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失敗和失落

紀錄片導演艾曉明說:

這是一個悲哀的世界,這是文明的失敗和恥辱。

全世界就看著一個思想家,一個詩人,一個完全無罪的人死在流氓統治者手裏。人類可以上天入地,卻救不出一個有思想的人。

文明的失敗和恥辱,更體現在明明是獨裁者,流氓統治者,卻是各國領袖爭相邀請成爲座上客的貴賓。經濟和金錢利益,永遠走在最前面。這不是文明的失落和失敗,是什麽?

還是看看劉曉波和劉霞爲彼此寫的詩吧。

劉曉波寫的:

我把全部的惶恐和仇恨

交給你,只交給你一人

讓我的頭再一次

高貴地昂起,直到

最黑的時刻降臨

劉霞寫的:

你只能是風,而風
從不告訴我
何時來又何時去

風來我睁不開眼睛
風去尘埃遍地

靈魂沉重。風再無影蹤。

美國總統大選的兩點啓示

今日世界醒來,都詫異於美國選了Trump做總統。傳媒和身邊的人都說,這世界瘋了。世界真的瘋了嗎?或者是,或者不是,但似乎都不重要。

有兩點啓示倒想分享一下:

  1. 不要盲目相信專家和傳媒之言及科技的進步:選舉前媒體和專家及其所用的先進預測技術都估計希拉里會贏,結果呢?自不待多言。可知,我們平時是被多少的“謊言”和假象所蒙蔽。現代媒體不能讓我們看到真相,真相和真理是要靠自己去找的。能獨立思考誠人最可貴之處。
  2. 貧富和階級的兩極化:無論是英國的脫歐選舉結果還是今次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都顯示沉默大多數憤怒了,他們想要改變。這些人,很多是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亦非得益於全球化和日新月異科技的平民百姓。他們沒有能力做“國際公民”,遊走於國際大城市之間,相反,被困城鄉一隅,工作和生活都不太望到前景。當我們自詡自己是“高人一等”、“政治正確”的非Trump的支持者的時候,或者我們應該細想,爲什麽有那麽多人要用手上的一票表達他們的聲音和憤怒。是全球化下的不公和被金錢和權力壟斷的政治現實造就了Trump和Brexit。

回望香港,覺得美國人還是幸福的。你們至少可以選,無論結果好壞,畢竟是你們的選擇。選擇錯了,四年之後再從頭選過。但香港人不僅沒有選的機會,連本身的文化和價值都要被人摧毀,可憐得多,亦慘痛百倍!

這是我看到的和我的想法很接近的一篇文章: Dear Democrats, Read This If You Do Not Understand Why Trump Won. 希拉里真的這麽可取嗎?Trump真的這麽令人討厭和害怕嗎?我們是不是一群人云亦云、自命政治正確和沾沾自喜的人?我們是不是都是躲在自己爲自己築起的圍墻内看外面發生的事情?

三個因素決定英國脫歐公投結果

這三個因素是:

  1. 年齡:年紀越大,越支持脫歐。看這截自英國BBC新聞網站的圖就一目了然:IMG_2247更致命的是,年紀大的英國人投票率最高,而他們是選擇脫歐的一群。
  2. 教育程度:越多大學畢業生的地區,越支持留歐。所有的大學城都是投留歐,例如Exeter和Norich這兩個我讀過書的地方,牛津和劍橋等大學城更是以壓倒性比例支持留歐。
  3. 身份認同:認為自己是英國人(English)的地區,多會選擇脫歐。英國人的身份認同一向強, 看他們如何愛戴英女皇就知。

英國的投票結果令人意外和沮喪。脫歐的結果反映的就是保守的民意佔多,而移民問題無疑是困擾很多英國人(尤其是勞工階層)的問題。 我相信,如果公投不是在難民潮爆發的這個時候發生,投票結果會大不一樣。

我在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人老了就會保守?我們可以不這樣嗎?

