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的真誠和懺悔

我是在外地的酒店房間,收看電視新聞時知道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的。那一刻我不禁對著電視機叫了出來,真好!彷佛世界的正義得到了伸張。

曾經寫過劉曉波和妻子劉霞的事,因爲很早就對劉曉波這個人很敬佩,他堅持理想卻低調,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真風骨。天安門母親的丁子霖說:「當年廣場上的風雲人物,現在還能像劉曉波這樣堅持信念,還剩幾個呢?」說得正是。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在警察監視下,見到了劉曉波,轉述劉的説話:「這個獎首先是給六四亡靈的」,說完這句話,劉曉波流下眼淚。

對於劉曉波爲何有這樣的反應,在看了世界新聞網十月八日的這篇報導“劉曉波獲獎推手胡平專訪”(曾慧燕紐約報導)後,我才明白過來:

以下摘錄報導的部分内容:

“他曾在電話訪問中對本報記者表示,這些年來,他「時時被負罪感困擾」,一直問自己為六四亡靈們做過什麼?……他說:「在秦城監獄,我寫了悔罪書,在出賣了個人尊嚴的同時,也出賣了六四亡靈的血。出獄後,我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臭名,得到過多方的關懷。而那些普通的死難者呢?那些已經失去生活能力的傷殘者?那些至今仍在牢獄之中的無名者呢?他們得到過什麼?」……儘管他是最後一批撤出天安門廣場的人之一,他仍懺悔沒有在大屠殺後的血腥恐怖中挺身而出,以行動表示自己的人性。因此,最近這些年,他經常以「贖罪心情」為在六四事件中痛失愛子的丁子霖等六四難屬奔走呼號。”

劉曉波說過,他只是想真誠地活在世上,因此他堅持提筆說真話,為此多次鋃鐺入獄,亦正因為想真誠地活在世上,所以他坦然面對自己有過的不真和不誠,對六四死難者懷有深深的愧疚。但在今日的中國,要真和要誠,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