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自駕遊(四):泊車的故事

喜歡自駕遊的自由風

因爲是自駕遊,自然不少機會使用停車場或泊位。泊車的價錢有便宜有貴,一般而言,泊車三四個小時,兩三歐元便足夠。

路邊泊車的話,一般限時數,例如衹可泊三個小時。路邊泊車的問題除了限時之外,付款用的咪錶都是用法文操作的。如果不懂法文,會有點困難。但如果憑“感覺”和“常識”去操作,其實相當簡單,至少我和朋友不懂法文,也能成功付款和獲發停車證明。

不過,每個城市的停車制度都不同,我們就試過在Quimper市(法國西北部的大城)用路邊泊車咪錶,結果發現這可不簡單,不僅要您入錢這樣簡單,連車牌號碼都要輸入。  最難忘是某個星期二,我們在Bourges (法國中部一個城市)把車駛出停車場,準備付款,竟然發現停車場的閘口大開,我們不用付費就可離開,大喜。

當日由Bourges 去到Nevers (法國中部另一個城市),入住的酒店職員告訴我們,當日是公眾假期,公衆假期和星期日一樣,市内泊車是免費的。這解釋了爲什麽我們在Bourges使用停車場是免費的。不過,我相信這樣的優惠政策,還要視乎哪個城市。不是每個城市都是這樣的。

Carnac是Brittany很有名的城市,以其石頭陣聞名,我會另文說。難以相信的是,就在這個著名城市的市中心,竟然是可以免費泊車的。不過要找到泊位并不易。

Carnac市中心

講起泊車,我還想起一個建在市郊的室外停車場。一般停車場設有專爲殘疾人士而設的車位并不出奇,最奇的是,停車場還設有家庭車位,車位比一般車位大很多,方便父母照顧兒童,尤其是那些帶有嬰兒車的父母,方便她們上落。

在外國,每逢見到這些人性化的考慮和裝置,我就心動。我來自的地方,越來越沒有“人性”,所有人最要重視的價值都在消失,想來悲也。  

法國自駕遊(三):再說超級市場

我們在超級市場拿了香蕉和一瓶水,在排隊等收銀,前面的人見到我們衹有兩件貨品,竟然示意我們先他們而付款,這令我很感意外。這樣的事,我好像從未在香港或其他地方遇到過。

同行的朋友在德國生活多時,對這見怪不怪,在德國這不是偶然才遇到的事,而是常常遇到的事。即是說,如果你在超級市場衹買很少貨品,排隊付款時,前面的人會很禮貌地讓你先行。“我都不明白爲什麽德國人會這樣體貼。”朋友說。

什麽是文明?我覺得這就是文明。不是什麽世界最高的大廈或世界最快的火車,而是這些點點滴滴在人與人之間滲透出來的體諒和尊重。而這種文明的高度和深厚,我一廂情願地相信,衹能在歐洲找到。

記得有日在一個旅遊小城想找洗手間,發覺太多人排隊等候,決定駕車離開。正苦思哪裏可找到洗手間時,竟然給我想到了,找開在近郊的超級市場去。因爲在近郊的超級市場,即使不是在商場裏面的,而是獨自位處一幢建築物的,也會有洗手間。果然,在我急需上洗手間時,一間開在城市邊上的超級市場救了我。

當然,法國的超市那麽多的新鮮蔬菜水果,自是令我羡慕。八月正值桃收成期,超市賣的不僅是西班牙出產的桃(尤其是扁桃),還有法國本地出產的桃,黃肉的,白肉的,還有桃駁李和杏。對於我這個愛桃之人,不啻是口福。

法國自駕遊(二):超級市場見聞

因爲朋友的健康問題,我們每日都需要去超級市場兩至三次,找某類食物和飲料,因此,對當地的超級市場累積了一些印象。

最深印象是,收銀員都極爲禮貌,每輪到新的顧客,她們都說“Bonjour Madame” “Bonjour Monsieur”; 離開時,除了向您道謝外,還向你說再見,就好像到了五星酒店一樣,令您感到賓至如歸。 

