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達黎加西班牙文學校(一)

如果你喜歡跳拉丁舞,又想有間學校好好照顧你,學校又是小班教學的話,這所名為CRLA的哥斯達黎加西班牙文學校可能適合你。

到過這間學校讀書的朋友說,學校提供免費機場接送,在你抵達後,有學校司機親自來接,把你送到寄宿家庭。對學生照顧很好。

學校規模頗大,有三十至四十個老師,開班數目不少,但維持小班教學,每班學生不超過四個人。(學校開班數目多的好處是,你被分配入讀的班較大機會配合到你的程度。)

下午,學校提供免費活動,最精彩就是學校請來專業導師教學生跳拉丁舞,每日都有免費堂上,學生可以大跳特跳。而周末學校會組織旅行活動。

(上述資料乃年前的經驗,如有興趣的朋友,請親身向學校再核實有關資料。)

學校位處首都San Jose的郊區,在一個安全的社區。朋友初抵哥斯達黎加時,由於有學校的司機接載至寄宿家庭,然後就在這間學校上課,覺得哥斯達黎加安全。其後,他離開哥國,前往墨西哥,囘程取道San Jose時,卻遇上搶擊事件。San Jose有些地方,他說,連的士司機都不敢載乘客去。但如果有學校照顧,避開危險的地方,去哥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事實上,哥國很受歐美遊客歡迎,到來讀西班牙文的美國人和歐洲人不少。爲何這樣吸引,前文已述,不贅。

去哥斯達黎加學西班牙文

downtown of san jose, costa rica我曾介紹過到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學西班牙文﹐其實在中美洲﹐以至拉丁美洲﹐有一個國家亦很值得去﹐就是哥斯達黎加 (costa rica)。

哥斯達黎加在拉丁美洲國家中﹐經濟算是不錯﹐政局相對穩定﹐國家雖小﹐但生物的種類和多元化(biodiversity)﹐卻是國際領先﹐佔全球的百分之五。政府對生態環境的保護亦相當重視﹐開闢了很多受保護的國家公園和保育區 ﹐並且大力發展生態旅遊﹐被公認是生態旅遊的先行國家和落實者。

因為歷史原因﹐哥國的社會相對其他拉丁國家較為平等﹐識字率達九成以上﹐同時政府為全民提供基本的醫療保障﹐這些都是很多拉丁美洲國家難及的。哥國並且是全世界第一個國家修憲廢除軍隊的﹐現時全球只有很少數國家沒有軍隊。

去哥國學西班牙文﹐有幾大吸引﹕

1) 西班牙文學校眾多﹐你有很多選擇 – 哥國是受美國人和歐洲人歡迎的學西班牙文國家
2) 學費比去西班牙學西班牙文便宜
3) 有美麗的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和沙灘﹐加上這個國家生態旅遊發達﹐大可在學習之餘﹐在大自然倘佯﹐並且不用擔心破壞環境

安全是去拉丁國家旅行或學西班牙文要注意的一個問題。哥國亦不例外。在哥國有些地區是不安全的﹐看看旅行書﹐就知是哪些地區﹐千萬要避。我的一位朋友去到哥國首都San Jose入讀語言學校﹐經學校的指點和照顧﹐一切無恙﹔後來他再經過San Jose﹐幾乎連條命也沒有﹐他住的旅館所在的地區原來十分危險﹐晚上發生槍戰﹐子彈在旅館牆外亂飛﹐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後幸好沒事﹐算是死裡逃生。

我會在來文介紹兩間哥國的語言學校供參考。 再 說 。

再說尼加拉瓜

church in granada, nicaragua寫過兩篇文字講尼加拉瓜﹐有點意猶未盡。決意再續字緣。

如果說有什麼東西令我對這個國家不存好感的話﹐那一定是它的宗教氣氛太濃。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2006年11月﹐尼加拉瓜通過新的法例﹐把任何情 形下的墮胎均列為非法﹐換言之﹐即使墮胎的女性是強姦受害者﹐或健康會因為繼續懷孕受損﹐都不能墮胎。這是什麼的法例﹐完全置女性的權利和人性不理。我當時看了這則新聞﹐既感到十分不可思議﹐亦感到氣憤莫名。

