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六四燭光很動人:選擇去維園的理由

photo 2photo 1photo 3我不喜歡支聯會的一些過於煽情和形式化的安排和口號,但我還是選擇了去維園,和去維園的理由。

這個晚上,在人群裏,燭光中,我明白我在維園的一個原因:讓我們的燭光給中國土地上無數為講真話而失去自由和受迫害的人,帶來一點溫暖。劉曉波,劉霞,高瑜,許志永, 天安門母親……無數我不認識和說不出名字的人,他們為了說出真相和維護公義,正失去自由,有些甚至被迫害至死,例如李旺陽。

大會說,已經有三十幾位天安門母親離世,看不到六四平反的一天。

我們的燭光至少可以給她們一刻的慰藉吧。

這個晚上,我也為内地維權律師滕彪的情真意切的講話而感動,且節錄主場新聞筆錄的他的講話:

我叫滕彪。1989年我在東北一個小縣城讀高中,兩年後考入北大。如果我早出生兩年,那被坦克碾死的,很可能是我;而那流乾了眼淚的、被禁止說出真相的、被禁止悼念的,就是我的母親。

六四死難者是替我而死的,是替我們每一個倖存者而死的。也就是說,我們的生命裡包含了他們的死亡,如果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無法真正理解自身和我們所處的中國。因此,我們有責任記住那場屠殺,我們有責任要求真相與正義,我們有責任接過早早就倒下的英雄們的火炬。

而這,就是我今天站在這裡的原因。今天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六四之夜來到維多利亞公園,來之前,國保和我所在的中國政法大學警告我:不能參加任何六四紀念活動。但我必須來,我必須告訴香港的朋友們,我們多麼感激你們紀念六四!

我必須告訴全世界:

25年過去了,但屠殺並沒有在1989年結束。以運動的名義,以法律的名義,以維穩的名義,以國家統一的名義,殺人從來沒有停止過。

隻身當坦克的王維林被人間蒸發了。更多的「王維林」被判處死刑。從被槍斃的所謂六四暴徒,到莫名其妙死於勞教所、看守所、監獄和各種黑監獄的訪民和囚徒,從翻越雪山的藏族逃亡者、和平抗議的維族婦女、法輪功修煉者,到拒絕強拆的公民、抗議污染的市民、拒絕強制墮胎的孕婦,從孫志剛、力虹、李旺陽,到夏俊峰、曹順利、果秀洛桑。

鎮壓也從來沒有停止。六四政治犯苗德順已經被關押25年,他經常被毒打、關禁閉,至今還在監獄服刑。我們的生命裡,包含了1989年的苦難。每一天都有爭取自由的人們失去自由。從王丹、陳子明,到高智晟、劉曉波,從秦永敏、劉賢斌到伊力哈木、許志永。

從去年3月到現在,被捕的人權捍衛者已經超過300人。中共壓制民間社會,已經從穩控模式升級到清洗模式。他們抓記者,然後抓替記者而呼籲的記者,然後為抓替記者而辯護的律師,然後再抓為記者辯護的律師的辯護律師。但是就像香港人喊出的口號一樣:You can’t kill us all。 「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就像李旺陽生前所說的:「就算砍頭也絕不回頭」!

對遺忘的反抗沒有停止,對壓迫的反抗也從來沒有停止。在殘酷的鎮壓之下,公民維權運動發展起來了。維權律師,公民記者,獨立作家,街頭活動家,站起來的人越來越多了。就像參加完今晚的燭光晚會之後就要趕回大陸的中國人一樣,向你們致敬!

因為我不斷推動維權運動,不斷發表反動文章,十多年來,被停課,被吊銷律師執照,被軟禁,被綁架,被關押,在被關押期間,秘密警察們氣急敗壞地罵我、打我,但我絕不後悔,也絕不後退!

因為退無可退。

香港,也退無可退。沒有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香港人絕對不會有真正的普選。香港的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和各種自由也會被慢慢地滲透。
我們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

我們也期待有一天,讓愛與和平佔領天安門!

就像1989年我們所做的那樣!

那一年發生了兩件事—和平的八九民主運動和慘絕人寰的「六四」屠殺。

再來一次八九!但絕不要再來一次「六四」!

十分優秀的講詞。但願他在回國後不會受到當局的滋擾和迫害。vig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