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九遇上野口勇

昨日去了西九文化區。這裏變化真大。很多地方因爲工程關係圍了起來,當眼處不少地方變成了停車場,草坪少了,空間少了,慢慢地,在規劃之下,「文化區」終於成形了。

記得很多年前,有七八年前了吧,當這裏還未被規劃前,空地有多大呀,我甚至帶來一架很小的兒童單車來這裏,讓我才六七歲的侄女騎。那時,還沒有單車租。

話說回來,今次來西九文化區是爲了看展覽–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看完展覽,對於野口勇(Isama Noguchi)和傅丹之間的交疊和變奏,我看不出什麼來。最喜歡的當然是野口勇的雕塑作品。野口勇是日裔美籍雕塑家,在國際享有盛名,今回是第一趟看他的作品,也是到塲看了塲刊介紹和作品,才知其人。

我喜歡他的岩石作品,例如這個名為「童年」的花崗岩作品:漂亮而有內涵,滿載可能!

以上作品名為「奇異鳥」,奇異的青銅作品!還有這名為「這受難之大地」的青銅作品。

M+博物館還未建成,展覽設在M+亭內,所以地方不大。地方雖小,走出來時,感覺心敝開了,抬望眼,烏雲卻半掩。

2018西葡二國自駕遊:Cávado河谷

2018西班牙、葡萄牙自駕遊路線圖:https://goo.gl/XKQuWY

在葡萄牙北部,河流和山谷處處,隨便把車停在路邊,都可以看到美好的風景。

這是我們在Cávado河谷停在某轉彎處看到的風景。這轉彎處有個小教堂,路邊竪立了一個堅實的石十字架,上面繫有條白色的紗巾,在陽光下十分耀眼。Cávado河流經葡國北部,河域全是在葡國境內,河源是1520米高的Larouco山脈。

這是另一個拐角處看到的風景:

我們住的Hotel São Bento da Porta Aberta, 居高下望的就是Cávado河谷,風景絕美。

在這裡,風景總和宗教分不開。我站立眺望的地方,在酒店之面的空地,那裡竪立了兩座在當地很重要的宗教建築物,都是以”São Bento da Porta Aberta”命名的教堂,和酒店的命名一模一樣。教堂一古典,一新古典模樣,古典教堂旁燭火鼎盛,人們絡繹不絕來此供奉聖母,令我聯想到中國人以香燭供奉祖先。

2018西葡二國自駕遊:那山呀!

2018西班牙、葡萄牙自駕遊路線圖:https://goo.gl/XKQuWY

葡萄亞中部和北部山脈和河流縱橫,到處是高山和谷地。以北部來說,就有多個山峯,包括 Gerês (1544 米)、Peneda (1416 米)、Marão (1415 米) 及 Soajo (1415 米),前兩個山峯的所在範圍更成為Peneda-Gerês 國家公園。 中部則有全葡萄牙內陆最高的山脈Estrela, 附近成了Estrela山脈國家公園。

由西班牙西北駕車進入葡萄牙北部和中部,因為山多的關係,不僅山路多,而且山路迂迴曲折,加上山高路窄,很多時車在懸崖邊駕駛,下望時真的心慌,但也是在這時才看到特別的山景。 葡萄牙的山很特別,不是所想像的綠色,而是深褐色。山頭時見碎石殘枝,有點荒凉,更顯天之高,山之重。 葡萄牙擁有歐洲最穩定的邊界,歷經近千年而不變,就是因為高山形成自然屏障,可以阻擋入侵者。

瓦倫西亞遇見伊斯蘭風格陶瓷

在瓦倫西亞參觀了西班牙國家瓷器及裝飾藝術品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Ceramics and Decorative Arts “González Martí”),因爲星期日免費,所以選了一個星期日進場參觀。 

博物館的建築物是一座洛可可和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宮殿,於一九四一年獲政府評定爲文物建築。這座博物館最吸引我的是所展出的伊斯蘭風格陶瓷,真美。我還未見過這樣美的伊斯蘭風格陶瓷,一見難忘。

展出的伊斯蘭風格陶瓷不少是在十三至十五世紀製成,期間瓦倫西亞成了當時的陶瓷中心。伊斯蘭教在西班牙統治了八百年,這些陶瓷印證了當時伊斯蘭教的影響。

後來基督教征服了伊斯蘭皇朝,其後出現的陶瓷,兩種文化的影響俱在,別有一番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