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來自中央

 當尊敬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先生在香港回歸十周年前夕﹐嚴肅地表示﹐香港自治的權力「來自中央」﹐中央給你多少權﹐你就有多少權﹔我聽了之後﹐馬上有這樣的聯想﹐那是不是說﹐我給你多少錢﹐你就值多少錢﹔我認為你有多好/多壞﹐你就有多好/多壞。如果這不是上以威和權嚇下﹐又是什麼﹖荒謬如此﹐令人憤怒和悲哀如此。

當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聲稱是為人民服務的時候﹐不是人民才是主人嗎﹖不該是權力來自人民嗎﹖

所謂一國兩制根本就是一個天方夜談﹐明明白白是一國先于兩制﹐在一國之下﹐又豈有兩制﹖無怪吳委員長可以訓示香港的公務員﹐熟讀和擁護《基本法》﹐就像當年毛澤東時代人民要熟讀《毛語錄》和擁護《毛語錄》一樣。歷史有時就是這樣畸形地統一。

權力在我手 悲哉

香港教統局長李國章被指出言恐嚇﹐非要香港教育學院和其他高等院校合併不可﹐並被揭發﹐他幾年前和記者們茶敘時﹐被問及如果院校不合併﹐他會如何處置﹐當時他的答案是「權力在我手」。

政府就干預事件進行的聆訊正在進行﹐李局長在聆訊過程中這樣解釋他的「權力在我手」﹕「我喜歡說點笑話﹐說那句說話時我是說笑性質。」

觀乎李局長以往和如今的言行﹐你又會否相信那只是一個玩笑﹖抑或他的辯解本身才是一個玩笑﹖

民主不是高高在上的東西﹐不是什么要爭個面紅耳赤﹐討論重不重要的東西﹐而是很貼身的一種東西﹐沒了它﹐你會見到大言不慚﹑「權力在我手」的高官在指指點點。他們目空一切﹐不用為言行負責﹐只因他們不是你我選出來的﹐他們沒有責任要向你我和大眾市民交代。所以﹐他們可以響亮地說「權力在我手」。

「權力在我手」﹐悲哉香港﹗

還有思想自由飛翔的空間嗎﹖

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報闢了一個情色版﹐被淫褻物品審裁處裁定為不雅物品。早前大學方面更是先發制人﹐成立特別委員會調查事件﹐當中幾位為大學教授﹐竟然裁定學生有錯﹐發出警告信﹐更明言嚴重者會被停學。

我對於香港的淫褻物品審裁處的裁定一點都不感到奇怪﹐香港的管治當局本來就是保守僵化﹐委任入這局那局的都是同一類人物﹐黑箱作業﹐全無民主可言。早前香港電台播出有關同性戀者生活感受的紀錄片﹐被廣檢局裁定為鼓吹同性戀﹐就是一個典型的荒謬例子﹐淫褻物品審裁處的裁定不過是同一貨色﹐沒有什麼奇怪的。

大學本應是鼓勵批判思維﹐另類思想的地方﹐學生辦學生報﹐搞情色版﹐開宗明義是希望喚起更多人討論性問題﹐不涉金錢﹐不涉利益﹐為的是一份理想。可能有眼高手低之嫌﹐但學生總歸學生﹐生澀的青春﹐誰能無過﹖

可憐學生報的學生﹐不僅得不到社會的了解﹐自己的大學更是“迫害有加” ﹐最先站出來聲討學生﹐使涉事的學生備受壓力。連大學﹐包括那些為人師表的教授和老師﹐都以世俗的眼光看自己的學生時﹐我們真該問問﹐這個社會還有空間給予思想和靈魂自由翱翔嗎﹖

說什麼把香港建成亞太地區的教育樞紐﹐只要看看堂堂學府的所為﹐大學和大學教育在當今為何物﹐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