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飄絮

最近看了“淪落人”這部香港電影,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仍有這樣有誠意有質素的電影出現,實在難得。電影裏面用的那些廣東話俗語,不是香港人,又怎會明白。在街頭滿是國語的香港,聽到這些地道的廣東話,特別親切。

主角黃秋生的演技純熟,已進入爐火純青的境界。黃秋生因爲不願意出賣自己而被大陸封殺,在這部電影擔綱做主角,更令人覺得這是一部香港人的電影。黃秋生和這部電影最近揚威海外,實在替導演和有關人士高興。

看過電影的人可記得木棉樹飄絮的場景?秋生在電影中向賓妹介紹木棉樹,他說,木棉樹花凋謝後,會有一球球的棉絮,風一吹,好像落雪一樣,飄散四方,地上白芒芒一片。電影中有好幾場木棉飄絮的場景。

兩個星期前,在青龍頭,恰好讓我看見了相似的景色。那是我第一看見木棉飄絮和滿地的木棉雪花。

棉絮灑在草地和綠葉之間,在光影之下,構成獨特的風景
隱約可見棉球掛在木棉樹上
 整個游樂場滿佈木棉絮

把木棉球抓在手中感覺,軟綿綿,很窩心。

那木棉球,多柔多軟啊!

木棉飄絮,原來是香港的風景。今時,很想記下這些風景,屬於香港的風景。

時代的困頓 人性的光輝

以下是周保松2019年4月25日寫於立場新聞的文章。轉載於此,以表胸臆。


遍地磚瓦的美好
戴耀廷和陳健民教授昨天戴著手銬步下刑車,進入荔枝角拘留所回眸一看的相片,我傳了給大陸一些和健民相識多年的朋友,他們的反應是「神色慈悲」、「從容沈毅」、「史詩時刻,淆然淚下」,「這照片,注定載入史冊」。
我相信,昨天這一幕,香港人看在眼中,同樣感慨萬千。
一個人在危難時刻,最能彰顯其精神狀態和人格氣度。戴耀廷和陳健民,一生受人尊敬愛戴,昨天卻被法庭判刑十六個月,即時入獄。昨天中午他們被押上囚車離開法院時,我在現場守候。
從大學教授淪為階下囚徒,理應是他們人生最恥辱最難堪的一刻。但從照片可見,他們在懲教署人員押解下,卻顯得從容堅毅,沒有絲亳沮喪羞愧。
他們是罪犯,卻沒有罪犯的樣子。相反,他們慷慨無懼。
這是何等氣度。
可以想見,如果沒有堅定的信念,如果對自己所作所為沒有充份自信,他們不可能在危難之際,自然流露出這份神情。
和平佔中於2013年啟動,中間經歷各種驚濤駭浪,去到昨天可說劃上句號。無論我們對這場運動有什麼評價,都不得不承認,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三位發起人,確實一路走來始終而一,堅持真普選,堅持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堅持承擔責任。
在這些政治理念背後,我們更見到,他們還有一份更深更高的堅持,就是堅持正直善良,堅持正義與愛,堅持人的尊嚴。這說來抽象,但從他們的言行,我們卻具體而微地感受到,他們在用他們的生命活出這樣的人格。
也許和平佔中失敗了,也許雨傘運動失敗了,但有些精神卻留了下來。留下來的明證,恰恰是我們昨天目睹戴耀廷、陳健民走進牢獄的一刻,我們經受的集體傷痛。
所痛所失者,不僅在於他們的人身自由,更在於我們實實在在體會到的巨大不義。
我們會想,這樣的義人,怎可能受到如此羞辱?他們努力爭取的真普選,如果成功,得益的難道不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和我們的後代嗎?他們因佔領而坐牢,可我們也曾參與過佔領。如果他們有罪,我們豈非同樣有罪?他們為這個城市承受這樣的代價,我們怎可能視而不見心無所感?他們進去了,我們這些在外面的,又該如何堅持下去?
我相信,許多朋友和我一樣,這兩天都在默默自問。
我們會如此拷問,並因拷問而感傷痛,因為我們在乎,在乎這個城市,在乎某些價值,在乎這個城市因踐行這些價值而受到不義對待的人。
不要小看這些拷問。所謂覺醒,就從此起。所謂遍地開花,不在金鐘,而在人心。
4月10日,九子被判有罪後,我一時有感,在臉書寫了《我們的黃金時代》,最後一句提到「這樣的風景,由我們創造。如果我們見到,如果我們珍惜,這就是我們的黃金時代。」
有朋友認為我太樂觀,又或過度自我感覺良好。我當然不是說,當下的香港,正義美好,因此黃金。這怎麼可能?我們每天經歷的正義不彰以及目睹的價值崩壞,都在狠狠折磨我們。折磨到一個地步,有人選擇離開,有人不再理會政治,有人甚至徹底倒向建制。好從何來?!
是的,時代困頓。
但在如此困頓的時代,我們開始覺醒,意識到香港不應只是弱肉強食的國際金融中心,意識到我們不是只懂搵食不問政治的經濟人,意識到命運可以自主,意識到香港可以是一條村,還意識到人要活得像人,這樣的風景,我們何曾見過?!這樣的風景,不就是我們在雨傘運動中共同創造的嗎?
時代遍地磚瓦,我們合力活出人的優雅,何嘗不是我們的黃金時代?!

