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和第一

我們在學校和工作崗位,往往被要求或期待自己做到最好,成為No.1.

今年的諾貝爾獎得主剛公佈,醫學獎由京都大學的Tasuko Honjo教授和另一位在美國德州大學做研究的教授共同獲得。電視訪問了Tasuko Honjo教授,教授有幾句箴言,我覺得很受用。

最鐘意的警句是:Aim to be the only one, rather than the No.1. 爭做唯一,而不是第一的人。

如果父母和老師都這樣教育下一代,則我們的社會一定會有更多的Tasuko Honjo,至少大家生活得開心些,只有做自己的歡愉,而沒有爭做第一的壓力。

年齡歧視又一例:成功創業家的年歲

我們每日都被社交媒體和傳媒的消息和資訊轟炸,無形中形成很多看法而不自知。

例如成功創業家的年齡。我們會覺得年輕人有創意,有幹勁,并且往往沒有思想和家庭負擔,所以他們最適合創業,成功機會亦大,成功的創業家例如Bill Gates, Mark Zuckerberg等都是年輕創業,他們創造的企業改變了世界。現在連大學都聲稱要培養企業家精神和年輕企業家,或者學校領導層要看看這項包括麻省理工學者在内的最新研究了。

研究於今年三月發表,作者包括麻省理工的Pierre Azoulay和Daniel Kim,及西北大學的Benjamin F. Jones等。研究題目是“Age and High-Growth Enterprises“,探討年齡和高增長企業的關係。研究用美國企業的數字,發現有增長企業(成立後至少僱用一名職員)的創業人創業年齡平均是42歲。而在最高增長的企業中,企業家的平均創業年齡是45歲。如果以創業計,年齡50歲開始創業要比年齡30歲開始創業更能令企業成功。 有關研究并顯示,成功企業家參與的行業往往是其過往多有涉獵和有經驗的。

以上種種説明了一個事實,經驗極爲寶貴。換言之,四五十歲以至五六十歲才是人生的黃金期。這可不是對自己和一眾已不再年輕的人的自我安慰,而是基於事實的陳述。人要有夢想,年紀長了,夢想依然不滅,并且趁最有能力實踐夢想的時候,努力向目標進發。這時候最有能力實踐夢想,不僅因爲我們比年輕時擁有更有資源,還因爲經驗多了,智慧也增了。共勉也。

海靈草以外的天然染髮選擇

我寫過用海靈草<Henna>染髮的經驗,事實上這幾年我都是用海靈草染髮。發覺用海靈草染髮的問題是,用後頭髮比較乾,程序也較麻煩。不過,可以不用化學品染髮,這些缺點我還是樂於接受的。

最近,我有了個新發現,日本利尻天然染髮膏是也。利尻是北海道以北的一個小島嶼,附近海域出產的昆布有豐富的營養和滋潤成分,當地人用之作食療及頭髮護理,髮質特別烏黑柔順。

正因爲有滋潤和修復作用,利尻染髮膏同時可作焗油用。在濕或乾的頭髮抹上染髮膏,待半個小時,就可用清水沖洗。過程簡單,同時用後頭髮十分柔軟,比在髮型屋做頭髮護理的效果還要好。而且,染髮膏十分溫和,不會刺激,不產生氣味。自此,我是真的愛上利尻天然染髮膏。

市面上,有兩隻牌子的利尻染髮膏,一是飄然,一是brain cosmos (BC), 前者是日本最賣得的牌子,歷史較久,獲嚴浩推薦,在HKTV Mall賣大約19o港元。後者是新進,較爲便宜,在HKTV Mall賣大約12o港元。在萬字頭藥房兩隻牌子的產品都可以買到,但價錢較貴。此外,亦可以在莎莎網站和雅虎香港的網店買到BC 牌子的產品,價錢要比萬字頭藥房便宜。

兩個牌子都是標榜全天然,因爲價錢比較便宜,我選用的是BC牌子的染髮膏。

兩個牌子都有出品洗頭水,可以在洗頭過程中,同時染髮及焗油,更方便。但價錢也較貴,我未用過。

我還買了利尻天然染髮筆,可以在急需染髮而又沒有時間染髮的時候用,尤其是早晨上班前,爲免在辦公室以白髮見人,可以用染髮筆暫時把白髮掩蓋。

利尻天然染髮膏衹可染兩種顔色,就是黑色和深棕色,最適合用來遮蓋白髮。如果你想染其他顔色,這不是您的選擇。

鬧市中的素食

曾經在愛家(Loving Hut)吃過素,但已經是多年前地事。年三十提早放工,在街上碰到一個衹見過一面的朋友,在她介紹下,來到灣仔愛家在灣仔道的餐廳。這是我第一次到訪這地址的愛家。

餐廳在二樓,要走上十多級樓梯才去到二樓的餐廳。這裏很靜,特別喜歡沿窗的一列桌子,可以單個坐在這裏,正對著窗外的都市風景。餐牌很豐富,連點心和西式甜品都有。我去的時候正好是午餐時間,三菜一飯,加碗湯,售價五十元。有多款菜式供選擇,我選的是麻婆豆腐,蘿蔔絲,和黑椒蓮藕,簡單的菜式,不油膩,不濃味,味道可口。每次吃到好的素食,令我總是再次疑惑,爲什麽有這麽多人選擇吃肉?

難得早放工,可以在一個清净的地方悠然自得地吃餐素食,覺得很幸福。

灣仔愛家:灣仔道93-99號聯泰大廈2樓

和我們一起勇敢

香港每況愈下,衆志的周庭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資格以及姚松炎要答對問題才可獲確認參選資格,完全是於法不合,人治的表現。言論自由,參選自由,公民權還有法治,統統在消失。香港紅海滔滔,鋪天蓋地,連大學也被淹沒。

此時此地,如何處之? 

我覺得每個生活在香港的人,都應該思考這個問題。

香港衆志提出一個口號:和我們一起勇敢。

那是年輕人的勇氣! 

不想/不敢勇敢,但又不甘做順民、沒有尊嚴地生活下去的人們,你又會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