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是微小的力量

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多選擇外賣。看到路上每個人手上提著的外賣盒和膠袋,也看看自己手上的外賣盒和膠袋,愧疚之餘,真的為環境擔心。

例如外賣粉面,因為粉面外帶最好是粉面同湯分開,不少店家會提供湯和粉面分開的外賣盒,如果自己帶個盒去裝可能不是很方便。而且粉面是熱食,需要另外帶一個合身的袋挽著才方便外帶,否則就要由店家提供膠袋。

我試過打電話外賣午餐,說明不要膠袋和餐具,去到餐廳,餐具是沒有了,但膠袋還是照給,餐廳一早把預訂的午餐用膠袋綑綁好,外賣單子貼在 膠袋 外。我試過兩次提出同樣要求,都是遇到相同的結果,最後只好放棄。只能找個地方把帶來的膠袋換上,也不知道餐廳是否會把沒用的膠袋循環再用。

縱是感氣餒,也要盡力去做。現在出外,除了帶個購物袋外,儘量帶個膠袋和食物盒吧。這微小的力量,救不了地球,但每個人都儘力去做,就有改變的希望,也是我們安身立命之道。

在疫情下,亦可以儘量幫襯那些非集團經營的小店,同時,亦可以用本土的地區外賣平臺,例如,西環有”deedeevery速弟”,中環有”Local Eat”, 觀塘有”觀塘外賣仔”,荃灣有”荃灣外賣仔”等等,不一而足。大家只要花點時間搜尋一下,不難發現自己所住區的本土外賣平臺。

安心立命之道

昨日看到有人引孔子的説話,談今日香港安身立命之道,才驚覺,二千幾年前的孔子所言,依然適合今日的社會,不愧是孔聖人。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論語 8.13)

在天下無道的時候,除了隱之外,還要”篤信好學,死守善道”。我最近瘋狂學語言。正在學習德文,還有西班牙文。忙個不亦樂乎。

有機會在此講講學語言之樂。

你真好!

香港的沉淪,原來可以是低處未算低,不斷向更低點滑落,超乎想像。

適逢疫症橫行,處於這個不尋常的歷史時刻,我們每一個人或者都應該思考一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該做些什麼。

兩日前,我和父親搭小巴。因為父親年紀大,我們自然選了最接近門口的雙人座位。小巴停下,有個中年女人想上車,不過,她停下了,轉向旁邊説: “ 你是否要上車,我讓你先上。” 隨後見到一個步履維艱的老人慢慢地爬上車。這時,我有點猶豫,我該讓位嗎?我如果走開,會不方便照顧父親呢。

我沒有多想,身子已在移動,把位子讓給了正上車的老人,坐到最後面有空的座位上。這時原本讓老人上車的女人也上了車,她正坐在我旁邊,突然對我這樣説:“你真好人。”

我有點意外,這樣小的一個行動,竟然為我贏得這樣的稱讚,這位女士真善於贊美人。

無論世界變得怎樣,或者我們需要做,可以做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學習做一個好人。那位女士就是個榜樣,禮讓之外,還對人贊賞有加,不吝於贊美,這不是很多人可以做到的,至少我就不是這樣一個人。

學習做一個好人,我想,在當下歷史時刻,還包括堅持發見真相,堅持做對的事情。不容易,但點滴成河,就先從個人做起,做可以做的。Evil of banality, 平庸不是選擇。 

給八十多歲父親的幾點意見

香港人口老化,認知障礙症(俗稱老人癡呆症)的人口越來越多。父親已經八十多歲,有些行爲上的改變,例如失去了做事的主動性,凡事容易憂慮等,令到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開始有老人癡呆。

有懷疑就要找專業人士作正式的評估,但無論結果如何,總要做些事,改善父親的積極性和腦力。

爲此,我督促他做以下的事情:

1.寫日記:要父親開始寫日記,記下他之前一日的生活。他寫了幾天,似乎挺接受這建議。他寫的日記由最初的純流水式的記事,到最新的一篇夾雜議論,是好的轉變,有進步。

2. 玩遊戲:在Ipad找了幾個適合老人的遊戲教他玩。發覺太複雜和沒有顔色刺激的
遊戲,例如Sudoku, 老人是沒有什麽興趣的。

3. 吃藍莓:藍莓對保腦和健康尤其有益,規定父親每日都要吃藍莓。找來談藍莓好處的文章讓他看,令他有動力每日堅持吃藍莓。

4. 多吃蔬菜水果:爲了鼓勵他多吃蔬菜水果,要先説服他吃少些白飯。老人家習慣了吃滿滿一碗的白飯,但吃白飯太多,就少了胃口吃蔬菜水果,所以要先説服他吃少些白飯。而媽媽一直負責裝飯,往往裝飯裝到滿滿一碗。我要爸爸打破這僵局,開始自己裝飯,這樣就可以裝少些飯給自己,結果他做到了。

5.老人中心:多和人接觸,有社交活動很重要。已找了一間老人中心的活動讓父親參加,但他一個月才參加兩三個活動,并不足夠。已在附近物色到另一間老人中心,會看一下是否有吸引父親參加的活動。

6. 運動:父親每日早上都去公園行兩三個圈,又在家踩單車,或做拉繩的活動,算是有做運動。我特別找來八段錦的錄像示範,他有時會跟著做。

我覺得路是人行出來的,不能輕易向現實和命運低頭。自主加自力,最是重要。

化妝品和護膚品成分要知道!

我不化妝,也不懂化妝,家裏沒有化妝品,護膚品倒有。因爲曾受暗瘡困擾,對於潔膚和護膚不得不注意。

這兩三年,用的都是當時出暗瘡時皮膚科醫生開的潔膚液Physiogel。這潔膚液和抗生素陪伴我走過出暗瘡的黑暗日子。

我後來查看潔膚液 的成分,發覺裏面含有不少有害的化學物,例如三種的paraben (Methylparaben, Butylparaben和prophylparaben)。它其實總共有十隻成分,裏面三隻成分是 paraben,還有香水(parfum)殿後。論成分,實在不是安全的選擇。

我問過當時的皮膚科醫生,他的答案是, paraben 用了很多年,效用穩定,沒什麽問題,要我不用擔心。

但paraben的害性已是不爭的事實,最具權威的cosmetics database 將上述三種 paraben ,兩個列爲七級風險,一個爲四級風險(一至二爲低風險,三至六爲中度風險,七至十爲高風險)。

潔膚液的牌子是很多人認識的,周圍可買到,亦標榜皮膚科醫生推介。但真相是,非安全之選也。我相信很多類似的牌子都存在同樣問題 — 效用好,但藏有不少有害成分。想身體不受更多有害化學物質侵害,就要自己多下工夫,看清楚護膚品和化妝品的成分才好買。要明白,即使是皮膚科醫生推薦,也不可信!

我覺得人要自主,爭取自主先從最貼身的事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