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卅伍湛記腸粉和煎餅

早前清明期間陪父母去廣州拜山,入住龍津東路的七日酒店。附近就是西關老字號伍湛記,父母在廣州的老朋友介紹我們去幫襯,結果,沒有失望。

伍湛記創始於1956年。以及弟粥最有名。但是我吃齋,對及弟粥沒興趣,試了羅漢齋布拉腸粉,擊節讃賞。腸粉軟薄且滑,內包紅蘿蔔絲和菇類等素菜,很合我的口味。這樣的腸粉很難在香港吃到。

家人點了艇仔粥,也喜歡,說挺不錯的。

這裡還售德昌咸煎餅。母親說她舊時在廣州住,常去德昌茶樓吃咸煎餅。那裡的點心師傅創製有濃厚南乳味的咸中帶甜的鬆脆煎餅,深受歡迎,德昌咸煎餅因而聞名西關。但德昌在九十年代因重建而執笠。而伍湛記的師傅承繼了有關手藝,於是徳昌咸煎餅成了伍湛記的名物。

我買了一個咸煎餅吃,味道不錯,有濃濃的南乳味,咸中帶甜,但是因為油炸的關係,淺嘗即止。

還是傳統的東西能留住人的心。

成為政治走卒的人,不是英雄:看「消失的檔案」有感

看完羅恩惠導演的「消失的檔案」/及聽了片後的導演分享,感想良多。

首先,紀錄片所呈現的,限于片長,僅僅是導演所蒐集得来的豐富資料的一部份,導演在片後所分享的訪問過程和經驗,比紀錄在片中的資料還要精彩,所以,紀錄片僅僅是填補香港六七暴動歷史空白的一部份努力,還需要更多努力和資源,把有關資料整理成書或製作成網上資料,以保存香港歷史。「消失的檔案」的衆籌值得大家繼續支持。

紀錄片之所以叫「消失的檔案」,是因為羅導演在香港檔案處只找到21秒影像是有關六七暴動的。羅因此要去到英國档案處及其他地方辛苦找尋資料,才製成此紀錄片。 

羅在分享時説,雨傘運動中究竟是誰下令放催淚彈的,這些歷史日後我們會在政府的檔案處找到嗎?當然不會。香港消失的歷史,衹能靠民間力量自己去救。(可參看銷毀的檔案,消失的城市

此外,看這套紀錄片時,會邊看邊聯想到今日香港發生的很多荒謬現象,歷史原來正在重演。看了其實是心寒。

這套紀錄片更令我想起幾年前在新光戲院看的由火石文化/六七動力研究社在背後支持的有關六七暴動的紀錄片。時光交錯,令我看到了表象之下的一些東西。在羅的紀錄片,出現了當時火石文化推出的有關六七暴動的書籍和文藝創作的慶祝場面,人頭攢動之中,盡是左派名流,包括葉國興和蔣麗芸。

今日的眾新聞頭條更是把表象之下的東西説得更出:百人公祭參與暴動死者 吳亮星:平反六七建議獲中央重視

曾經以為那年火石文化/六七動力研究社搞的六七暴動紀錄片提供了歷史的真像。原來,都不過是「像」。

最想説的話是:

-今日,我們要看到真相很难,很多東西其實是懷有政治目的,政治宣傳而已。

-求真的人很值得我們尊敬。(早前羅恩惠在地區放映其紀錄片時遭到骚擾,要義工護著離開。要找地方反映也難。)

-六七暴動和今時今日香港的歷史,給人的最大警醒是,不要被政治洗腦及被政治洪流牽著走,一旦成為政治走卒是最可悲的。成為政治走卒的人,不是英雄。

-不少説法以為,六七暴動是當時香港社會問題引起的。暴動之後,香港政府推出惠民措施,以撫平民憤。真的嗎?我個人覺得六七暴動最根本的本質就是本土共產黨人因著大陆的文化大革命,在香港搞的一場政治運動,目的是表達忠誠。這是一段被「製造出來的歷史」。就此,葉健民教授的看法-六七暴動並不是港英政府後來推出社會改革措施的關鍵-正好旁證了此說法。他的文章「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認為,麥理浩時期的社會改革黃金歲月,很大程度上與英國工黨於70年代上台有直接的關係,六七暴動不是主因。