青龍頭至深井:短程行山路線之選

兩日前第二次走這條路。雖然氣溫升至攝氏三十度,但是走在山中,寧靜致遠的感覺,比冥想,還要美妙。

全程兩個半小時,很易走。起點是69M和69號小巴在青龍頭龍如路的總站。終點是深井。

沿龍如路往上走不久,便來到郊野公園入口。左邊是引水道,不要左拐,要向前走,選擇指向圓墩郊遊徑的路即是,會先經過車閘和更亭,由此往前走,是寬敞的石屎路,兩旁樹木葱綠。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在路的右邊有指示路標,指向「清快塘」,那是一條滿是樹蔭的山路,因為不再是石屎路,走得特別輕鬆。如果不右轉沿石屎路繼續前行,則是走向大欖涌水塘。

在山路走了近大半個小時,接近清快塘時,會出現「深井」的路標,沿路標指示繼續前行,即會到達深井。到達深井前一段路是下坡的石屎路,下望嘉頓麵包廠房和隧道入口。

有畤間的話,可走入清快塘,逛逛裡面的喜香農莊,不久之前經過,滿池的荷花正開得燦爛。在花香和草綠中坐下吃一碗即食麵或糖水,無比的享受!

成為政治走卒的人,不是英雄:看「消失的檔案」有感

看完羅恩惠導演的「消失的檔案」/及聽了片後的導演分享,感想良多。

首先,紀錄片所呈現的,限于片長,僅僅是導演所蒐集得来的豐富資料的一部份,導演在片後所分享的訪問過程和經驗,比紀錄在片中的資料還要精彩,所以,紀錄片僅僅是填補香港六七暴動歷史空白的一部份努力,還需要更多努力和資源,把有關資料整理成書或製作成網上資料,以保存香港歷史。「消失的檔案」的衆籌值得大家繼續支持。

紀錄片之所以叫「消失的檔案」,是因為羅導演在香港檔案處只找到21秒影像是有關六七暴動的。羅因此要去到英國档案處及其他地方辛苦找尋資料,才製成此紀錄片。 

羅在分享時説,雨傘運動中究竟是誰下令放催淚彈的,這些歷史日後我們會在政府的檔案處找到嗎?當然不會。香港消失的歷史,衹能靠民間力量自己去救。(可參看銷毀的檔案,消失的城市

此外,看這套紀錄片時,會邊看邊聯想到今日香港發生的很多荒謬現象,歷史原來正在重演。看了其實是心寒。

這套紀錄片更令我想起幾年前在新光戲院看的由火石文化/六七動力研究社在背後支持的有關六七暴動的紀錄片。時光交錯,令我看到了表象之下的一些東西。在羅的紀錄片,出現了當時火石文化推出的有關六七暴動的書籍和文藝創作的慶祝場面,人頭攢動之中,盡是左派名流,包括葉國興和蔣麗芸。

今日的眾新聞頭條更是把表象之下的東西説得更出:百人公祭參與暴動死者 吳亮星:平反六七建議獲中央重視

曾經以為那年火石文化/六七動力研究社搞的六七暴動紀錄片提供了歷史的真像。原來,都不過是「像」。

最想説的話是:

-今日,我們要看到真相很难,很多東西其實是懷有政治目的,政治宣傳而已。

-求真的人很值得我們尊敬。(早前羅恩惠在地區放映其紀錄片時遭到骚擾,要義工護著離開。要找地方反映也難。)

-六七暴動和今時今日香港的歷史,給人的最大警醒是,不要被政治洗腦及被政治洪流牽著走,一旦成為政治走卒是最可悲的。成為政治走卒的人,不是英雄。

-不少説法以為,六七暴動是當時香港社會問題引起的。暴動之後,香港政府推出惠民措施,以撫平民憤。真的嗎?我個人覺得六七暴動最根本的本質就是本土共產黨人因著大陆的文化大革命,在香港搞的一場政治運動,目的是表達忠誠。這是一段被「製造出來的歷史」。就此,葉健民教授的看法-六七暴動並不是港英政府後來推出社會改革措施的關鍵-正好旁證了此說法。他的文章「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認為,麥理浩時期的社會改革黃金歲月,很大程度上與英國工黨於70年代上台有直接的關係,六七暴動不是主因。

由中環步行至山頂的快捷路線

在朋友的帶領之下,第一次由中環步行至山頂,不用一個小時就已經到達,而且不甚費力,值得向大家推薦。

出發地點:香港站E1出口

終點:山頂(山頂廣場)

路線:由香港站E1出口,經過國際金融中心商場和恆生銀行總行,來到中環至半山的自動扶手電梯,乘搭電梯一路去到電梯的盡頭,即是干德道。你現在大概明白為什麼這條路線這樣快捷和省力了吧。

到了干德道後,向左走,接上「舊山頂道」。舊山頂道的上行斜度缓和,而且兩旁種植了大樹,不算費力。 途經白加道纜車站,可駐足看看纜車和半山融為一體的風景。走到舊山頂道盡頭是分叉位,選擇向右走「種植道」,之後選擇走芬犁徑(Findlay Path),不一會就可到達山頂廣場/山頂纜車站。 上到山頂,倦了,可選擇撘巴士或小巴回到中環,也可繼續行。當日我們選擇了沿著盧吉道繞山頂走,經克頓道下行至香港大學。去到香港大學站時,走了將近三小時。

在山頂看香港風景,雖然海港越來越狹窄,但風景依然迷人。幾個星期前去廣州拜山,那些遠房親戚説,我們的「小蠻腰」(廣州塔)靚極了,你們香港的維多利亞港沒法比。 我沒有興趣去看小蠻腰,那個名俗死了,單聽名字就不想去看。我也不喜歡突然「靚」起來的東西。

香港的維港安靜地躺在那裏,伴了年年月月。一切靜好。

不過,香港真的還會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