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府隨意走

在福岡太宰府,我選了一條較少人走的路綫。遊覽了著名的天滿宮之後,去了光明寺。光明寺的枯山水禪味,令心靈獲得洗滌。

離開光明寺,走回頭路,經過太宰府遊客如鯽的大街和車站,向Kanzeon-ji (観世音寺)進發。先沿小河流走,之後向右往上走,半小時後終於抵達建於八世紀的観世音寺。

由一個佛寺走向另一個佛寺,走起來有點孤單。路上鮮碰到人。但孤單的路,正是我所向往的。沿路見到大片原野:img_1591

往觀音寺的路
往觀音寺的路

在観世音寺,有多人在寫生。他們躲在樹下,找個地方坐著,以不同角度寫眼前景。有人,卻出奇的靜。寺廟的職員在空地掃落葉。風在樹葉間簌簌作響。更顯寧靜。

img_1609img_1597観世音寺旁是Kaidan-in Hall (戒壇院) ,是中國僧人鑒真和尚由中國東渡日本,於公元八世紀在太宰府建的戒壇,爲當時日本三大戒壇之一。所謂戒壇,就是僧人受戒的地方。這裏禪意盅然,寧靜素淨,從報告欄可見,仍用作學佛的地方。 img_1603img_1605-1離開観世音寺和戒壇院,順以下這條林蔭路走向下一個目的:西鐵二日市車站(Nishitetsu Futsukaichi) 。img_1596沒有確實路綫,衹是憑方向,向車站方向進發。早過了午飯時間,加上陽光猛烈,到達車站時,發覺走了差不多一小時,累極,餓極。但因爲隨意走,倒是碰到不少驚喜。

那是五月時節,正值玫瑰花開。走過一戶人家,外墻和花園種了很多開得爛漫的玫瑰,看到我心花露放。img_1620 img_1613img_1618-1

img_1621接近二日市車站時,在最累最倦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見到這個神社(Enoki Shrine)。空無一人。喜歡這裏的靜,這裏的空曠,和這裏的肅穆。img_1623img_1627

離開神社,鐵路軌在望,二日市車站就到了。

沿長長鐵路軌前行。好像,從來未曾這樣走過。心情突然輕鬆下來。img_1629

福岡太宰府: 一滴海之庭

我是今年五月去福岡的,想寫好幾篇遊記,但最終衹寫了兩三篇。有關在太宰府遇上光明寺的情景,很難忘,今補記。

未去福岡前,并不知道福岡近郊有歷史古城太宰府可參觀。知道後,急不及待列爲行程之一。太宰府最有名的是天滿官,建於公元949年,主祀學問之神“菅原道真”。“菅原道真”爲文人,官至宰相,卻被誣衊謀反而遭流放至九州太宰府。兩年後死於太宰府。

天滿宮範圍除了寺廟建築, 還有流水小橋,以及滿佈梅樹的果園。歷史和建築、景觀相融,饒有趣味。img_1560img_1546-1由天滿宮向右走,不到五分鐘,就來到光明寺,刹時由喧嘩進入寧靜。光明寺是典型的枯山水日式禪寺,以白砂代表海,石頭代表山,沒有水,沒有池,在枯中體驗禪味。

光明寺分前庭和内庭,前庭以石和白砂排出佛光的“光”字。要看内庭,就要早上10點之後才來到,否則不可内進,而且内進時要脫鞋及付費200日圓。但一切都是值得的。當我過了玄關,來到内庭時,完全給眼前的景觀迷住。img_1576img_1585内庭種植了近五十種青苔,爲陸地,和陸地相連的是白砂,此爲海,還有青葱的楓樹,和陸地和海洋相望,立於庭的四周。十月紅葉開時,這裏會是怎樣的光景?無怪光明寺是九州著名的賞紅葉地。img_1587img_1583此内庭名爲“一滴海之庭”,一水滴可爲海,正如一粒沙一世界;一花一世界;沒有水,卻有海。這裏,你可靜思萬事萬物,也可什麽也不想,衹聽微風在葉中轉,沙沙在響,葉在動,樹影和風聲,飄呀搖呀,在庭内,在天外,和著鳥聲。img_1581