除了尼加拉瓜﹐全世界就只有智利、薩爾瓦多(El Salvador, 尼加拉瓜的鄰國)、馬耳他 (Malta)和梵帝崗行此惡法。

去過尼加拉瓜的朋友說﹐這個國家有個特別的現象﹐就是街上到處都見到修女的行蹤﹐因為這裡的人和中南美很多國家一樣﹐以信奉天主教為主﹐很多女孩子都走去做修女。我朋友在Granada讀西班牙文﹐他的一個女老師很年輕﹐不夠二十歲﹐她就透露過想做修女。

每次外國學生和本國的老師出外活動﹐行經教堂﹐老師都會停下﹐在教堂前低頭﹐兩手合什。

越窮的國家﹐信教的人就越多。因為宗教成了這些人僅有的希望和寄託。但當宗 教令到一個國家完全禁止墮胎﹐我很相信宗教不會帶給人任何希望。

在尼加拉瓜的Granada學西班牙文

granada, nicaragua我曾經在西班牙的Granada讀過幾個月的語言學校﹐在這個網誌寫過好幾篇文字介紹﹔今回我介紹的國家是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推薦的城市﹐無獨有偶﹐亦叫Granada。

尼加拉瓜有著迷人的歷 史﹐想了解它的近代史﹐可看我推薦的這部自傳

在此先作聲明﹐我沒有去過尼國﹐我在這裡講的讀西班牙文經歷﹐是一位朋友的經歷。他不是中國人﹐要不我會邀請他親自把他的經歷寫出來。

這位朋友其實到過很多不同國家和地方讀西班牙文。他這樣總結他在尼國Granada讀西班牙文的經 歷﹕學校的氣氛和活動是我去過的學校中最好的。這裡的人十分有善。這個城市亦算安全。

Granada是一個滿佈殖民地建築的城市﹐城市很漂亮。它是尼國以人口計第四大城市﹐在中美洲來說﹐它是第二歷史悠久的城 市。

我朋友讀的學校叫NSS﹐學校座落在Granada的中心廣 場Palacio de la Cultura的一邊﹐從學校的頂樓可瞭望整個廣場和城市﹐上堂小休時間﹐老 師和同學會坐在廣場聊天休息。(註﹕學校的網址有點奇怪 ﹐ 不大似語言學校的網址 ﹐朋友說﹐這個網址幾年以來都沒變。 )

這間學校令我的朋 友讚不絕 口的地方是它安排的活動。“下午的時 候﹐學 校會安 排一部車﹐載老師和同學一齊去湖 邊﹐或者載我們去參觀當地的醫院﹐和醫院的護士醫生見面﹐了解當地的情況。”

“Granada很美﹐除了滿街是殖民建築﹐離城市不遠處就是湖泊和火山。老師和同學常一齊郊遊 。全部免費的。”

“有次老師把我帶到她家﹐聽她的祖父講家族歷史﹐很有趣。”

由 於學生不是很多﹐這裡的上課都是一對一為主﹐即使是小組教學﹐一班最多不超過學 生。我朋 友說﹐這 裡的老師一般都只有中學教育程度﹐很年輕﹐學歷不高之外﹐亦不大有教學經驗。但她們都很友善和熱 心﹐而且是一對一教學﹐所以﹐沒有什麼所 謂。

去尼加拉瓜讀西班牙文﹐總括而言﹐有幾大好處﹐一是這裡的學費和生活費便宜﹐二是這個國家是中美洲國家中較安全的﹐三是這個國家很美 麗﹐到處是湖和火山﹐四是這 裡的人真的很友 善﹐五是這個國家的語言學校有個傳 統﹐是善於安排學生參與志願活動(因為這個國家窮的關係﹐有很多志願組織進駐尼國﹐由是志願活動不難安排) 和課餘活動。