在香港,情況不是一樣嗎?那些人口老化的地區一定是投給民建聯和建制派的。在美國,年輕人選擇希拉里的對手、老左翼的Sanders,而不是和商界及建制有千絲萬縷關係的希拉里。

或許,我們都該提醒自己逆流而上,無分年齡,永遠保持開放的心靈和學習的心。這是對自己的要求和責任,也是對世界的貢獻。

歷史的假英雄

歷史就是如此鬼魅, 如果當日國共之爭,輸的不是國民黨,今日的世界,包括香港,將會大不同。

而當時影響國共之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西安事變。西安事變的主角是人稱少帥的張學良。 在大陸,張學良被捧為英雄, 而在台灣,則被視為罪人。 無他,在西安事變發生前,共產黨遭到圍剿,要作二萬五千里長征,最後只剩下兩萬紅軍,相反國民黨及歸屬的部隊有三十多萬,強弱懸殊。經過西安事變,情勢逆轉,共產黨軍被正式承認為政府軍,獲得配給,加上毛澤東留力發展內部勢力的政策,當抗戰結束時,共產黨已發展成為百多萬人的軍隊,足以稱霸。

所以,西安事變對中國歷史以至世界歷史的影響是不容置疑的。不過,這事變竟然是草草計劃而成的。 在發生西安事變時,張對部下說要捉拿蔣介石, 部下說,抓了之後如何辦,張竟說,先捉了再算。這是張學良自己承認的。 一件影響歷史深遠的事件, 就是這樣草草定下來的。

張學良被稱為少帥,是因為其父親是東北的大軍閥張作霖, 所以十九歲就出任旅長,其後很快又升為少將。張作霖和張學良父子,說穿了,就是土匪出身 (張作霖出身貧農,後來成為馬賊,進而成為土匪,再成為割據一方的北洋軍閥)。張學良本身少讀書,好女色,愛賭和沈迷打毒針,帶兵時要一邊吸毒一邊指揮,而且幾次領兵,都是敗北,所以他的少帥之名,是浪得虛名。因為他的成長環境和經歷,張學良本人其實沒有什麼遠見和視野,西安事變因他而起,實不足為奇。

(我嘗試讀唐德剛寫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但似乎看不下去,張的口述歷史,一點不吸引,反是書的後半部唐德剛寫的民國歷史,吸引多了。或可旁證,張學良此人,不是有什麼內涵識見的人。)

因為西安事變,中國共產黨得以大翻身,最後大陸染紅(以至幾十年後的香港也染紅),禍害千萬人,張學良實在是歷史罪人。

張學良其中一個弟弟在大陸被鬥死,而張學良雖然在台灣被禁錮大半個世紀,卻得以活到一百多歲,比數之不盡在大陸慘死的人,包括他的弟弟,幸運多了。

歷史有假英雄,張學良為其一。

一個人,因緣際會,被擺在歷史的某個位,匆匆一念, 就此鑄就了萬世事。 歷史的發展似乎太兒戲了。

沒有強人,沒有傳奇

提到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就會聯想到她一日只睡四個鐘頭的傳聞。這個傳聞可謂深入民心,無人不知,和有鐵娘子之稱的戴卓爾夫人可謂絕配。

但是世界真有這樣的“鐵人”?或者吧,但根據戴卓爾夫人死後出的傳記 (”Margaret Thatcher: The Authorized Biography”; 作者為Charles Moore) ,這一日睡四個鐘頭的傳聞是真的,但戴卓爾夫人因此而容易倦,易發脾氣,對人沒耐性和窮追猛打也是真的,換言之,四個鐘頭的睡眠是有代價的。

戴卓爾夫人去世的時候,是住在五星級酒店,身邊沒有兒女相伴。不知去世前,她是否有後悔過自己權力在握時的“太狠”和“太盡”?

在戴卓爾做教育司長的時候,廢除了學童可免費享用牛奶的福利,被冠以milk snatcher 之名。她做了十一年首相,最後因爲盟友和同事都捨她而去,而被迫下台。死的時候,似乎連親人也離她而去。

我曾羡慕強人如戴卓爾夫人,是不用怎樣休息的,但這世界可能沒有傳奇,也沒有真正的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