在比利時的超級市場遇到的收銀員更是禮貌到令我難以置信。以後在法國的超級市場,遇到的情況也是一樣。我覺得這和法文的高貴和優雅多少有點關係,被人前一句madame,後一句madame,心裏難免自欺地以爲自己真的是“貴賓”。

諷刺的是,這些收銀員雖然很專業,卻是最沒有保障的一群。在超級市場,顧客自助掃描產品和付款已經蔚然成風。有些超級市場的自助系統發展成熟,顧客可以輕易自助付款。在這裏,設有的自助機器往往和有收銀員在場的櫃位一樣多,顧客購物不多的多會選擇自助付款。

而在這方面才剛起步的超級市場,則會派兩三個員工在場協助顧客自助付款,所設立的自助系統往往有點難用,過程中真的需要職員協助。

無論如何,超級市場用機器取代人手乃大勢所趨,收銀員遲早都會被辭退,爲機器所取代。 奇怪在香港,這個勢頭還未怎見,對勞動市場算是佳音吧。

順帶一提,我和朋友都不懂法文,在超級市場一樣可以自助付款,因爲自助機器的熒幕可以轉去英文版面,跟著指示做,就可順利完成程序。在他鄉可以和當地人一樣做他們日常做的事,是有點滿足感的。

法國自駕遊(一):世界如此單一

我和朋友8月4日在德國法蘭克福機場租車,由機場出發,經比利時,向法國進發。在法國經過和遊過的地區有Normandy, Brittany, Loire, Burgundy, FrancheComte和Alsace,然後駛回法蘭克福交車。最多時間放了在遊西北部Brittany和中部Loire Valley上。

整個行程令我大開眼界,感受良多。這樣長時間的自駕遊是我的第一次,而且每日都是去一個新地方,看到新的和美的風景和事物,難免受到衝擊,同時感到雀躍。對於能有這樣的機會看世界,心存感激。

先讓我説説印象。 最深印象是親眼看到世界農業的“單一”。所到之處,凡是郊野的地方,盡是兩種農作物:粟米和小麥,正好印證了我從書上了解得來的知識:粟米和小麥的大量商業化生產,農業生產趨於單一。不要以爲粟米是很健康的食物,非也。在商業化大量生產之下,經過基因改造及用大量農藥乃必然之事。再者,粟米的大量生產也反映了人類食肉的習慣依然,因爲商品化的粟米很大比例是用來飼養動物,供人類食用。人類繼續大量吃肉,由此而來的環境問題和土地貧瘠損耗問題,衹會惡化下去。

粟米還用來作high fructose corn syrup這類有害的糖份食物添加劑,如果你細看市面銷售的食物的成分,很多時都會發現corn syrup,有corn syrup作為成分的食物多是“垃圾食物”無疑。

此外,小麥的大量生產和稱皇之下,麵包、意粉、薄餅等已成爲衆人愛戴的食物。世界正興起gluten(麥麩) free飲食潮流,是對小麥製成的食物的抗拒。我不相信這是潮流,因爲身邊和遇到的人追隨gluten free的飲食習慣,不是出於實際健康的理由就是因爲不吃gluten之後,發覺人健康了。而且為什麼要gluten free的理據,於我而言十分充足。

親眼目睹粟米和小麥的“獨尊”,令我更加反思自己的飲食習慣。 有一點倒是更加肯定的,就是吃素。今次遊法國,發覺要找素食并不容易,因爲法國人吃很多肉,餐廳每日提供的當天菜式{plat de jour},我就未見過是素的,都是肉食。就算是沙律,點的是芝士蔬菜沙律,捧上枱的沙律也會有火腿。

法國自駕遊:序言

8月4日至8月18日期間去了法國自駕遊,8月20日下午四點飛機降落香港機場,當拿著行李離開機場時已是五點多。同一時間,在灣仔有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冒著34度的酷熱天氣,支持16位因爲抗爭不義而被監禁的年輕人。

心隱隱然有點内疚。對,是内疚。因香港而起的内疚。

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在入獄前的陳情書結尾,呼籲我們“一起重奪我們應當擁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 我希望我的旅行所呈現的狀態是和“人應當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