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葡二國自駕遊:禮貌和拐杖的畢業禮儀

2018西班牙、葡萄牙自駕遊路線圖:https://goo.gl/XKQuWY

在葡萄牙北部大城市波爾圖(Porto) 逗遛時,正好是五月第一個週末。在這個時間,讓我目睹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大學生的畢業禮儀。

在香港和其他很多地方,大學畢業時和家人朋友影相是畢業的典型慶祝方式。在這裏,卻是這樣慶祝的: 最親的家人和朋友輪流拿著拐杖往戴著禮帽(top hat)的畢業生頭上敲擊,不是一下,而是幾下,似乎越是敲得重,越是愛之深。這禮帽和拐杖成了畢業的象徵,代表即將畢業的同學從此獲得解放了(liberated)。

不僅如此,原來葡萄牙有著世界最大亦是最歷史悠久的大學畢業節慶,凡五月第一個星期舉行,為時一個星期左右,期間會有不同的活動,最重要的活動是舉行大學畢業巡遊,學生浩浩蕩蕩在市中心遊行,其中畢業的同學戴著禮帽拿著拐杖(禮貌和拐杖同一顏色,代表所屬院系)。他們一直遊行到市政府門前接受市長的祝福。期間同學還會在公園內舉行音樂會,二年班的同學會藉此機會賣些酒精類飲品,為他們下一年的外地學習籌路費。

這大學畢業節慶誕生於University of Coimbra(葡國最古老的大學),節慶有個名字,叫Queima das Fitas(燒禮帶),後來波圖爾受到感染也舉行。在波圖爾遊覽時,正是星期日(五月六日),嚮導説,後日就有個很大型和熱鬧的大學生巡遊,如果當日我們還留在市內,千萬不要錯過。

我沒機會看到巡遊,但對禮貌和拐杖的畢業禮儀印象深刻,我記得我舊時大學畢業,收的是束花或公仔,現在的大學生畢業時收的東西似乎沒有兩樣,多枯燥乏味。

那敲頭的傳統更是有趣,大學生半跪或全跪,把頭伸出來,任親人和朋友敲擊,一副謙卑的樣子,醒來吧醒來吧,我似乎聽到這樣的呼喚。大學學習的最終的目的不就是令人醒悟,步入人生新的階段嗎?

還有,有那麼一個星期讓大學生在畢業前盡情慶祝,成為城市風景的一部份,這本身就很美妙。

唯一和第一

我們在學校和工作崗位,往往被要求或期待自己做到最好,成為No.1.

今年的諾貝爾獎得主剛公佈,醫學獎由京都大學的Tasuko Honjo教授和另一位在美國德州大學做研究的教授共同獲得。電視訪問了Tasuko Honjo教授,教授有幾句箴言,我覺得很受用。

最鐘意的警句是:Aim to be the only one, rather than the No.1. 爭做唯一,而不是第一的人。

如果父母和老師都這樣教育下一代,則我們的社會一定會有更多的Tasuko Honjo,至少大家生活得開心些,只有做自己的歡愉,而沒有爭做第一的壓力。

2018西葡二國自駕遊:Cávado河谷

2018西班牙、葡萄牙自駕遊路線圖:https://goo.gl/XKQuWY

在葡萄牙北部,河流和山谷處處,隨便把車停在路邊,都可以看到美好的風景。

這是我們在Cávado河谷停在某轉彎處看到的風景。這轉彎處有個小教堂,路邊竪立了一個堅實的石十字架,上面繫有條白色的紗巾,在陽光下十分耀眼。Cávado河流經葡國北部,河域全是在葡國境內,河源是1520米高的Larouco山脈。

這是另一個拐角處看到的風景:

我們住的Hotel São Bento da Porta Aberta, 居高下望的就是Cávado河谷,風景絕美。

在這裡,風景總和宗教分不開。我站立眺望的地方,在酒店之面的空地,那裡竪立了兩座在當地很重要的宗教建築物,都是以”São Bento da Porta Aberta”命名的教堂,和酒店的命名一模一樣。教堂一古典,一新古典模樣,古典教堂旁燭火鼎盛,人們絡繹不絕來此供奉聖母,令我聯想到中國人以香燭供奉祖先。

2018西葡二國自駕遊:那山呀!

