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法的聯想

香港五月一日開始實施最低工資法,本是保障工人的工資,卻因爲有關法例沒有訂明休息日和用膳時間有薪金,令最低工資法(時薪不低於24元)生效後,可能因爲僱主把休息日和用膳時間不計入薪酬,僱員的月薪不升反降。本是好意,卻壞了事。

輿論一面倒批評政府制定政策時錯漏百出,沒有深思熟慮。政府的回應倒令我有別的一些感想。

勞工處長卓永興在電臺節目回應說,政府在制定政策時,有做功課,政府曾參考外國制定的最低工資,包括英國,美國,日本,韓國等多個國家,都沒有立法規定用膳時間有薪金;英國和新加坡也沒有規定休息日有薪金。

如果這些國家都有實施最低工資法,又都沒有立法規定用膳時間和休息日有薪,那麽為什麽偏偏香港會出現這些問題?這説明了什麽?

香港僱主聯合會在最低工資法出爐前,在報章大登廣告,公開建議僱主修改合約,用膳時間及休息日不作受薪處理。這種挑戰政府立法保障工人利益的意向,昭然若揭。世界不斷在變,在全球都在鼓動商界社會責任的同時,香港的商界卻幾十年如一日,抱殘守缺,唯我利益是尊;工人和僱主,勢不兩立。在這樣的氣候和思維下,香港的最低工資法實施不遇到麻煩才怪。

外國的月亮不是特別圓,但外國人真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學習,例如他們對“人的價值”的重視。中國有不少嬰兒因爲身體殘障而遭父母遺棄,我看到一個報導,有個在上海的非牟利組織,把這些棄嬰收留並讓他們接受基本的治療,然後讓他們被人領養,負責人說,最後願意領養他們的,沒有一個是中國人,全部都是外國人。在中國人社會,沒有人願意領養這些殘障的小孩。

講起香港最低工資法,竟然就想到這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