Celia是我有了這個網誌後認識的朋友﹐她住在尼國首 都Managua。Ceilia﹐有空可以講講你在那邊的生活經歷嗎﹖我很有興趣知道呢 。

—————————–

更 多 在 尼 加 拉 讀 西 班 牙 文 的 資 料

尼 加 拉 瓜 語 言 學 校 搜 尋

城市的靈魂﹕記布誼諾斯艾利斯

rubbish collectors in buenos aires, argentina    underground of buenos aires, argentina   street of buenos aires, argentina

有人說阿根廷首都布誼諾斯艾利斯是南美最美麗的首都﹐沒錯﹐布市的確很美﹔有人說﹐這裡既有拉丁文化﹐亦有濃厚的歐洲味﹐亦沒錯﹔又說﹐有些東西是這個城市獨有的﹐例如探戈﹐亦對﹐但依我看﹐都遠未觸到這個城市的靈魂。

對﹐這個城市是有靈魂的。

我在布誼諾斯艾利斯住過兩個月﹐先後在市內四個不同地區租過公寓居住﹐有高尚住宅區﹐亦有平民區﹐在走路之間﹐抬頭之間﹐總算隱約窺見這個城市的靈魂﹐在它最高尚和最悲微的時候。

富人區的風景
我租住的第一個公寓座落在高尚住宅區Belgano—可不要誤會﹐本人非因有錢或自覺高尚﹐才選擇住高尚住宅區﹐這裡的高尚住宅區價錢等如我家所在地的香港平民區價錢。說回頭﹐在這個區住的人打扮時髦﹐以青壯年人居多﹐大概屬新一代中產階級。區的外圍是一條名為Libertador的大道﹐車道有八條之多﹐寬闊有氣派﹐兩旁種植了繁茂的樹木﹐樹上黃色的小花經一夜晚風﹐早上起來一地秋意。大道後面是延綿幾公里長的公園﹐滿是蔥綠的樹木和草地。

有錢人都愛養狗﹐卻無暇或懶得照顧﹐於是你會見到這個富人區常見到的奇景﹕一個年青人牽著十幾隻狗浩浩蕩蕩散步去。狗軍隊走過後﹐地面留下什麼﹖對了﹐狗屎。在富人區走路﹐路面的陷阱重重﹐除了路面有一塊街磚沒一塊街磚的—和市內其他地方沒有兩樣外﹐你還會輕易踩到狗屎。在這個城市/國家﹐沒人理會公共空間﹐經常見到店舖主人就這樣把垃圾由店內掃到街上﹐連富人區都滿地狗屎﹐恐怕世界其他地方並不多見。

布誼諾斯艾利斯就是這樣充滿矛盾﹐一方面﹐狗屎﹑殘破的路面可能和富人區的形象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則百份百反映這是有錢人地段﹐例如﹐自然精緻典雅的餐廳俯拾皆是﹐侍應一身制服﹐服務專業﹐食物一流。

阿根廷文化受意大利影響特深﹐尤勝西班牙—在歐洲意大利人出了名愛罷工﹐我在二零零三年在威尼斯﹐就碰上了碼頭工人罷工﹐反映在食物上﹐阿根廷三大食物—意大利粉﹑薄餅和牛扒﹐就有兩款源自意大利﹐另外﹐阿根廷人和意大利人一樣愛雪糕﹐且做得美味﹐雪糕店俯拾即是﹐由於焦糖是阿根廷人最愛的甜品﹐這裡的雪糕有一款焦糖雪糕﹐恐怕唯阿根廷獨有。

既然是富人區﹐居住的大廈自然講究﹐每座大廈不過十來層﹐推門進入後就是玻璃幕牆的堂皇小廳堂﹐裡面擺了一檯一凳﹐一盞座燈莊嚴地豎立在檯上﹐穿制服的護衛員端坐在桌後。每座大廈都有這樣一個護衛坐對門口﹐透過玻璃看著街外﹐一個連一個﹐好像走進一個護衛城﹐夜晚走在街上﹐千萬雙護衛的眼睛伴著你行﹐又怎會不安心﹖這裡肯定是整個首都/阿根廷最安全的地方。有時我一個人晚歸﹐獨自從地鐵站步行十五分鐘回家﹐就全靠這座護衛城壯膽。

