

在村的另一個角落,大樹纏繞的廢屋仍然豎立,新的舊的,繼續見證人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