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l Calafate的相遇

在阿根廷El Calafate待著,主要是為了四出去看冰川。那時,我的小背囊已經被偷了,裏面載有我的相機,所以到了El Calafate,我只帶著一個手動的很便宜的相機,是在當地買的。記得坐船出海去看冰川時,我看到了爲之神魂顛倒的藍色冰山,一排浮在水上,陽光正燦爛,我是看得真的呆了,這可是我一路上看到的最美麗的景觀,正要擧機拍的時候,那機怎也按不下,怎麽囘事?是電池用完了。

世事就是這樣不可意料。不可強求。

早一日在途上認識、整日聊得投契的一對來自澳洲的夫婦,亦在船上,他們答應稍候把我的香港地址記下,回去之後就把這最美麗的藍色冰山圖片,寄給我。

下船之後,我怎也找不到這對澳洲夫婦,我想,我們是要不辭而別了,難免悵然。

回到住的地方,已經是下午四五點。

黃昏的時候,聼到敲門聲,開門,意外地發現那對澳洲夫婦竟然站在面前。他們聼過我說住在El Calafate的這一頭,於是千方百計打聽下,竟然奇跡地找到我,就為了拿我的地址,日後寄給我美麗的冰山圖片。他們親眼見到我未能拍照的失望。(其實El Calafate並不大,來自香港的女孩子亦不多,所以,還是有機會找到我的。)

而我,最高興是可以和他們親口說聲再見。

之後,他們真的把相片寄給我了。而那些相片,不知如何,現在再找不到。但這對夫婦,則仍然令我懷念,Kiev和Simone,你們好嗎?

在阿根廷租短期公寓貼士

曾寫過文章介紹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租短期公寓的生活。要體驗布宜諾斯艾利斯這個迷人的城市,租公寓是最好的方法。以下是一些貼士:

1.    在布市有多個區,其中數Belgano是最舒服﹐最有舒適生活feel的地區﹐而且沒有遊客的喧鬧。
2. 網上有很多租短期公寓的資料,多些搜尋﹐可以有多些選擇。
3. 一般有規模的代理都有很齊備的資料﹐您可按地區﹐價錢進行搜索。可留意www.bytargentina.comwww.tucasargentina.com。我用過這兩個網站,亦親自接觸過其工作人員,很專業。當時前者收取15%佣金﹐後者統一收費﹐每宗交易收佣金25美元。
4. 假期﹐例如聖誕期間﹐布市的短期公寓供應特別緊張﹐宜及早預定。
5. 一般來說﹐在落訂時﹐您要先付房價的十至二十百分比作為定金﹐抵步後﹐付餘下房價及佣金。落訂時,可透過Western Union匯款。Western Union在阿根廷十分普遍﹐每個城市至少有一兩間。在布市﹐更是每隔幾條街有一間。如果您已經身在阿根廷﹐可以透過Western Union落訂﹐在香港亦有多間Western Union可以預先落訂。

藍的記憶

    Perito Moreno   perito moreno 

阿根廷南部的冰川國家公園﹐佔地660﹐000公頃﹐受保護的冰川主要有47個﹐因為景色美加上保護了大量的冰川﹐被聯合國冠以世界文化遺產的稱號﹐裡面大名鼎鼎的冰川包括Perito Moreno, 冰川長五公里﹐高約150呎﹐每日以30厘米的速度前進﹐由於和陸地非常接近﹐受到壓力﹐常出現冰柱/冰塊爆裂倒下的奇景﹐在那裡站足半小時﹐你總會聽到隆然巨響﹔好運的話﹐你還可能捕捉到冰塊倒下一刻的壯烈景觀。由於有如此難得一見的視覺和聽覺效果﹐每日來看Perito Moreno的人絡繹不絕。

但阿根廷冰川國家公園內﹐讓我為之動容的不是這樣壯闊的冰川場面﹐而是在Onelli冰川附近的湖面見到的一塊很大很藍很亮的冰山。

blue iceberg

它很靜。立在綠色的湖水中﹐我第一眼看到它時﹐靈魂馬上被鉤住。

冰山的表面有稜有角﹐長約七八米長﹐似一塊橫空飛來的大石橫臥在湖中﹐春日的陽光撒在它身上﹐發光閃亮。天藍色的亮。晶瑩的亮。

聽說只有上百萬年的冰川才會呈現藍色﹐由於久經歲月的磨礪﹐冰川被擠壓得厲害﹐再沒有空氣留在裡面﹐當冰塊脫離冰川成為冰山後﹐一旦陽光照射﹐由於內裡沒有空氣﹐光線並沒有被反射成為白色的光﹐只有光譜裡最強的藍色能把光線反射﹐因此冰山呈現藍色。