安全﹐綠樹成蔭﹐餐廳林立﹐狗軍隊浩浩蕩蕩步過﹐各式各樣提供舒適生活的店舖﹐咖啡座﹑雪糕店﹑理髮店﹑健身室﹑影帶店﹑水果店﹑意大利粉外賣店﹑超級市場等星羅棋佈﹐構成一個自足的世界﹐一切安好﹐整整有條﹐把外面的不安﹑躁動全阻隔開……

至今仍記得二零零二年阿根廷發生金融危機﹐當地人湧向銀行提款﹐卻沒錢可提﹐他們激動﹑激憤。三年後來到這裡﹐積壓的怨氣沒有消解﹐遊行示威﹐罷工抗議無日無之﹐老師可以不理學子罷課兩個星期﹔影響市民生活的地鐵可以事先不作通知就罷駛﹐市民到了地鐵站才知沒車可乘﹐還一罷工就罷它幾日﹔收集垃圾的工人罷工﹔的士司機罷工﹔電話公司員工罷工……金融危機令這裡的人收入折一半﹐國家負債纍纍宣佈不履行還債責任﹐結果沒有人再肯在這個國家投資﹐沒投資﹐舊的繼續舊下去﹐新的永遠沒法來﹐有能力的人都想離開這個國家﹐沒能力的人只好計算著如何過日子。地鐵罷工的那幾日﹐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女人﹐她去到地鐵站發覺罷駛﹐十分憤怒﹐因為她買了地鐵月票﹐如果她要改搭巴士﹐便要平白多付幾角錢。她說她每個月的支出都要計得一清二楚﹐即使是幾角錢﹐都很要緊。「我們是窮人﹐不是要我們改乘巴士就可以解決問題的。」 她動氣地對訪問她的人說。

貴族區的舊習氣
我住的第二個區叫Recoleta﹐亦是高尚住宅區。Recoleta自本世紀初以來便為貴族居住﹐格局有點似Belgano﹐但陳腐味濃得化不開。陳腐﹐因為這裡殘存的活力是由遊客撐起的﹐世紀繁榮過去﹐住在這裡的貴族世家已經以老人居多﹐在這裡出入的老婦臉上塗上厚妝容﹐身穿高雅的套裝﹐很富態。遊客都跑來這裡﹐是要追慕這裡的貴族氣﹐其中Recoleta墓園更是他們必訪之地。在這個墓園下葬的人非富則貴﹐包括佩隆夫人。當時社會的階級門第觀念極深﹐以佩隆夫人當年的身份和地位﹐死後要安葬在這個墓園﹐都要因其出身平民的關係﹐幾經波折。

而這種看人低的習氣在我出入大廈時就最能感受到。在Belgano居住時﹐雖然是有錢人住的大廈﹐但進了升降機﹐同住一座大廈的人總會友善地和你打招呼﹐可能住的都是新一代中產階級﹐比較開放。在Recoleta住的這座大廈﹐居民進了升降機﹐不要說打招呼﹐連望你一眼都沒有。即使是同一層的住客﹐見到面﹐一聲招呼都不打就經過。我每次進出大廈﹐心情都變得和整座大廈一樣﹐陰陰沉沉。都怪當初匆忙才找上這裡的公寓居住。

探戈舊區
我住的第三個區叫San Telmo﹐這是個老區﹐亦是舊日探戈活動的中心地。今時今日﹐這裡設有不少探戈工作室傳授探戈舞﹐或專為遊客表演的場地。最著名的是在Dorrego Square舉行的週日藝墟﹐吸引各路人馬前來表演﹐其中不可缺的是街頭探戈表演。

