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哭牆

我是從余光中及葉珊等人的散文第一次看到關於哭牆的事。那是久遠的事了。

早前因公幹去到以色列耶路撒冷,終於看到哭牆,不是一次,而是兩次。第一次是和衆人在晚上去的,第二次是一個人清晨冒雨去的。

進入哭牆前要接受安檢,乃是意料之中。但想不到的是,哭牆竟然是二十四小時開放的。

晚上的哭牆人很多,男女各一邊,中間有牆阻隔。晚上的哭墙,前面站滿了人,有的很年輕,只有十多歲,中年和老年人,更不用説了。 有些人拿著經文捧在面上,搖晃著身子,口中念念有辭。她們的臉全埋了在聖經上,裏面就是她們整個的世界。 有些人,沒拿經書,兩手按在牆上,臉也伏在牆上,很哀傷的神情,在哭泣。

我找機會去到牆前,伸手撫摸那牆,多滑,多柔軟,該是多少人輕撫過,承載過多少人類的眼淚和斑駁的歷史。

我想一個人再去哭牆,好讓自己好好靜下來觀察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聖城。於是離開耶路撒冷的清早,一個人獨自去了哭牆一趟。 前往哭墙的舊城路,因為微雨的關係,路面濕滑。到達時,天剛亮。還未夠七點,哭牆前仍有不少猶太人在祈禱,一樣的虔誠,一樣的哭泣,一樣的專注於經書中的那個世界。有兩個女孩子結伴離開,她們大概十歲,穿著尋常,一般的鄰家女孩。她們離開時,向前行幾步,然後回身,再前行幾步,然後回身,當離哭墙遠了,才沒有再回身。

我再次來到牆前,用兩手輕觸那哭牆,仍是那麼涼那麼滑,歷史仍是厚重地橫在面前。我把手放在牆上良久,希望感受多些,了解多些,例如這些猶太人是為什麼而悲?為失去的聖殿?為她們的宗教?她們會為她們的生命和靈魂而悲傷嗎?被宗教綑綁的靈魂,會有自由嗎?

離開哭牆往回走,路上一個似在舊城工作的,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人問我什麼名字,我快歩向前走。去到分叉位,有點迷茫,不知是向前走還是轉右,心開始慌起來,擔心跟著我的那個男人知道我迷路了。我選擇往右,但好像很陌生,決定往回走,幸好往回走的路似曾相識,應是走對了路。那個工人男人此時在我後面,他又説話了,Besu,我知道那是吻的意思。

差不多走近城門,迎面是一堵牆,牆上掛了這張標語: 那是信奉東正教的阿美尼亞人被信奉回教的土耳其人迫害的一段慘痛歷史。 在耶路撒冷,基督教、猶太教、回教、阿美尼亞東正教,各自爭鋒,互不相讓。

聖城承載的不過也是人間的眼淚,還有仇恨和慾望。

楓樹的蹤跡

早前走元荃古道,由荃灣出發,沒有走完古道,便在深井離開。 要走元荃古道全程,太累了,沒有接受這個挑戰。

元荃古道不難行,但走得不太滿意,因為沿途都鋪了路,不少還是石屎路,容易行,但有失古意和原始的味道。這不是我第一次走元荃古道,記得兩三年前走同一路綫,好像沒有這麽多石屎路的。

不明白一條名為古道的行山徑,竟有這麼多石屎路。

話説回來,在行了大半段路, 就要轉入清快塘村,經深井離開的時候, 碰到了一列楓樹。是意外的驚喜。 陽光下的橙紅色。photophoto (1)難得的美好。

在清快塘村,有個喜香農莊,是個前村民在有二百年歷史的清快塘村消失後回來開闢的農莊,最奪目的是荷花池,一池清荷,映照人間。還有巨型稻草人,靜陪世人。photo (2)photo (3)

泰國機場的美食廣場

 泰國是熱門旅遊目的地,相信很多人都去過,而且還會再去。那麽,你一定用過泰國國際機場。有沒有遇到一個問題,就是泰國的國際機場好像只有貴價餐廳,沒有什麽便宜的地方吃點東西?

泰國機場美食廣場
美食廣場的入口

我是經朋友的指點,才知道在泰國機場最底層的左面(假設你正面對外面),亦即是往市區的機場巴士的出口附近,有個美食廣場,叫Magical Food Point。這裡有十多個檔口售賣便宜的食物,都是泰國本地食物。機場的職員都穿著制服在這裡用餐。

在這裡用餐,你要先在近門口的櫃檯買票,可以多買些,用剩的票在離開前換囘現金就可。

來這裡我一定買椰子,才35泰銖一個,即場開給你的,清甜可口。正。

酒店外的選擇

有一段時間沒有寫和旅行有關的事,今回就寫些旅遊資訊,和大家分享。

到外地,你可能選擇住酒店,可能租度假屋,也可能住B&B,近年新興一種網上住宿服務,就是讓你直接聯絡屋主,租住當地居民的公寓。可以是租一整間公寓,也可以是一間房。因為是直接透過互聯網和屋主聯絡,沒有仲介人費用,租金要比住酒店便宜,還令人有家的感覺。遇上好的屋主,還可獲得地道食和玩的貼士。

歷史最悠久和規模最大的要算是www.airbnb.com,雖說悠久,但網站也只有大約四年的時間,可找到全球超過五千個城市的住宿,公司位於三藩市,所以美國城市的選擇不少,歐洲的選擇也不遑多讓。

其次,是www.crashpadder.com,覆蓋九百幾個城市,因為公司駐倫敦,所以倫敦的公寓選擇最多;和www.istopover.com,公司在多倫多,以北美及歐洲的選擇最多。

未完的旅行心願(之二):各類海外義務工作機會

除了海外工作營,還有各種各樣超乎你想像的海外義務工作機會。就以International volunteer Programs Association 這個組織爲例,它有十二個成員,各為獨立的非牟利機構,提供各有特色的義務工作機會。每個機構都有網頁,大家可從中發覺自己感興趣的義務工作。

我還特別想介紹Earth Watch。Earth Watch組織與環保有關的義務工作,義工協助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從事大自然保育的研究,項目都十分有趣,不過參加的費用不菲,平均至少要二千美金,還未計來回機票,如果工作地點在美洲或歐洲,則至少要三四千美金。當然,付出這樣的價錢參加義務工作,吃和住都會比國際工作營好得多。

總而言之,參加海外義務工作的機會多的是,而且各適其適,任君選擇,我和你實在沒有藉口不做一次海外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