經過千萬年的歷煉﹐才有這晶瑩的藍色﹐難怪靈魂會被鉤住。

這滿溢的一大堆藍﹐以棕色的山脈作背景﹐山脈之上是大片的藍天﹐藍天映照著巨幅的白色冰川﹐冰川之外﹐就是這大塊的藍冰山﹐存在於那綠色的湖中。

它的身邊是眾多似它一樣的藍色冰山﹐存在於湖中﹐但以它最大﹐最搶眼﹐最藍﹐最亮。一座座冰雕鬼斧神工﹐天然渾成﹐放眼望去﹐無盡的晶瑩藍。

我想起kieslowski的三部曲電影﹕《藍》《白》《紅》﹐其中藍代表自由﹐為什麼藍代表自由呢﹖當時不明白。但眼下一切明明白白﹐藍是形而上學的﹐空靈的﹐憂鬱的﹐自由的﹐純潔的……

後來我收到途上碰到的朋友寄來的冰山照片﹐發覺菲林上烙下的那份藍和晶瑩卻遠沒有記憶來得令我動容。

最美和最豐盛的藍的記憶原來留了在心中。

—————————————————

旅行貼士:
去看冰川國家公園,一定要經El Calafate。El Calafate 其實是一個小鎮,但全年都擠滿遊客,因爲這裡是去看冰川國家公園和去遠足勝地El Chalten的必經之地,地方雖小,但所有遊客可能需要的東西,這裡都一應俱全,包括數間華人開的自助餐餐廳。每日El Calafate都有多個旅遊團專門前往看上述的Perito Moreno冰川以及冰川國家公園的其他冰川。看Perito Moreno冰川的團是巴士團,搭巴士到達公園後,導遊會帶領你沿路,從不同角度看這個據説是全球最多人看過的冰川。我最愛的其實是坐整天的遊船看Onelli等一眾冰川。我的藍的記憶就是從這趟旅程而來的。

在El Calafate,至少要預留兩三天時間,一天巴士團看Perito Moreno冰川,一天搭船看一眾冰川。

還記得:
那日坐遊船,風很大,很寒冷,我凍到牙齒在打震,但為了貪婪,看一生人難得一見的藍色、湖水、冰川和山峰,構成的非人間景色,我還是待在了船頭。旁邊就只有一對途上認識的夫婦,和我一樣傻。他們和我之間,還有一個故事,待續吧。

哥斯達黎加西班牙文學校(二)

我說過會介紹兩間在哥斯達黎加的西班牙文學校,已經介紹過一間,此文介紹另外一間 – Wayra Instituto de Espanol

學校位於哥斯達黎加的西岸,臨太平洋的北部,是一個海灘城市,所在的海灘叫Playa Tamarindo,人口只有一二千人。

playa tamarindo   playa tamarindo

這一區有水清沙白的海灘,一年四季無休的陽光,以及各類水上活動,吸引不少歐洲和美國遊客來此度假。因此,這個區沿岸有很多度假酒店,亦有很多類似Playa Tamarindo的海灘城市。在這些海灘城市,不難找到像Wayra這樣的語言學校。

我介紹Wayra這間學校,是因爲我有朋友親身去過,覺得不錯,所以在這裡作介紹。

學校Wayra的環境一流,有一大片園地,中間散佈多座建築物,教室是也。園地種植了很多樹木,還有亭子,有時學生就在亭子裏上堂,一邊上堂,一邊可以聽到鳥聲和嗅到草木的香,很有幸福感。

說到學習,我朋友說,老師的教學水準出乎意料的好,而且是小班上堂,他很滿意。另外,學校提供的住宿環境亦不錯,加上附近就是海灘,對於寓度假、休息於語言學習的人來説,這間學校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凴個人的經驗,總覺得,不是非要為了學語言才去語言學校讀書,語言學校其實提供了很好的平臺讓個人接觸和體驗當地的文化,以及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交往。從語言學校獲得的非僅是學懂了一種外國語言這樣簡單。

國際主義和全球化﹕由智利的一段歷史說起

智利有一段發生在七十年代的歷史很吸引我。

智利社會黨創始人阿連德在1970年上台﹐推行國有化﹑財產再分配等社會主義政策﹐威脅到以美國為首的資本家利益﹐當時美國的尼克松政府決意(協助)策動政變﹐推翻阿連德政府﹔1973年政變終於發生﹐阿連德所在的總統府被炮轟﹐阿連德要所有跟隨的人離開﹐他留後﹐然後開槍自殺。

曾經看過一部記錄片﹐是追蹤當年阿連德政府在一夜之間被推翻的前後所發生的事情﹐尤其是阿連德自殺前後的情況﹐訪問了很多相關人士﹐亦播出了不少珍貴圖片﹐包括阿連德死時的圖片。至今我仍驚異於歷史上竟然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北島的《青燈》說到﹐當年阿連德自殺﹐政府在一夜之間被推翻的消息傳來﹐正在中國某地當建築工人的他哭了。令一個智利總統之死和一個中國建築工人拉上關係的﹐正是他那一代人懷有的國際主義情懷。

「國際主義」和現在週圍都講的「全球化」好像相似﹐但在北島眼中﹐「國際主義是全球無產者聯合起來﹐而全球化則是不明國籍的富人合伙坑蒙拐騙。」同是講國際﹐很相似的詞語卻在講完全兩種東西﹐而且﹐幾代人之隔﹐關懷已經大不同﹐國際主義是關懷弱者和無產者﹐而全球化則是關懷自己–如何在大氣候下生存和競爭。時代的巨輪下﹐很多東西都變得似是而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