除了區內主要廣場附近成為遊客區﹐建築物都經過翻新外﹐在較外圍的地方都是破落的大廈﹐外牆滿是塗鴉﹐我住的公寓落在這邊緣範圍﹐旁邊便是座殘舊﹑被用作青年旅舍的建築物﹐再旁邊是沒人住的薰黑舊居。公寓前躺著一條大馬路﹐高速公路凌空而過﹐就在這公路下住著幾個用紙盒當睡窩的流浪漢。每日進出﹐都見到他們。

有日從Dorrego Square走回家﹐穿過破落的街道﹐見到一個雙十年華女子蹲在一個樓梯口﹐腳邊放了個大背囊﹐她低著頭﹐悲傷的影子留了在路面。離她不遠處﹐一個男人光著上身﹐睡在破門深鎖的大廈台階。

因為遺失了旅行證件的關係﹐我需要照片來補領證件﹐問一間商店的老闆﹐哪裡可拍照。他說﹐附加有一個這樣的地方。我循指示去到門口﹐發覺並沒有大門﹐只有一條長長的走廊﹐於是滿心狐疑走到盡頭﹐見到有個殘舊的玻璃櫃﹐後面豎了個紙屏風﹐上面掛滿陳年的合家和個人照。有一張紙條說﹐如沒人﹐可按鐘。我按了鐘﹐不久即走出來一個近五十歲的婦人﹐她的頭髮梳緊向後﹐很瘦﹐化了個很白的妝﹐嘴脣卻塗得紅紅的。我表明來意後﹐她要我稍等﹐當她從屏風後再鑽出來時﹐手中已經拿著部似寶麗萊相機的東西出來。我向她說﹐臉要佔相片三分之一位置﹐作申請護照用﹐她不斷點頭。

在玻璃櫃前有張油漆剝落的木凳﹐我坐在上面﹐以白牆為背景﹐給定了影。當她遞給我照片時﹐我無言以對﹕我的人頭大概佔相片的十分之一﹐相紙薄似蟬翼﹐顏色灰灰藍藍﹐看上去我十足似個囚犯。

我付了三美金﹐拿走四張我不會用的照片﹐沒怨半聲就走了。我想起的是女攝影師臉上的皺紋和她的白妝容。

平民區和拾荒者
我住的第四區叫Congresso﹐Congresso即國會﹐顧名思義﹐這個區座落著國會大廈。雖然這是國會大廈所在的地區﹐卻是個普通的住宅區。這個區薄餅店林立﹐我搬來這個區前的兩天﹐從報紙上獲悉﹐在一間有名的薄餅店前發生搶劫案﹐有路人受傷。

我沒有怎在意﹐依計劃搬入了這區居住 – 畢竟這裡是阿根廷﹐這種事不常有﹐但亦總會發生的吧。在我住的大廈對面行人路上﹐每到入夜﹐就會有一對男女拆開一袋袋的垃圾﹐選出可回收的紙盒和膠樽拿去賣。我深夜回家﹐總會見到他們在幾大袋垃圾中間忙著﹐他們離開後﹐那段行人路便會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垃圾崗﹐但奇怪的是﹐天亮﹐街上再度熱鬧起來時﹐垃圾會不見了﹐那段路面又會回復正常模樣。我好生好奇﹐打探之下﹐才知道是政府深夜派人清理。原來在阿國﹐這些撿拾垃圾維生的人到處都是﹐每當深夜﹐好多街角落都撒滿垃圾﹐烏煙瘴氣﹐雖然有居民抱怨﹐但政府並不阻止﹐皆因阿根廷近年出了個左派總統Néstor Kirchner﹐他說這些人是因為窮才去回收垃圾﹐把地方搞髒了﹐就由得他們吧﹐至少他們有生計可圖。這個總統亦夠良心和豪氣的﹗

在阿根廷﹐總有很多東西在發生﹐總有很多問題我想問﹐總有些東西我不明白﹐總有些驚喜﹐總有些意外……

在離開當日﹐我貪婪地用眼睛大力吸納城中的風景﹐想念著這個城市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