2018西班牙、葡萄牙自駕遊路線圖:https://goo.gl/XKQuWY

葡萄亞中部和北部山脈和河流縱橫,到處是高山和谷地。以北部來說,就有多個山峯,包括 Gerês (1544 米)、Peneda (1416 米)、Marão (1415 米) 及 Soajo (1415 米),前兩個山峯的所在範圍更成為Peneda-Gerês 國家公園。 中部則有全葡萄牙內陆最高的山脈Estrela, 附近成了Estrela山脈國家公園。

由西班牙西北駕車進入葡萄牙北部和中部,因為山多的關係,不僅山路多,而且山路迂迴曲折,加上山高路窄,很多時車在懸崖邊駕駛,下望時真的心慌,但也是在這時才看到特別的山景。 葡萄牙的山很特別,不是所想像的綠色,而是深褐色。山頭時見碎石殘枝,有點荒凉,更顯天之高,山之重。 葡萄牙擁有歐洲最穩定的邊界,歷經近千年而不變,就是因為高山形成自然屏障,可以阻擋入侵者。

光輝的自由

A Glorious Freedom (光輝的自由》

作者 Lisa Congdon

剛看完了這本書,深受感動。

該書訪問及收录了多位女性在踏入四十歲或更後期後成功轉變事業和生活軌跡的故事。有些是一頁長的人物描寫(往往是已逝的人物),有些是訪問。最好看的當然是訪問,因為有關人士現身道出她們的故事和想法。

有幾個故事特別吸引我,令我印象深刻。

其一是位至全球最大廣告公司之一的Saatchi & Saatchi 副總裁的Paola Gianturco,在五十五歲那年,因為兼職教書,令她累透,卻讓她賺了雙倍人工,加上她累積了一百萬的飛行里數,丈夫亦決定把他的二百萬飛行里數捐給她,於是決定休假一年,她想利用這一年的休假做她最愛做及最想學的事。

結果她去走訪那些獨力建立企業并且一人打理企業的女企業家,並以攝影作紀錄。有日,她身處玻利維亞,坐在卡車上拍攝日落,突然發覺她正在做的事才是令她最快樂的,那一刻她決定不再回到以前的工作,即使那是高薪厚職、從事了三十四年之久的工作。之後她不斷採訪和拍攝,特別關懷被世界忽略了的女性所作的貢獻,至今已經出版了六本書,成爲出色的攝影記者。

您説人生是不是很吊詭?如果沒有那些里數,如果沒有那年的兼職,或者她就一世都不知道她原來還有更快樂的事值得追求、她可以做個出色的攝影記者,廣告這行並不是她一生的至愛,亦不是她唯一的專長。

還有一位叫Stephanie Young,她曾是紐約雜誌的著名作者和編輯。有次,在和老同學聚頭時,老同學跟她講了這些説話:她的公司請了個人生導師來培訓,導師問了一個問題:If money was not a concern and failure was not a concern, what would you do with your life?(如果你不用擔心錢銀的問題,同時不介意失敗,你會如何過你的生活?)她的朋友説她答不出來。她問Stephanie Young,你有好的答案嗎?「我會辭了工,重返校園讀醫科,成爲一個醫生。”」她衝口而出答道。那一刻,她明白了該要做的事。

不久,在五十三歲時,她辭了工,报讀醫學院,決定做一個醫生。美國的醫學院嫌她年紀大,不收她,她就找遠在加勒比海、願意收她的醫學院就讀。她在六十歲時正式成爲實習醫生。問她和年輕人一起讀書對她而言是怎回事,她説年齡大有好處有壞處,壞處是,例如她對科技這些東西沒有年輕人那樣敏銳,但同時,年長帶來的經驗和成熟是無可替代的,她已經去到一個人生階段不會再覺得vulnerable (脆弱),如果需要幫忙,她不會羞於啓齒向旁邊的年輕人求助。

我覺得這說得太好了。年紀大的時候,很多事情您開始不再介意,某個程度是看透了,這其實是給了您更多自由。年紀越大,心可以更寬,自由可以更大。這亦是爲什麽年輕人容易有情緒病的原因,他們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亦太在意自己,所以變得脆弱,把自己困住了。我突然記起,書名是《A Glorious Freedom》,正是這意思。

有些人物故事雖然只有一頁長的描述,卻同樣令我感動。例如法國小時家Marguerite Duras,原來她在七十歲時才發表她最暢銷和著名的小説《愛人》。這部小説是她的自傳體小説,是她踏入暮年,回憶往事,探索心底的幽暗處和痛處而寫成的小說。大概沒有暮年的回望和沉澱,不會有《愛人》這部成名作。

這本書的訊息很清晰,女人年齡不是問題,即使四五十歲,甚至六七十歲,一樣可以有新的開始和輝煌的成就。但這本書其實有些缺陷,首先,所寫的女性都是西方為主的,即使是華裔的Vera Wong,其實也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其次,這些能在四五十歲甚至更大年齡作出改變或取得成就的女性,基本上大部分都是本身已處於優越地位或已有一定成就的。

上面提到,令Stephanie Young改變生活軌跡的一個問題是:If money was not a concern and failure was not a concern, what would you do with your life?但又有多少人可以不考慮錢的問題?

還有,又有多少人可以像Paola Gianturco那様,一年正職加兼職可以賺取那麼高收入,還有幾百萬的飛行里數可以讓她在世界各地遊走?

這不是要否定書作者的論點及書中女性的勇敢和堅毅,以及生命的豐富可能性,只是希望指出,這個世界其實是有階級之分而且階段分明的。年齡障礙和階級障礙難以分割。