這裏寧謐,充滿意境。

福岡超市

今年五月去福岡旅行,每日都去超市逛,發現當地的超市對推廣本地農產品不遺餘力。例如會闢開一個位置專門推廣福岡出產的蔬菜水果,騰出的地方可不少。 img_1990 img_1991

而香港呢,超市完全被大集團壟斷,賣的蔬菜水果全部是外來的,不會找到本地的農產品。賣的有機菜就最能說明問題。

香港超市的有機菜絕大部份是大陸生產的,小部分產地是馬來西亞,也有台灣的。偏偏就是沒有香港生產的有機菜賣,太荒謬了。而香港不是沒有有機農場,根據漁農處的數字,截至2016年9月,香港的有機農場數目估計有 561 個。但在香港的超市竟然買不到本地生產的有機菜,反而遠至台灣或馬來西亞的有機菜卻可以買到。 為什麼?!

對於唯利是圖的大商家,其實又可以有什麼寄望?!

福岡田川市的渡水神祭

今年五月的福岡行,適逢距離福岡市一個小時火車的田川市有一年一度的渡水神祭,此傳統節慶有四百多年歷史,難得遇上,決定見識一下。

渡水神祭橫跨兩日 -週六(21日)和週日(22日),週六,市內的人把他們尊敬的神祇由寺廟抬出,在市內走一圈,然後把神送過河,第二日,把神由河的另一邊送回寺廟。

田川市是個很小的市鎮,以往是個採礦的地方。如果不是這著名的傳統節慶活動,大概很少人會認識或到訪這個地方。我選的是星期六來到。一輛輛祭神的大轎在中午時分已經列隊街頭,等過河。IMG_1696IMG_1791IMG_1697每個轎代表一個小區,該區的人一家人出動,為抬轎的丈夫/兒子/朋友打氣,洋溢濃烈的社區氣氛和節日氣氛。IMG_1680IMG_1694IMG_1691這是他們遵奉的神祇被帶過河的時刻:IMG_1822 (1)最精彩的自是其後的大轎陸續過河的時刻。一張張大轎輪流落水,一隊隊的抬轎人隨哨子和呼聲有節奏地把轎子上下搖動,充滿張力和活力。IMG_1874IMG_1886那些年輕的抬轎人尤其自得其樂。河水雖有點污濁,但全不介意,在水中互相打水戰嬉戲,不亦樂乎。IMG_1864IMG_1858當十多張轎在河中齊搖動的時候,最蔚為壯觀,看得人熱血沸騰。 IMG_1923 IMG_1922因為是一年一度的節慶活動,田川市內和河的沿岸擺滿了賣食物的攤檔,也有受小朋友歡迎的遊戲攤檔。IMG_1678由福岡來到田川,要轉幾回火車,先是去Shinzuka,再轉車去Tagawa-Gotoji(田川後藤寺),再往Tagawaita(田川伊田)站,不是太容易,但用日本的火車查詢系統,加上日本火車準時,其實不是什麼問題。下次去福岡,可考慮五月份,看看這個渡水神祭。很值得一看。在市內逗留了一整日,大概只看見過兩三個外地遊客,日本人專程來的倒不少。

田川伊田的火車月台古色古香,離開時帶著更多的愉悅。IMG_1948

福岡搭巴士經驗

去到一個地方旅行,總會盡量搭地鐵,避免搭巴士,一來因為搭巴士很難知道在哪裡下車;二來,每個地方的巴士票務系統都不同,是上車投幣,還是下車才付錢,是中門上車,還是前門上車,往往各有不同。在福岡旅行,因為由住的地方往博多站搭巴士較方便,所以有了搭巴士的經驗。

當地人搭巴士都是用IC card,上車和下車時各刷一下就是。像我這樣的遊客,自然會選擇用錢幣付車費。上車時,在近車門設置的小裝置取出一張票,票上有個數字。

上車時從機器取的印有數字的票
上車時從機器取出的印有數字的票

在車的前方掛有一個螢幕,上面列出不同數字代表的車費。下車時按螢幕所示的車費,把錢連那張上車時取的票,一併投入司機旁的錢箱即可。IMG_1657換言之,你付的車費是按你搭的車程有多遠而決定。上車和下車地點不同,車費也不同。這樣的系統精準、公平、公開,初次使用,難免嘖嘖稱奇。

我去過不少地方,市內的巴士票務系統這樣精準和公平,我還是第一次見。文化還是要沉澱才見芬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