由中環步行至山頂的快捷路線

在朋友的帶領之下,第一次由中環步行至山頂,不用一個小時就已經到達,而且不甚費力,值得向大家推薦。

出發地點:香港站E1出口

終點:山頂(山頂廣場)

路線:由香港站E1出口,經過國際金融中心商場和恆生銀行總行,來到中環至半山的自動扶手電梯,乘搭電梯一路去到電梯的盡頭,即是干德道。你現在大概明白為什麼這條路線這樣快捷和省力了吧。

到了干德道後,向左走,接上「舊山頂道」。舊山頂道的上行斜度缓和,而且兩旁種植了大樹,不算費力。 途經白加道纜車站,可駐足看看纜車和半山融為一體的風景。走到舊山頂道盡頭是分叉位,選擇向右走「種植道」,之後選擇走芬犁徑(Findlay Path),不一會就可到達山頂廣場/山頂纜車站。 上到山頂,倦了,可選擇撘巴士或小巴回到中環,也可繼續行。當日我們選擇了沿著盧吉道繞山頂走,經克頓道下行至香港大學。去到香港大學站時,走了將近三小時。

在山頂看香港風景,雖然海港越來越狹窄,但風景依然迷人。幾個星期前去廣州拜山,那些遠房親戚説,我們的「小蠻腰」(廣州塔)靚極了,你們香港的維多利亞港沒法比。 我沒有興趣去看小蠻腰,那個名俗死了,單聽名字就不想去看。我也不喜歡突然「靚」起來的東西。

香港的維港安靜地躺在那裏,伴了年年月月。一切靜好。

不過,香港真的還會靜好?

西環的素咖啡館

星期一勞動節的公衆假期,下午三點來到這裡,只有幾張枱坐滿人。

喜歡這裡的靜;喜歡這裡是吃素和飲素咖啡的地方。

豆奶泡沫咖啡用小黃杯盛載,份量有點小,味道卻很不錯。窗外的「第二街」有幢六層樓高的住宅大厦立在轉角處,用黑墨塗了鴉。旁邊的鋪頭下了閘貼満待租廣告。這間咖啡店座落在這樣的環境,很靜。朋友點了玫瑰豆奶咖啡,好美的玫瑰和點點紅色花瓣點綴咖啡上。朋友說味道很不錯。這裡的磨茹素扒包很好吃,連薯角和沙律,加湯,九十九港元。味道可口清新,食材也好。

LN Coffee「幸福咖啡館」離西營盤地鐵站B2出口不遠。其實很方便。奇怪為什麼這裡人不是太多,大概吃素還是少數人的選擇吧。

「幸福咖啡館」地址:西環第二街118號

在這裡安安靜靜坐了兩個小時,走時五點左右,咖啡館出奇的靜。

真的喜歡這裡的靜,這裡的素。

愛戀.浪漫之說:年月回望

年輕時會嚮往愛戀,即那種惶惶不可終日,每日思念對方的浪漫愛情。惶惶是因為不知自己是否「夠好」,配得上對方,或者懷疑自己是否對方的最愛。個人的存在繫在對方身上。既有愛戀滋味帶來的無限喜悅和陶醉,也有忐忑不安,缺乏安全感。

當愛戀期過去,步入婚姻或平穩感情生活的人不會再有這種忐忑不定和惶恐。因為那已是實實在在的生活。不過,就代表再沒有愛戀的滋味嗎?

那是另一種的愛戀滋味。一起變老,一起由食肉者變為素食者,一起改變飲食生活習慣⋯⋯日子點點滴滴,一起走過。

「這幾天你一定吃得不健康,在腰間都長出贅肉了。我太高興了。」

「為什麼高興?」

「你吃得不健康,會先我而去。我可以再結婚呀。」

年紀大了,才會這樣說話。

最近看新聞,台灣一對年輕戀人去尼泊爾登山,女的是停了在東吳大學的學業決定跟男的「上山下海」,結果不幸魂斷異鄉山上。戀愛悲劇收場。有感而發寫此短文。

戀愛或給人帶來美好回憶,偶會懷緬,卻不棧戀。

不喜歡戀愛沒有自己。從來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